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8/24 8:52:20
选择字号:
科学家努力回答关于大麻药物的一系列问题

大麻合法化之后

科学家努力回答关于这种药物的一系列问题

美国科罗拉多州零售商在出售大麻。图片来源:Olivier Douliery

2013年,Beau Kilmer进行了一个相当“无畏”的人口调查。美国华盛顿州公民刚刚对大麻娱乐性使用合法化进行投票,当地酒类管理局急于弄清多少人在使用这种药品以及消费了多少。

这项任务十分复杂。非法物质使用者,尤其是重度消费者,通常会谎报自己的用量。因此,作为加州兰德毒品政策研究中心联合主任,Kilmer带领一个研究小组开发了一项基于网络的调查,以询问大麻使用者的用量。为了帮助他们估算数量,该调查包含比例图片,展示不同植物的数量。

研究人员从该调查和其他来源收集的数据揭示了感觉和现实之间存在缺口。基于之前的数据,华盛顿州办公室预计大麻的用量为每年85吨,而Kilmer的研究显示,实际数值可能翻了一倍,为175吨。Kilmer表示,重要信息是,“我们必须开始收集更多数据”。

全世界相关科学家将对此有所回应。各地都在慢慢制定旨在使大麻合法化或减轻相关处罚的法律。该调查清算了该物品的消耗数量,并将阴暗面展现在政府部门面前。2013年,乌拉圭成为首个大麻交易合法化的国家。而且,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数个欧洲国家也取消了对使用和拥有大麻的严厉处罚。美国39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至少进行了大麻药用的一些规定。也有一些州承认大麻娱乐性使用的合法化。

但这些快速变化让研究人员感到担忧。“虽然对非法物质的研究数量是酒精或烟草研究的约100倍,但我不认为前者应具有优先权。”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精神病专家Christian Hopfer说。

尽管人们声称它能治疗癫痫或引发精神分裂病,但大麻在健康和行为方面的作用的证据十分有限,有时还相互矛盾。研究人员甚至还在试图回答大部分基础问题,例如风险、好处和合法化将产生的影响。

政策的快速变化将使得自然物质实验过剩,但这扇窗不会打开太久。“这里有一个机会。我们正是在市场改变的时机下,能作最有益的一些研究。”参与Kilmer研究的加州斯坦福法学院社会心理学家和公共政策专家Robert MacCoun说。

有消极影响吗?

数年来,有关大麻安全性的争论呈两极化。合法化支持者认为,它基本无害。但各国政府将印度大麻列为最危险的非法药物,并声称其会严重影响心理健康和社会福祉。

科学家能确定一些事情,尤其是大麻的短期效果。例如,他们知道大麻会损害记忆和协调性,引发偏执狂和精神病。而且,科学家发现,司机如果吸食大麻,发生车祸的风险为2~7倍。

但从长远来看,影响不甚明了,但科学家仍对一些影响达成了共识。有证据显示大麻会成瘾,约9%的使用者会对其产生依赖,出现耐受性或停用后出现消极症状等。但除此之外,大麻的长期效果很难确定。

大麻常被用于吸食,这会引发呼吸道疾病风险,甚至是肺癌。而其他的健康影响更难以从复杂因子中理清。一些研究人员发现教育成绩差、社会成就低和大脑发育变化与大麻使用可能存在联系。

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Wayne Hall表示,科学家一直能观察到大麻的消极社会和精神健康影响,但争论是,“我们如何解释这种关联”。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精神病药理学家Valerie Curran指出,难点在于梳理相互联系和因果关系,因为 “有太多复杂变量”。

另外,如果人们在青春期就使用大麻,负面的健康影响将可能加剧。如果大麻使用合法化,科学家将能更容易地收集到数据。但Hall提到,这种药物的用量仍比酒精和烟草低,因此难以得出确切结论。

效力有多大?

研究人员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是剂量。目前有超过85种大麻化学制品。其中最吸引研究人员和使用者的是四氢大麻酚(THC)。种植者能在这种植物中培育出高浓度的THC,用于娱乐和医药用途。密西西比大学为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IDA)运行的一个效力监控项目发现,美国THC水平正在稳定提高,从1985年至1995年间的2%~3%提高到2010年的4.9%。

但相关人员难以确定消费者平均消耗的THC数量。例如,目前尚不清楚使用者是否会用“滴定测量法”确定其使用的剂量,以便根据其效力调节用量。而且THC的效果并不直接,食用形态尤为如此。

不断提升的效力也质疑了之前的研究,原因是原先研究中的使用者可能一直在消费低效力大麻,而且效果也参差不齐。例如,今年年初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与不使用者相比,高效力大麻可能将精神病的风险提高3倍,但低效大麻则没有。

为与改变的法律相匹配,科罗拉多州公共健康和环境部(CDPHE)成立了参比实验室,检测在售大麻的效力。而且,美国联邦政府也在扩大受联邦资助的研究人员能获得的大麻种类。

在一些大麻合法地区,现有的标签标准可能也不合理。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旧金山、洛杉矶和西雅图的可食用大麻产品中仅有17%有准确标签。超过一半产品的THC含量比标签低,但也有一些含量更高。

有疗效吗?

尽管美国许多州已经开始解禁大麻的娱乐用途,但开始改变公众观念和法律景观是其医疗用途。尽管越来越多的地区和国家已经承认医用大麻的合法性,但大麻临床试验仍十分稀有。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医用大麻研究中心神经病学家Igor Grant指出,它能减轻神经性头疼、减少多发性硬化症患者的痉挛状态以及改善化疗病人的食欲并增加其体重。但医生并没有推荐剂量指导,也不清楚可能产生的副作用。

对于大麻疗效存在许多经验之谈,但目前确定性的科学证据极少。原因之一是该领域经费更多被用于研究大麻的副作用。

当科罗拉多州首先合法化该药物时,当地卫生部门就开始向申请在药店购买该药物的患者收取费用。到2014年,该州共积累了900多万美元,大部分被用于CDPHE牵头的医用大麻研究。例如,其中一个项目旨在调查大麻能否减轻儿童癫痫。

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疼痛管理研究员Mark Ware指导了魁北克大麻注册,该数据库旨在收集该省使用大麻的每位患者在未来10年的信息。通过收集症状、剂量、改善情况和副作用等方面的数据,研究人员计划填补医用大麻有效性和安全性等领域的空白。

同时,科学家也对这个新兴大麻领域持谨慎态度。不过,科罗拉多大学精神病学家Robert Booth 表示:“我认为这是一个实验。当研究全部结束后,我们将知道更多的大麻信息。”

合法化之后怎样?

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合法化将如何改变使用模式?欧洲研究人员正在寻找答案,这里的大麻规定与美国相比更趋于减弱。在英国,一些警察机构忽略大麻使用和小规模种植。西班牙允许个人消费,但仍严格规定规模。而荷兰就允许在咖啡店销售大麻。

尽管欧洲大麻使用的硬数据不一致,但荷兰的使用者并不比其他国家多很多。联合国毒品与犯罪办公室估计荷兰的大麻使用者比例约为7%,比德国(5%)和挪威(5%)略高,与英国相同,低于美国的15%。乌特勒支Trimbos研究所毒品政策专家Franz Trautmann表示,来自荷兰的信息显示,“一个非常自由的政策并不会导致用量激增”。他表示,大麻是地方性的,“我们不能通过禁止来控制”。

但荷兰的经验可能有限,因为这种物质仍然是违法的,种植和销售大麻仍受法律限制。而科罗拉多州在合法化方面走得更远,不仅包括使用大麻,还包括整个产品链,这可能对大麻产业产生本质的经济影响。

“生产合法化会带来价格下降。”MacCoun说,“在完全合法化的模式下,价格可能下降75%~80%。”

不过,价格锐减的影响尚不得而知。征税也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研究人员还表示,如果以重量计税,使用者将会购买高效力产品,以节省金钱。(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5-08-24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8/25 7:52:53 wilson
你们就尽情地吃大麻吧。
2015/8/25 7:49:48 wilson
治疗癫痫可以完全不用大麻。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