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丽妃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6/11/18 22:28:24
选择字号:
“催化”兄弟情:走进CAS-TWAS绿色技术卓越中心

 

“我已经太中国化了。”谈及三年在华科研生活,阿贾拉·阿里图罗(Ajala Aretoro)语速飞快,热情溢于言表。2013年,这位来自尼日利亚的留学生到CAS-TWAS(中国科学院—发展中国家科学院)绿色技术卓越中心攻读博士,研究铁矿冶金。

学习期间,他在这里交到了一群篮球球友,爱上了黄焖鸡米饭和广场舞,还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半,最近刚刚成婚。“我的妻子在北理工读书,我结婚的时候穿着中国礼服,朋友们都说我是一名黑皮肤的中国人。”阿里图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尼日利亚是西非能源资源大国,但由于工业技术限制,该国在贸易链条中只能出口价格低廉的原材料。他希望能够在中国学习先进的深加工技术,为母国摆脱这一局面尽一份力。

目前,绿色中心像阿里图罗一样的在读留学生有40多名,他们分别来自10多个发展中国家。作为中科院“一带一路”沿线国际科技合作的一部分,该中心依托中科院过程工程研究所设立,是中科院在2013年启动实施“发展中国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时建立的五个卓越中心之一。它旨在针对能源资源利用方面开展学生联合培养、绿色技术合作等。

“绿色技术并不是特别泛的概念,我国也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探索才从原来的‘先发展后治理’理念转变为现在的提前预防。”绿色技术卓越中心副主任李春山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对于第三世界国家来说,我们的共同特点是资源、能源比较丰富,在污染治理、高校转化等方面的技术有一定共享性。”

按特色培养人

人才培养不能漫无目的。在过程所所长、绿色技术卓越中心主任张锁江带领下,该中心摸索出了一条基于一个国家自身特点培养留学生的路子。

“比如巴基斯坦的学生,我们可能会安排一些与能源相关的课题,缅甸的学生会安排与矿产相关的课题,非洲可能会安排与生物技术相关的课题,这更有利于他们未来学有所用,也有利于双方未来的技术合作和共享。”李春山说。

巴基斯坦煤炭资源极为丰富。留学生纳迪姆·阿明(Nadeem Amin)的研究方向正是煤炭化工,通过研究新型催化剂提高煤炭利用率,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巴基斯坦现在有两座大型水坝,目前我们国家80%~90%的电量来自水电,但也在发展煤电,建设智能煤炭项目。”读博四的阿明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中国正在我的家乡木尔坦市(位于巴基斯坦中东部)建立一个大型煤炭发电厂,所以未来肯定会有更多合作。”

在他看来,绿色中心的交流合作也在为中巴经济走廊(CPEC)的发展夯实人才基础。CPEC于2013年宣布建设,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全长逾3000公里,旨在连接新疆与瓜达尔港的高速公路、铁路运输以及石油和天然气管道,是“一带一路”的重要一环。

此外,绿色中心围绕“一带一路”战略,每年还会邀请发达及发展中国家科研人员来华进行会议交流,并在国外设了很多点进行技术交流。为提升影响力,该中心还自掏腰包设置了绿色青年奖,去年尼日利亚访问副教授获得该奖项。

合作成效初显

“我们现在的思路是抓人才培养和信息交流,未来还是以人才培养和项目合作为抓手。”李春山介绍。目前,该中心与泰国方面的合作已经初见成效。

依托绿色中心,中泰自2012年开始开展交流合作互派留学生等,目前共有5名泰方学生在该中心读博士。由于双方良好的合作基础,中科院过程所与马汉科理工大学签订合作协议成立了中泰天然气转化中心。今年,两个机构成功获得由中国国家自然基金委和泰国国家研究委员会支持的国际(地区)合作与交流项目资助基金300万元,主要研究内容面向天然气、焦炉气与CO2的共利用,同时加强人才培养和技术转移转化。

读博四的齐德肖恩·萨拉拉克(Chidchon Sararuk)正是来自马汉科理工大学的学生之一,她的研究方向是煤化工的下游产业聚合物。“我的目标是找到降低反应过程中能源消耗的催化剂。”她希望自己未来可以在做研究的同时做生意。“这个项目造就了我,研究所给我提供了很多学习机会,我的未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读博士二年级的冯法特·普拉旺(Phongphat Prawang)是萨拉拉克在马汉科理工大学的同门师弟,他研究的是与汽油相关的清洁技术。“汽油是C8,我做的是通过C4和C4生产C8,开发新的催化剂,使汽油硫含量降低到百万分之十以下。”他说,这是目前企业特别需要的工艺。

推动共同发展

此次采访中,多名留学生表示,在绿色中心交流既是学习机会,又提供了未来的合作机遇。“中国发展得非常快,泰国发展比较慢,比如泰国的火车站就没有中国多,我们需要追赶。”阿里图罗希望可以探索中国快速发展的原因。而来华四年,萨拉拉克一直在坚持每周跟汉语老师学中文,她希望可以扫除语言障碍,在中泰关系之间搭建桥梁。“我想了解中国,现在我在这里已经有很多兄弟姐妹。”她补充说。

在阿里图罗看来,中国与尼日利亚相比最大的不同是实验环境。“你可以获得所需要的任何一种资源、任何一篇前沿文章,遇到问题教授会随时和你谈话,伙伴愿意帮助你,所以非常友善。”他说,“唯一的事情是不能懒惰。”

据介绍,由于尼日利亚南部石油储量极为丰富,英国BP、荷兰壳牌等石油巨头为了追逐利润,在开采过程中将天然气直接排放到空气中,导致当地一下雨就会出现酸雨。“南部的污染非常疯狂,酸雨导致河上飘着很多死鱼,根本不能垂钓。”他说,“2010年尼日利亚逃逸的天然气可供给相当于英格兰居民烹饪一年所需的25%的能耗量。但这些公司不在乎,如果它们在美国钻探可能不会这样做。”

他表示,如果这些天然气可以回收利用,那么将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用于提炼低品位矿藏。“我主要集中研究铁矿。在这一领域,中国、南非、挪威、新西兰4个国家的技术在全球最为先进。”他认为只有通过技术发展使国家经济多样化,才能改变这种消耗式发展导致的受制于人的局面,并提供更多就业岗位。

谈及下一步的计划,阿里图罗表示,如果有机会还希望在中国读博士后。“当你在英国、美国学习时,你可能不会回国,我们将它称作是人才流失,但中国不只对人才培养感兴趣,而且对于后续合作、对于持续性地维持这种纽带感兴趣,这正是卓越中心背后的意义。”他希望自己可以成为这样的“纽带”,让非洲更多有才能的年轻人到中国学习、了解中国,提高合作机会。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