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莹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2015/7/29 9:56:30
选择字号:
哈医大5学生中毒身亡案一审宣判 被告均称无责

 

央广网北京7月29日消息(记者孙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今天上午10点45分,北京朝阳法院将在奥运村法庭对5名哈尔滨医科大学学生"煤气中毒索赔案"进行一审宣判。

2012年6月,小郭等六名哈尔滨医科大学学生到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实习,一起租住在朝阳区樱花园中路3号楼905室。2013年2月4号早上7点30分左右,5人因煤气中毒身亡,实习生小董因3号晚外出没有在这个房内住而幸免于难。小董的证言显示,这次事故发生之前,他们曾经数次发现,马桶启动冲水的时候,会导致燃气的热水器点火开关意外启动、热水器燃烧。而马桶的冲水开关有时会失灵,导致马桶呈长流水的状态。他们曾经向出租房屋的管理人员反映过这些问题,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侦支队技术队现场勘验,出租房内使用的是万和牌燃气热水器。在这个热水器排气管的连接处两侧各发现1厘米的破损。另外,热水器热水管终端连接到了马桶进水管,马桶盖上的排水开关呈倾斜状,马桶水箱无自来水。

案发之后,5名学生的父母向出租房主和中介公司等7家被告分别提出了113万多元的索赔。2014年3月26号、4月16号、11月19号,法院对此案三次开庭审理。被告各方始终认为自己没有责任,或者责任在于其他被告,他们这样答辩的理由是什么?原告方,也就是5名学生的家长对判决有哪些期待?

昨天下午,记者拨通了死亡学生小何父亲的电话,想了解家长们会不会来北京听一审判决,何先生以妻子在身边为由匆匆结束了通话。

何先生:单位没请下假来,我过不去,宣布一个结果是不是?从我的角度来说,当然是希望赔偿越多越好呗。我妻子就在旁边,我还不好说,我先挂了,然后咱们回头再说吧。

何先生在第二次通话时告诉记者,自从2013年2月孩子出了事,两年多的时间里,只要提起此事,妻子就会痛哭不止,彻夜不眠,而他也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悲伤。

何先生:原来我媳妇就是刚给自己整了一个班儿,孩子出事儿以后,她那活儿就没法干下去了,她现在只能在家待着,根本就不出屋,因为怕碰到熟人啥的,人家比方说一过问,像我这些朋友什么的,一般现在基本上就跟他们说是,不上家里来,因为啥,你上家里来以后,在某些话题上兴许就点到了,或者人家有孩子带过来以后,她就得难受。

5个年轻的生命一夜间与父母阴阳两隔,法院三次开庭,争议焦点始终围绕着一个核心,谁该为五个孩子的死亡承担责任。

原告方的代理律师张本良:

张本良:房屋租赁产生的这个纠纷,发生的事故,因此咱们根据法律的规定,第一责任人就是房东,也就是房屋的所有权人,房东负有保障承租人人身安全的义务。

案发房屋的房主叫赵光杰,是位70多岁的老人,他的代理律师说他愿意在法律范围内承担责任。

被代:这个房主他是一个退了休的老人,他听说这些孩子去世了,已经在我那儿哭了好几次了,他一提到这个事,心里非常难过,他说早知道有这样一个后果,我干嘛要出租这个房子呢?

赵光杰将房屋委托给中介爱家营公司出租管理,他认为中介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被代:跟中介的合同里写的很清楚,我就是全权委托给你,你的出租、你的管理、你日常的维修,都应该是你的责任,合同里写的很清楚。

除了爱家营,签订居间合同的我爱我家公司被列为第三被告。

张本良:因为我爱我家这公司它百分之百投资设立了这个爱家营公司,而在实际经营过程当中,我爱我家和爱家营两个公司经营地址是在一个房间里,工作人员也是一套,这样的话就造成我们公司法上叫人格混同,因此他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房内的燃气热水器是我爱我家员工代房主在京东商城网购的,并由日昌盛公司完成安装,安装工人小宫使用了旧的排气管,我爱我家公司员工小杨签字验收。

张本良:因为这次事故是煤气中毒,而煤气中毒的原因是因为燃气热水器的排烟管破损造成的,因此,燃气热水器的生产厂家万和公司、燃气热水器的销售厂家京东商城、还有燃气热水器的安装厂家日昌盛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原告方主张各被告承担连带责任,而被告各方均表示自己无责。爱家营说他们更换热水器时完全信赖了安装人员。

爱家营:根据刑事调查结果来看,此次事故发生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结为热水器安装不规范,马桶冲水导致热水器打火,以及热水器长时间燃烧,热水器的安装是由生产商指定的安装商负责,并非我方自行安装,不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我爱我家说,不管出什么事,跟我都没关系。

我爱我家:我爱我家是一个居间的公司,在居间义务履行完毕以后,承租人与出租人发生的任何责任与我们居间方应当是无关的,出现了烟管安反,未安到室外,导致在特定天气条件下,未产生未排尽的毒气倒灌的现象,所以我们认为在安装中的责任是最主要的。

安装热水器的日昌盛公司说,自己的工人是按国家规定的标准进行安装,有用户监督并签字确认,破损的烟管不是他们的。

日昌盛:涉案现场的烟管并非日昌盛公司所提供,日昌盛公司也没有权利处分用户的个人财产,当事人坚决要求保留原烟管。

被告方还提出,哈医大没有对学生尽到安全管理义务,而学校的代理人周兴彦强调,学校20多年来一直是这样的实习模式,没出现过这样的事故。被告方是在推脱责任。

周兴彦:至于我们学校学生在实习前、实习期间,安全教育、安全检查,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没有过失,因为这个房子不是我们学校的,对它的设施我们没法进行管理,赵文杰的律师说我们学校对安全方面更应该专业。我们医学院对人的病情专业,怎么会对燃气设施更专业呢?我觉得他就是在推卸责任。

房主的代理律师说:

被代:从法律角度上说,谁应当承担责任就应该承担,这个谁也跑不了,因为法律上有规定,事实又在这摆着,谁想推脱也推脱不了。

小何的父亲何先生告诉记者,他了解到5位死亡学生的家长多数都不会来北京听宣判。

何先生:还是有点怕,就是去了以后,如果遇到点啥事儿,感觉不太啥的话,在现场还控制不住还不太好。快休庭的时候,我感觉他说的那句话就是给我们几个家长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我们感觉这个法官应该能公正地给一个判决。(原标题:哈医大5名学生北京中毒身亡案一审宣判 被告均称无责)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北极诸国争夺海底控制权 白鲸独角鲸可杂交
我头上有犄角!来自反刍动物的“小秘密” FAST将寻找“新太阳的摇篮”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