作者:王佳雯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3/8 8:49:43
选择字号:
悼念闵恩泽院士:孜孜不倦求创新

 

一生的挂念:国家、企业与基础科研

——沉痛悼念闵恩泽院士

■本报记者 王佳雯

2016年3月7日凌晨5点5分,第三至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闵恩泽,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病房里,走完了他93年的人生历程。据闵恩泽秘书谢文华介绍,闵恩泽追悼会将于3月13日上午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

闵恩泽曾总结自己几十年的工作历程称,他一生做了三类工作:满足国防急需和炼厂急需的工作,帮助石化企业摆脱困境的工作,以及基础性、战略性、长远性科技研发工作。无论是国家需要、企业需求还是科研导向,闵恩泽从来都是兢兢业业、无怨无悔。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去其家中吊唁。闵先生的女儿对他说,闵老在弥留之际,最后的话是询问其学生的科研项目进展如何。“感人至深!闵老作为炼油催化奠基人和绿色化学开拓者,忠心爱国、尊重科学、培养人才,真是‘大师西去风范长存,薪火传承后生永记’!”谢克昌对《中国科学报》表示。

用行动诠释爱国

“闵老先生1月8日因肺炎住院,没想到病情不断恶化,最终因肺部衰竭离开了我们。”谢文华悲伤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谈到恩师闵恩泽,谢文华首先想到的便是“爱国”。“闵老特别爱国,凡事都从大处着眼。”谢文华说。

爱国对于闵恩泽而言并非一个空洞的口号,他用一生行动为“爱国”二字赋予了朴实无华的内涵。

上世纪60年代初,石油工业部为长远规划,决定自力更生在兰州炼油厂建设国防急需的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厂,以摆脱外国技术制约。

那时的闵恩泽被任命为副总指挥,从工厂设计,到操作规程、分析化验,他几乎承担起了催化剂厂建设期间的所有技术问题。当兰州小球硅铝裂化催化剂厂建成,并攻克水玻璃高压釜超温等一系列技术难题后,当时炼油厂库存的进口催化剂也已面临枯竭。而闵恩泽负责筹建的催化剂厂,产出了质优、价廉的催化剂,保障了军民航空汽油的供应。

就在这次被称为“兰炼会战”的高强度科技攻关之后,闵恩泽罹患肺癌,不得不手术摘除右肺下部两片肺叶和一根肋骨。

“从那以后,闵老虽然健康,但身体还是不如从前,最爱的乒乓球不打了,有时爬楼也会喘。”谢文华回忆称。

病中仍挂心企业

中国石化石家庄炼化分公司近年来经营不善,而这竟成为了闵恩泽离开人世前最挂心的一件事。

“闵老一直想帮他们扭亏为盈,上周一还把这个公司的副总经理、前任副总经理叫到一起,探讨帮助他们摆脱困境的办法。”谈到这里,谢文华已泣不成声。

得知闵恩泽逝世,和他接触近20年之久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总工程师曹湘洪难掩悲伤。在曹湘洪的印象中,闵恩泽对炼油企业发展状况的关心从未间断过。“我春节前去医院看他,他很虚弱,还在交代在目前产能过剩的前提下怎样调整结构、提升质量,帮能源企业渡过难关。”曹湘洪说。

也正因为关注企业,闵恩泽特别重视实用工业应用。由中国石化集团公司与中国工程院联合发起成立的“闵恩泽能源化工奖”奖励基金,是为了激励优秀的能源化工科技人才而设立的。在2013年首次颁奖时,闵恩泽便向获奖者提出了在实用工业应用上下功夫的期望。

而为了设立这个奖项,闵恩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积蓄。“他真的是心地无私,”曹湘洪感慨道,“我们一起到企业调查研究,研究企业的问题怎么去解决,这些事情都历历在目,没想到他竟没有闯过这道关。”

孜孜不倦求创新

2008年1月8日,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召开,闵恩泽从胡锦涛同志手中接过了200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后来的报告中,闵恩泽在谈到最高科技奖500万元奖金的用途时强调,“科学家自主选题的450万元,准备用于中国石化发展战略性、前瞻性、基础性的课题。”

对基础研究的关注,源自闵恩泽对创新的执着探索。“闵老非常重视创新,凡是我们见面的时候都是在谈创新的事。”曹湘洪向记者介绍称。

为了推动新能源的发展,曹湘洪曾与闵恩泽一起探讨研究“微藻生物柴油成套技术”,并希望获得户外微藻生物柴油中型成套技术成果,为建设万吨级微藻生物柴油示范装置奠定基础。

而就在入院前,闵恩泽还心心念念地惦记着生物质能的发展。“他的这种精神对我们是莫大的鼓舞。”曹湘洪说。

北京石油化工学院研究员姚志龙也深受闵恩泽治学精神的熏陶。他介绍称,闵恩泽做事十分细致,甚至一份文稿在最后交稿前都会反复修改。“他自己很勤奋,在工作上要求很严格,但为人却非常平和。”姚志龙告诉记者,对于闵恩泽的去世感到十分突然和悲痛。

闵恩泽用自己的一生践行了一位科学大家的拳拳爱国心、戚戚爱民意。正如曹湘洪所说,“闵先生一辈子钟爱自己的事业,为我们国家炼油行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精神是激励我国炼油化工领域科技人员致力科技创新、打造炼油化工强国的不竭力量。我们这些后人都应该学习他,继承他的精神。”

《中国科学报》 (2016-03-08 第3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3/8 11:14:15 yangheng229
先生走好!
2016/3/8 9:14:12 anon
先生走好!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揭秘16世纪墨西哥大瘟疫的元凶 西北太平洋三文鱼丧失大量遗传多样性
“朱诺”拍摄木星南极地区图像 色彩绚丽 老鼠或非黑死病祸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