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爽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6/10/5 22:33:57
选择字号:
记2016物理学奖得主索利斯:姗姗来迟的诺奖

大卫·索利斯

10月4日,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大卫·索利斯、邓肯·霍尔丹和迈克尔·科斯特利茨获奖,以表彰他们在理论上发现了物质的拓扑相变和拓扑相物质。其中,大卫·索利斯独享一半奖金。

1934年9月21日出生的大卫·索利斯听到这个消息时想必会有些吃惊,一项1973年的研究会在这天获奖。他是一位凝聚态领域的物理学家,有着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美国科学院院士等诸多殊荣。也曾于1990年获得沃尔夫物理奖、2000年获得美国物理学会昂萨格奖以及2016年获得诺奖物理学奖等奖项。

据了解,索利斯是在美国康奈尔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在1980年之前他曾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担任数学物理学教授。他在理解原子和电子以及核子扩张系统方面做出了大量贡献。他的工作包括超导现象、核物质特性以及核子内的集体运动。

其实,国内有不少物理学家跟索利斯有过接触,复旦大学教授施郁就是其中一位。他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索利斯是英国剑桥人,经常访问剑桥大学。我在剑桥工作的时候曾经和他进行过一次比较深入的讨论(关于某个拓扑输运问题),后来他回美国后还发邮件告诉我,他在飞机上对我的问题一路上思考了很多。”

据施郁介绍,索利斯本科毕业于剑桥大学,最初从事核多体研究,后来转向凝聚态物理。之后在英国伯明翰大学工作时发现在二维可以通过涡旋(即所谓的拓扑缺陷,由拓扑旋绕数表征)发生一种拓扑相变,两点关联可以随距离作幂律衰减,而非指数衰减。这个理论后来得到学界超流薄膜实验的检验,又在超导薄膜中得到验证,近年来又用冷原子得以实现。

“索利斯离开伯明翰大学到美国华盛顿大学工作。在那里,他与合作者提出量子霍尔电导的量子化起源于拓扑,量子化的整数是陈省身数。”施郁告诉记者。

德克萨斯大学教授牛谦当时还在跟着索利斯学习,他们与高能物理组的吴咏时合作,给出了另一种适用于有杂质情形的推导。“吴老师曾告诉我,他们合作的一个原因是索利斯当时与牛谦的办公室比较近。”施郁说。

无独有偶,2007年施郁又一次见到了索利斯。此时的索利斯虽然已进入花甲之年,但其身上的绅士风度不减当年。2007年施郁就曾预测索利斯可能得奖。

当年的10月31日至11月3日,在新加坡召开的庆祝杨振宁先生85寿辰学术研讨会上,索利斯作了个关于凝聚态中的拓扑量子数的综述报告。

施郁告诉记者,会议期间他还与索利斯聊到当年的诺贝尔奖,并预祝他未来得奖。“今年的诺奖,对他来说,是姗姗来迟。”施郁说。

相关专题:2016年诺贝尔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6/10/6 15:00:30 cougousi
同意博主的“跟踪跟不出诺奖”的观点。除此之外,中国学者普遍缺乏傲骨和勇气,其实在和平时期,科学家是国家与国家之间较量的战士,是需要具有和战士一样的品质,就是蔑视对手,敢于挑战,在科研上要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劲头。反观国内的这些学者,看到国外权威学者动辄就以“大牛”称呼,见到“大牛”马上低眉顺眼、百般逢迎,不仅五体投地、自贬身份还得号召自己的博士硕士纷纷向大牛靠拢,以和大牛沾点关系为荣,俨然信徒碰到了教主,充满了自卑与虔诚。试想,靠着这样一批批丑态百出的“跟风”学者,怎么能出诺奖?
在这一点上,我们真的应该学习俄罗斯学者的风范,像佩雷尔曼这样的顶级大师,甚至连重大成果都不在正式刊物上发表,我行我素按自己的游戏规则玩,充满着科研侠客的孤傲和自信。所以,中国的学者缺乏的不是知识和智慧,而是学术上的“亮剑”精神。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味觉与声音也会影响购买行为? 金沙江大拐湾
小小蜘蛛,食量大如鲸 悬挂式单轨列车:让火车飞起来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