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之康 郝静秋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6/12/8 11:21:41
选择字号:
丢掉知识“喂养” 促进“教学相长”
南开大学“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改革侧记

 南开大学中文系学生正在上小班讨论课      南开大学供图

■本报见习记者 王之康 通讯员 郝静秋

89名学生围坐在9张圆桌前,分别就《骆驼祥子》一书中祥子的命运进行深度探讨。100分钟后,当下课铃声响起时,大家还在激烈“争吵”,久久不愿散场。

这是南开大学文学院现代中国文学小班讨论课上的一幕,也是任课教师林晨梦寐以求的上课效果。

今年,南开大学启动了一场“课堂改革”,在数字电子技术、有机化学、现代中国文学等11门课程中试点“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新模式,借以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提升学习质量。

这种有别于以往的新教学模式,给老师和学生都带来了新的体验和收获。

互动的“过程管理”

“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模式是将传统的教学分为两部分,“所谓‘大班授课’,就是知识的集中讲解和分析,‘小班讨论’则是通过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对具体问题进行深入地分析和探讨。”南开大学教务处副处长蒋雅文解释道。

现代中国文学被选为试点课程后,文学院组成了以主管教学的副院长为总负责人,以两位教师、10名助教和两名顾问为主体的团队。在进行新的教学设计时,他们决定在大班以讲授历史和文学史为主,教学的另一重点——文本分析,则在小班讨论环节开展。

89名学生随机分成10组,每组随机分配一名助教。在讨论课上,每个学生都要进行3—6分钟的观点性发言,并至少回应两名同学的提问。整个过程中,助教只作引导和追问,把控讨论节奏。

小班讨论要求学生每星期至少要有两百页的高深度阅读量。在问题设置上,不仅要有学术意义,还要引起大家讨论的兴趣。所以,学生们讨论鲁迅的《伤逝》、郁达夫的《沉沦》和张资平的《冲击期化石》等著作中的情爱和死亡;用秦晖、李泽厚的两种相左意见分析周作人的《人的文学》……

据林晨介绍,教学改革后的现代中国文学的成绩由三部分构成:期末考试(40%)、小班讨论(35%)和期末时以小组为单位的文献分析(25%)。

其实在学生们眼里,林晨的课一直都非常精彩,常常在大家的掌声中结束。但他对这样的课堂依然感到遗憾:“老师不是演员,学生的赞美和掌声固然弥足珍贵,但这不是衡量教学效果最主要的指标,学生的收获和成长才是。”

实行教学改革后,学生们通过查阅文献、广泛阅读等逐步培养起“问题意识”,在小组讨论中加深了对问题的理解,提高了学习兴趣,林晨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教’的目的是为了‘不教’,教学不仅仅是学习的过程,更应该是激发学习的过程。学生自己对学科的兴趣、好奇被激发起来,他们所学会远多于教师所讲。”

自觉的“深度学习”

从秋季学期开始到现在,现代中国文学一共进行了6场小班讨论。近三个月的时间,从忐忑到期待,89名学生不约而同地对这门课给出了好评。

“以前,我们只是被动地接受老师讲授的知识,几乎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20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学生曲幽说,“但现在有了小班讨论课,我可以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想法,并和其他观点进行碰撞。在这个过程中,我会认同、质疑甚至反对,这就迫使我下课后要继续阅读,补充自己。”

她的同学聂亚芳也对此深有感触:“我们没有对与错的批判,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无论是对的、错的或是偏颇的,都会得到包容。我们在知识体系的构架上不断修剪、补充、提升,而且这种成长不是老师灌输产生的,是我们自己填充的。”

在讨论课上,林晨选择了圆桌面对面的形式鼓励学生们发言。班上有个叫郑可欣的学生,以前不善于表达自己,但自从第一次发言后她发现:“原来我讲得挺多的,不少同学都觉得我讲得有道理。”经过6场讨论,她充满了自信,现在总能侃侃而谈。

记者在讨论课上发现,每个学生的身边都放着一沓厚厚的材料,有用来参考的学术论文,也有自己的读书笔记,上面写满了他们的观点。“这门课不允许作空洞发言,每个人都要努力用文本中的细节来证明自己的观点。我们必须深入阅读,有时候光写提纲就要六七个小时。”有的学生不禁“抱怨”起来。

林晨对此却十分高兴:“当学生花时间读书、思考或与其他同学‘叫板’时,就不是那种考前‘临时抱佛脚’的状态了。通过思考、提炼,能力就会不知不觉地‘长’到他们身上。”

另外一门今年上半年就开始试行“大班授课,小班讨论”教学改革的数字电子技术课,学生能力的提升有着更加直观的表现——学生们的考试成绩发生了变化,高分率明显上升,不及格率有所下降。“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道题是课上从没讲过,学生也没见过的设计题,需要他们综合运用所学知识,用最简单的电路解决问题,结果很多学生都给出富有创新性的解决方案。”电子信息与光学工程学院教授孙桂玲说。

滋长的“教学野心”

“大班授课,小班讨论”使教师和学生的角色都发生了转变:教师由“主演”变成了“导演”,学生由“观众”变成了“主演”。这种转变提升了学生的主动性和兴趣,同时也对教师提出了更高要求。“主讲教师对问题的设计、讨论中的引导都需要深入思考,教师在教学方面需要倾注更多精力。”蒋雅文说,“教学方式的变化,更加有利于双向激发、教学相长。”

参与现代中国文学小班讨论课程教学的10名助教是文学院现当代文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他们一方面是课堂的组织者、裁判员,另一方面也是学生生活中的好朋友,用自己的知识、热情影响着大家。

经过近三个月的教学改革,林晨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10名助教性格不一,经过几次讨论,每个组的成员表现逐渐变得跟助教的性格很像。当林晨把这一发现告诉助教时,他们十分惊讶,不少人表露出满足的神情,甚至还有人私下告诉林晨:“我的教学野心被调动起来了,因为我发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这些生命。”

2016级的段煜担任助教一职,这让他颇有收获:“林老师布置书目的过程也是让我们更加熟悉文本的过程,虽然我们以前都读过这些书,但并不细致。而且学生们太厉害了,他们的一些观点或提问方式甚至能给我们的研究带来新启发。”

林晨坚信:“只要教师在学生身上多花心思,为他们创立有效的学习机制,精心设计教学环节,引发他们的求知欲望,学生们的成长会让我们惊喜和自豪。”

不过,师资不足、教学条件受限、教师小班化教学能力不足是当前国内高校实行小班教学无法绕开的三大问题。对此,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表示,学校下一步将会促进资源的重新配置,为教学改革助力,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本科教育。

《中国科学报》 (2016-12-08 第5版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种基因变异让阿米什人多活10年 大脑训练程序或降低10年后痴呆风险
科学家揭示木星大红斑为何这么红 基因疗法通过病毒载体靶向神经挽救婴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