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晴丹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6/8 9:19:44
选择字号:
屈建军研究员:沙漠是我这辈子的情人

屈建军在沙漠考察

■本报见习记者 张晴丹

当记者联系到屈建军时,他刚刚从扎陵湖和鄂陵湖考察完回到玛多县城的宾馆,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一年当中,屈建军起码有300天是在野外度过的。

屈建军是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研究员。他总说他喜欢这个事业,也享受在野外、在沙漠的怀抱里的日子。这么多年来,文章他并没有发表太多,因为他把文章写在了大地上。

执着的“疯子”

记者见到屈建军的时候,已经夜深,而他刚刚从黄河源头三江源的扎陵湖、鄂陵湖取了样品回到当地县城的宾馆,还来不及喝口水就立马打开电脑回复各种工作邮件。

三江源扎陵湖、鄂陵湖的海拔高达4610米,而今年已56岁的屈建军来不及去兰州参加每年的体检,就直奔湖去。

许多敦煌当地人都认识他,说他是“疯子”,他是一个只要一刮风就会往沙山上跑的“怪人”。

“因为不刮风沙子不会动,我没法看到它的规律,实际上我非常期待刮风,只有刮风了,我才能解开风沙运动的奥秘。”屈建军说。

正是基于这样执着的观测和研究,屈建军先后在莫高窟顶建立了“A”字形防沙网并提出了以阻为主、固输结合的“六带一体”风沙危害防治体系,有效减少了莫高窟的风沙危害,因此获得了甘肃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这些年,长期从事风沙防治工程研究的屈建军取得了很多成就,他研究出高寒地区青藏铁路沙害形成机理及防治技术、东南沿海国防设施区海岸风沙危害综合防护体系、极端干旱区文化自然遗产和重大工程建设风沙灾害防治等,并因此获得了许多奖项。

这一切都非常的来之不易,在屈建军的记忆里有两次印象深刻的经历。一次是野外考察时发生车祸,导致他从此睡觉需要戴上呼吸机;另一次是车发生故障后被困巴丹吉林沙漠一天一夜,只能靠取样品的水勉强支撑,身体都快到极限了。

尽管野外考察十分艰难,屈建军也仍然坚持着,从未想过放弃。也正是因为这份热忱与执着,屈建军才能为国家防沙治沙事业作出突出贡献。

初遇“情人”

说起与沙漠的缘分,那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那时的屈建军还是陕西水利学校的一名地理老师。1985年夏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中科院水土保持研究所的科考队缺一个背摄像机电池的人。时任科考队队长唐克丽教授是他的“偶像”,当时的他满心期待能够有机会跟着唐教授学习水土保持,于是通过同学推荐,唐克丽欣然答应了。

“当时,我跟着科考队到了榆林市的毛乌素沙漠,正好是太阳落山的时候,我伫立在那里,看着夕阳光下的沙漠,从来没有想到沙丘可以那样美,千姿百态。”屈建军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按捺不住激动。

从那以后,屈建军就被沙漠的静美和神秘深深地吸引住了,“沙漠就是自己这辈子的‘情人’”。

如今,已在寒旱所工作了29年的他,仍然坚守在这里。这么多年来,有很多次工作调动的机会,屈建军都没有离开。“西部留人最大的原因是事业留人,并不是待遇留人。能在这里继续从事自己热爱的事业,我感到很幸福,我想一辈子都守在这里。”

“我认为沙漠是很有魅力的,沙漠其实和湖泊、冰川、海洋一样,都是自然之子。”屈建军说。和治沙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他却不建议把沙漠全部“治”了。

“我觉得沙漠对人有危害的地方应该治理,比如沙漠把公路、农田、铁路等淹没了。沙漠‘发脾气’的时候就会出现沙尘暴,但是这个是自然现象,我们要做的是善待沙漠,尊重自然。”这是他多年来一直坚持的一个观点。

近年来,很多地方沙漠污染日趋严重,人们把沙漠当作垃圾场,在沙漠挖坑填埋垃圾,并且把污染的工厂也搬到沙漠里,这让屈建军感到很担忧。

他曾多次建议国家组织第二次沙漠科学考察。自1959年第一次科学考察后,现在已经过去50多年,自然环境、地下水等变化巨大,加上人类活动的影响,“再进行一次大规模沙漠科学考察很有必要”。

从不停歇的“工作狂”

在同事眼里,屈建军完全就是一个“工作狂”,他一年中有300天在沙漠“游荡”,总是忙忙碌碌,从不停歇。

在屈建军的努力与执着下,2007年,敦煌市给了他45亩地,建了一个敦煌戈壁荒漠研究站,这同时也是世界上首个戈壁研究站。

据了解,国际上沙漠研究站非常多,但是却没有戈壁研究站。在屈建军看来,戈壁的面积比沙漠大很多,虽然比沙漠结构稳定,但是戈壁仍然存在很多科学问题,更值得研究。大量的公路、铁路、城市都建在戈壁,比如青藏铁路、兰新铁路二线、嘉峪关等。

“就是因为戈壁风沙问题没解决,所以莫高窟曾经被埋住,100年前王道士清沙的时候才发现了藏经洞。因此我决定成立世界上第一个戈壁荒漠研究站,专门研究这些问题。”屈建军说。

他同时表示,正是因为这个站的建立,为敦煌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比如对莫高窟、月牙泉的保护。

“到敦煌要修一条铁路,铁道部不知道敢不敢通过阿克塞,于是求助于我。后来我去考察时发现沙山虽然很高,但是下面是古地形,线路要通过近百米的库姆塔格沙漠,通过勘测我们发现沙山是相对稳定的,所以我给铁道部建议可以通过阿克塞,现在这项铁路工程也快结束了,通车后由新疆到敦煌、到西藏会更便利。”屈建军说。

未来,屈建军还将针对沙化较为严重的玛多县、曲麻莱县展开防沙治沙的工作,并着重针对三江源的水源涵养问题,通过防沙治沙,使得植被能够得到恢复,以此恢复水源涵养,保护中华民族的“水塔”。“这个项目的意义非常重大,所以我会全身心投入进去。”

《中国科学报》 (2015-06-08 第7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6/8 18:38:33 zhtchy
向屈老师致敬
2015/6/8 11:01:04 mountainwind1
.....风下沙山的活动确实极度有趣!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