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5/7/21 8:14:22
选择字号:
别为酷刑点赞
美心理学协会为军方逼供“站台”遭谴责

 

经过数年否认曾为政府的拷问策略标榜科学与合法性后,美国心理学协会(APA)近日公开了一个外部调查的结论,显示它确实曾经这样做过。现在,经历了公开道歉和高层辞职或退休波澜后,APA正在努力进行制度性回应,以便让其成员和长期批评者满意。

“这是一个决定性时刻。”帮助启动该调查的亚特兰大市埃默里大学心理学家、APA 前会长Nadine Kaslow说,“我对该机构未能尽早听从批评意见感到抱歉。”

这份长达542页的报告出芝加哥目前检察长David Hoffman之手,它毫不客气地指责APA官员与美国政府相互勾结,为酷刑逼供涉恐嫌疑人提供理论支持。APA理事会迅速作出回应,许诺采取新政策禁止心理学家参与军方和情报机构关押人员的审讯工作。之后,APA领导层发生“大地震”:执行理事长Norman Anderson、副理事长Michael Honaker、公共关系主任Rhea Farberman和伦理办公室主任Stephen Behnke宣布离职。

“所有这些人都熟悉内幕。”芝加哥市德保罗大学心理学家、APA前会长Gerald Koocher说。Koocher也遭到指责。

调查显示,2001年至2004年期间,APA“多名现任和前任官员与中情局存在非常密切的互动”。而那段时期,恰逢中情局(CIA)等机构频繁动用水刑、禁止睡觉、囚禁在狭小空间、实施人身羞辱等残酷手段,刑讯逼供涉恐嫌疑人。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是水刑,即用布或纸蒙住受刑人的脸,反复浇水,令其难以呼吸,感觉即将窒息而死。但APA当时发布的道德指导方针却为中情局的酷刑逼供做法提供理论依据,从专业知识角度“赞同”这些酷刑。

去年,《纽约时报》记者James Risen出版《付出任何代价:贪婪、力量和无尽的战争》一书。他断言APA扭曲了其伦理标准,允许科学家在古巴关塔那摩和其他美军军事基地进行类似审问。Risen表示,这些行为的动机是保持美国情报和国防官员对他们的青睐。但APA否认了这些指控,并表示自己之所以与CIA和五角大楼合作,是为了“确保实证科学让国家安全政策更易落实”,并委托前联邦检察官负责进行相关调查。该报告最令人惊讶的调查结果涉及一个名为“心理道德和国家安全特别小组”(PENS)的2005年组成的APA委员会。该特别小组认为美国政府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关塔那摩湾(位于古巴的东南沿海)的设施中可以对关押的嫌疑人进行“强化审讯”,并且心理学家参与了审讯设计和实施工作。

而且,Hoffman在面谈中发现,这些情报机构内部的医护人员“并不喜欢”此类审问。为了平息内部阻力,政府部门希望获得最权威心理学组织APA的支持。于是,PENS为其提供了此类支持——2005年由它发表的一份声明称,心理学家参与审讯是合乎伦理的。

有消息称,参与制定该方针的Behnke曾“展开幕后运作”,最终使得评估结果认定心理学家参与刑讯逼供不违背道德。他还曾私下与国防部签订合同,帮助后者训练一批审讯人员,并且未将此事汇报给APA。

PENS的决定引发许多APA成员的不满,但Hoffman发现他们的声音被忽视了。“卷入对未判决人员实行酷刑事件,将损害声称‘没有危害’的心理学机构的诚信和声誉。”他写道,“但这些对抗性观点只简单地不被考虑或高度服从于APA的战略目标。” Hoffman表示,APA致力于维持其与五角大楼的特殊关系。

Hoffman分析了APA内部的电子邮件,结果发现,PENS成员经过了APA、五角大楼和CIA官员合作挑选,而且其结论也经过了各个机构的预先审查。Hoffman表示,PENS的目标不是检验拷问的伦理学问题,而是拍国防部马屁。

不过,作为该特别小组建造者之一的Koocher表示,Hoffman对PENS的描述并不恰当。(Koocher和另一位前会长Ronald Levant针对Hoffman的报告撰写了批评文章。)“我们公开、广泛地寻找成员。”Koocher说。而许多成员来自军方并不能证明存在“猫腻”,且不具有良好的判断力。“如果你关注的是在军队中进行审问,那么这些人具有相关经验。”

而对于拍国防部马屁的论断,Koocher表示否认。“我们没有理由包庇(前副总统)Cheney或(前国防部长)Rumsfeld,我并不认同他们。”

Koocher还表示并不清楚酷刑仍在继续。他提到,2006年,他曾与其他美国医学协会成员到访关塔那摩临时拘留所。“我提出了许多尖锐问题。我非常气愤。”他说,“但不久后,我不再是APA行政人员,我应该怎么做?”但这些观点未能帮Koocher摆脱指责。

不过,APA近日作出道歉,承诺重新评估内部政策,并将采取措施禁止心理学家参与刑讯逼供。“APA的初衷并非为助长刑讯逼供或侵犯人权,然而实际上却可能造成了这种结果,我们痛悔不已。”Kaslow说。

APA态度的180度变化只是个开始。波士顿精神分析学研究生院的Stephen Soldz表示,“APA和整个心理学专业仍须努力应对这个巨大的心理学伦理丑闻。”(张章)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7/21 9:05:56 luckystone
美国APA中一些人的做法是违背伦理的,但是,无论是心理学还是其它科学,都面对生存压力和发展焦虑,一旦压力过线,就可能突破道德底线。所以,科学的独立性是社会的期待,而不是事实。必须靠制度设计保证科学的独立性,而不只是说教。
目前已有1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科学家完成太阳风迄今最佳研究 觐见“黑洞之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