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蒋家平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4/9 9:26:15
选择字号:
科大的樱花

杨晓萍摄

■蒋家平

三月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最美的时节。几缕暖风吹来,几度春阳拂过,红梅、玉兰、紫叶李、二月兰、紫荆、海棠、桃花、鸢尾……各类花儿次第开放,给宁静的校园换上了五彩斑斓的新装。这时候,人们总喜欢徜徉于校园的各个角落,去感受身边的勃勃生机。这样悠悠然的日子,一直过到三月底,似乎忽然之间校园便热烈起来,大量的游人涌入这里——因为,玉泉北路的樱花盛开了!

从东区黄山路大门进来,右手斜向,进老北门向南,到教学一楼,200米左右的玉泉北路两旁,100多株日本晚樱盛开。粉红色的花朵簇拥在枝条上,娇艳欲滴,随风轻舞,如漾动的朝霞,令人流连忘返。路的西侧中间,有一株罕见的绿色樱花,以其“万红丛中一点绿”的独特与娇贵,更是成为游人赏花的必看风景。

说起来,樱花之于科大,并没有很悠久的历史。在我的记忆里,校园里最早的两株樱花是1988年9月20日科大30周年校庆那天栽下的。那是前来致贺的日本东京大学校长有马朗人送给学校的特殊礼物,就种在东区郭沫若广场北侧的草坪里,直到现在依然长得很好,每年都有一次短暂而热烈的绽放。不过,寥寥两株毕竟不成阵势,因此很长时间里并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一晃十年过去,上世纪90年代后期,校园里的樱花渐渐多了起来。先是玉泉北路老北门到一教这段百米长的路段两旁,栽上了数十株日本晚樱。据后勤老师回忆,当时这条路两边的行道树是原合肥师范学院(中国科大1970年由北京迁至合肥后的校区)留下来的,已成朽木。为了重新绿化,学校一下子买了五六十棵日本晚樱,“树干大概有锹把子粗”,60块钱一株(另有一说25块钱),“当时觉得挺贵的,有点心疼!”好在这批樱花都成活了,基本没有损耗,而且后来发现其中竟然有一株绿色樱花,“真是意外之喜!”再后来,物理楼、老校医院、家属区等处也陆续有了它的身影。这些幼小的樱花树,在各自的角落里集纳着土壤的养分,自由自在地生长。

又是十年岁月的静静流淌,人们忽然发现,这些原本不起眼的樱花树慢慢长高长大,变得风姿绰约,繁花满枝头,于是“樱花大道”的美名不胫而走。后来,学校绿化部门干脆将校园里一些零散的樱花树,集中移植到老北门外到黄山路大门口一带,使得樱花大道延展了一倍,更加蔚为壮观。

不过,随着樱花大道的美名远扬,来赏花的市民也一年多过一年,给原本宁静的校园带来几分喧闹和困扰。有人因此提出应该封闭校园,拒绝市民赏花,或者参照其他高校做法,通过出售门票的方式控制人流。不过学校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依旧在樱花盛开的时节开放东区北大门,将其视为回馈社会关爱的一种方式。不仅如此,学校还在樱花季禁止车辆由此通行,并组织离退休老师在樱花大道上维持秩序、提供游览服务。有的学生还特意制作了“赏花地图”,以方便爱花的市民“按图索骥”。

有朋友曾问,是谁在十几年前筹划了这条樱花大道?我坦白地说不知道,因为当初确实没有人将它当成一件大事来做郑重的策划和决策。或许可以说,它其实并非刻意而为的结果,而是一种自然的孕育和成长过程。就像这个校园里的许多研究者,扎根在这片丰沃的学术土壤之中,自由自在地舒展着自己,绽放着自己,渐渐地,便独木成林,聚水为渊,成就了学术创新的高地。

《中国科学报》 (2015-04-09 第8版 校园)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奋斗者”号回来啦! 太阳CNO聚变循环产生中微子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