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瑜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5/8/10 23:39:54
选择字号:
张劲夫:科研战线“老后勤”

 

“抓重大抓尖端抓基本立下不朽奇勋,重知识重人才重政策奠定科学基础。”8月4日,中科院学术会堂一层大厅张劲夫灵堂内,中科院人用自己的方式缅怀着这位与中国科学事业一路风雨兼程的老院长。

7月31日23时58分,我国科技和财经战线的杰出领导人、原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原国务委员张劲夫同志因病在京逝世,享年101岁。

“他是我的老领导,我一定要来送送他。”尽管92岁高龄的中科院院士王绶琯行动不便,但仍在家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送上一朵白菊花,以示哀思。

铸大业 淡功名

1956年春节,42岁的张劲夫突然接到一份来自中央的调令:出任中科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作为郭沫若院长的助手,主持全院日常工作。

张劲夫此来,是为了一件大事。

1956年初,新中国的领导集体在发出向科学进军的号召后,决定制定一个全面的科学规划,力争在未来几十年内赶上世界先进水平,打破核威胁,并提出“用极大的力量来加强科学院,使它成为领导全国提高科学水平、培养新生力量的火车头”。

“《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纲要》是张劲夫来到科学院后抓的第一件大事。”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王扬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此前的中科院党组书记张稼夫正是由于规划的事情而积劳成疾。“张劲夫当时面临的任务很艰巨,压力非常大。”

张劲夫临危受命,同时兼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秘书长。在确定了“以任务为经,以学科为纬”的理念指导后,张劲夫等人组织数百名专家,只用了半年多就确定了各项规划的基本内容。

“这个规划完成得非常漂亮。”王扬宗说,尽管规划以国防为重点,但对我国的基础科学和与国计民生有关的工农业领域,也都作了比较详细的设计。“中国科学技术前30年的发展,就是以这个规划为蓝本的。包括后来的许多重大科技突破和中国科学事业的整体布局,都与其密切相关。直到今天,它的影响依然非常深远。”

然而,对于这样一份载入共和国史册的宏图,张劲夫却从未有过半点贪功之念。“张院长为人谦卑,他常说自己就是给科学家提包的人。”原中科院力学所副所长王柏懿回忆说。

护国宝 舍己身

在科学界,张劲夫向毛主席进言力保科学家的故事已成为一段传世佳话。但张劲夫为科学家们所做的,远不止这些。

张劲夫主政科学院的十余年中,国内的政治形势并不太平。反右斗争、“大跃进”和四清运动接连而至。

变幻莫测的政治局势,让张劲夫在知识分子政策上有了一份更长远的思虑。1960~1964年,在他的主持下,科学院先后制定了3份文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关于自然科学研究机构当前工作的十四条意见(草案)》(以下简称《科研十四条》)。

“这个文件最早就是由科学院党组提出来的,后来由国家科委和院党组修改后联名上报到中央之后下发全国执行。”王扬宗说,《科研十四条》的落实,主要是扭转了“大跃进”时期在对待科学问题和知识分子方面比较“左”的一些东西,使科研工作恢复了正常秩序,并且明确了“出成果、出人才”是科研机构的根本任务。“它对科学院乃至全国的科技工作都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随后,为了能让《科研十四条》的效用长久发挥,在张劲夫的带领下,中科院又制定和颁发了《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暂行条例》,也就是《七十二条》。

“这是为落实《科研十四条》而制定的更细致的文件,目的是在研究所中最大限度地发挥专家和学术委员会的作用,把一些比较“左”的东西排除掉。”王扬宗说,这几个文件基本上把新中国成立后如何办研究机构的规则和制度确定了下来。

然而,在“文革”中,“张劲夫被批最多的也是《科研十四条》和《七十二条》等事情,被造反派诬蔑为资产阶级的科技路线。”王扬宗无奈地说。

心所系 不了情

张劲夫在中科院工作了18年。即便在他离开后,也不曾放下牵挂。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国家向科学院提出了投身经济建设主战场的号召,一场科技转型的改革大幕拉开。

对于中科院的改革,张劲夫十分拥护,但作为一名老科学院人,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张劲夫认为,不能单单用经济效益衡量所有的科学工作,基础研究的东西绝不能抛弃,这是科学院的根基。

对于“两弹一星”的宣传,张劲夫同样功不可没。

在“两弹一星”的研制攻关过程中,中科院投入了一半以上的研究人员,开拓了一批新学科和新领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和重大成果,涌现出一批功勋卓著的科学家。但由于保密等原因,这些鲜为外界所知。

1999年3月,张劲夫在本报(当时的《科学时报》)记者刘振坤的帮助下,写出了《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并送给中央有关部门和领导审查参阅。江泽民同志读到这篇文章后非常重视,亲自给张劲夫打电话,认为他的文章写得非常好,并且提出不仅要在《科学时报》发表,还要在《人民日报》等中央报刊发表。后来,这篇文章被定名为《请历史记住他们》,公开发表后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自此,中科院对“两弹一星”的历史性贡献才渐渐为人们所了解。

“张劲夫是一位值得敬重的老领导,他对科学院的感情很深。当年,我们的2.16米天文望远镜建成后搞了个小小的仪式,张院长还专程赶来参加,路挺远的。”尽管已天人两隔,但王绶琯告诉记者,在自己的诗句里,“安专迷”(安下心来、专心致志、迷恋至深)将是他与张劲夫永远的精神纽带。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果实变蓝 吸引鸟类 化学家创造出最亮荧光材料
全球植物种类最丰富岛屿“家底”摸清了 新技术探测液—液界面化学过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