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志伟 来源:科学新闻杂志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4/8 9:13:28
选择字号:
马铃薯滞销:主粮化开局遇阻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本报记者 秦志伟

马铃薯滞销又一次出现,这次是广东省惠东县和福建省厦门翔安。似曾相识,与2011年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马铃薯滞销如出一辙的是,农户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损害,有些农户退出了种植马铃薯的行列。

毋庸置疑,这其中的因素很多,但这的确使马铃薯主粮之路并不那么顺畅。今年是马铃薯主粮化的“元年”,如果这种事件重复发生,会让“预计2020年50%以上的马铃薯将作为主粮消费”蒙上阴影。

近日,由中国马铃薯农场主联盟主办的第二届马铃薯农场主大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召开。面对马铃薯主粮化发展战略带来的新趋势、新机遇,如何实现马铃薯产业健康有序快速发展、农场主种植效益的最大化?如何使马铃薯产业链在科技支撑、种薯繁育、病害防控等方面逐步走上合作共赢的轨道?参会的多位业内人士向《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这需要社会各界不断探索马铃薯产业突围之路。

形势大好 问题重重

年初,马铃薯产业迎来重磅消息,马铃薯成为继水稻、小麦、玉米之后的第四大主粮,这引发了“薯粉”们的高度关注。

记者在第二届马铃薯农场主大会上了解到,在此形势下,马铃薯产业发展前景一片大好,但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在“中国薯都之乡”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从事40多年马铃薯研究的商都县技术指导员崔珍遇到的问题不少。“马铃薯土传病害和品种单一是比较严重的两个问题。”

崔珍向《中国科学报》记者指出,如果使用农药防治病虫害,土壤有益益生菌被杀死了,土传病害会越来越厉害。“在品种方面,夏波蒂是主要种植品种,但土传病比较厉害;随着疮痂病、黑痣病、枯萎病及粉痂病等土传病害的不断加重,原来生产上大面积推广的优良品种克新一号,其抗病性也出现问题,加上该品种品质不行,销路较差。”他对此也很疑惑。

“造成品种单一的原因主要还是市场的问题,市场上什么畅销,什么品种就会跟进。”内蒙古生物技术研究院研究员贺秀芳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说,以夏波蒂为例,其淀粉含量、产量、炸薯条方面比较好,其他品种暂时是无法取代的。

据了解,国外品种“大西洋”“费乌瑞它”“夏波蒂”等主栽品种非常成熟,规模化的生产基地、机械化的生产方式、适宜的加工产品形式以及食用消费方式等,保障了马铃薯的品质和产量,实现了马铃薯产业良好的综合效益。

“国内品种主要用于鲜食,区域性很强。”贺秀芳解释道,一个新品种的研制需要10~15年,而改良一个品种也需要3~5年。

据了解,即将颁布的新《种子法》将需要通过国家审定的农作物品种进行缩减,各个作物品种的产量、品质、口味等内容和标准由市场来作选择。“如果企业认为好,自己进行研制并推广,新品种研制得就会快一些。”贺秀芳说。

呼和浩特市天绿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祁有富也指出了面临的问题,马铃薯从种植到仓储,机械化程度比较低。“同时,马铃薯价格大起大落,影响了农场主种植的积极性。”

“在马铃薯主粮化之后,虽然农场主种植积极性进一步提高,但市场状况并不乐观。”内蒙古农科院研究员曹春梅向《中国科学报》记者介绍,价格一路看跌,毕竟马铃薯种植是高投入的,当然也需要高产出,否则农场主的种植积极性会受到影响。国家马铃薯产业技术体系岗位专家、内蒙古农科院研究员李文刚也验证了这一点。

“我国马铃薯种植面积过大。”内蒙古格瑞得马铃薯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冬虎介绍,在荷兰,10英亩算是大农场,面积过大对马铃薯并不适合。

他向《中国科学报》记者分析道,马铃薯长在地下,从含水量来看,比鱼含水量都高,同一块地长时间种植马铃薯就会留下各种病害。

上下游产业链建设切勿急功近利

过去二三十年,马铃薯种植面积快速扩大,单产提高也比较快。但是一个产品要形成产业,实际上是一个全产业链的过程,不是种得多了就能发展成产业。

“我们中国马铃薯产业目前仍不规范,是家庭式的决策,农民工式的操作。”李冬虎一语中的。

目前,马铃薯产业链建设的“痛点”还不少。

“在整个产业链,种薯的质量是最关键的环节之一。”新加坡利农北京代表处植保专家薛雪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要重视种薯的质量,扩大脱毒种薯的应用面积。

“工厂化的组培苗,然后产出微型薯,这是种薯的源头,这部分投资比较大。”李冬虎指出,目前国内部分企业确实是投资了,但会注入流动资金,想偷工减料。

他举例说,组培苗需要在实验室里经过非常严格的程序来做,关键要保证源头不被污染,“但行业目前比较粗放,一些企业并没有这么做,会为将来留下巨大的隐患”。

此外,现代化的库房也比较缺乏。“简单地挖个窖就当库房是不科学的,种薯是活的,也需要呼吸,简单的窖是满足不了的。”

“马铃薯加工状况很不乐观,无论是全粉还是薯条,都是进口国外的。”李冬虎说,如果加工不从源头做起,没按规范做,会导致产品比较差,成本也会居高不下。

据介绍,在我国,东北有麦肯,是全球最大的生产薯条的公司;北京地区有西普劳;美国康家蓝维斯顿并购商都太美薯业公司后,将就地取材,从种植户手中收购马铃薯,然后直接加工制作薯条和全粉;还有艾维克在河北和雪川公司合作。

“他们把薯条市场瓜分了,留给中国的只有全粉。”李冬虎说,然而我国是全粉进口国,实现全粉的国产化还有一定的路要走。

“马铃薯被确定主粮化之后,如果在加工、收购等配套方面没有做到,对整个马铃薯产业的发展也是不利的。”曹春梅也表示。

2013年,我国马铃薯淀粉加工能力已达120万吨,比前几年增了20万吨,其中最主要的是全粉的加工能力增加比较多,现在有28万吨。

与会专家表示,要做好马铃薯加工业,就要找准市场定位,把主粮化成本降下来。“毕竟马铃薯淀粉成本还是很高的,要让老百姓接受才能做成。”

在薛雪看来,应该更多呼吁社会关注马铃薯的营养价值,鲜食马铃薯的消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扶持政策须及时跟进

国家将马铃薯划定为主粮是利好消息,但是应出台何种配套政策更利于马铃薯产业的发展,更能让农场主们直接获利?专家表示,这更具有现实意义。

与其他主粮作物相比,马铃薯耐瘠薄抗旱,粮菜兼用,在内蒙古、甘肃等主产区,马铃薯已经从困难年代发挥重要作用的“救命薯”成为农民脱贫致富的“致富薯”。但与水稻、小麦、玉米等粮食作物比较,种粮补贴、良种补贴等方面的扶持政策在马铃薯种植方面尚处于空白或试点阶段。

正像湖北省云梦县余湾马铃薯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余金海遇到的情况,合作社种植了1万多亩马铃薯,目前没有拿到马铃薯良种补贴。

有专家表示,一些政策落实不到种植基地,也让政策大打折扣。而对其中的一些补贴也并不看好,比如微型薯补贴。“这样会导致企业只关注补贴,没有把精力放在技术创新上,应该让市场去引导,企业才会考虑怎么做好,这才是根本之道。”一位专家表示。

在李冬虎看来,对于微型薯补贴项目,公开市场竞争还是公平的做法。“只要你做好了,争取到项目补贴并不是很困难的。”

“国家还应加大对马铃薯产后商品化处理的支持力度。”李文刚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比如提高对马铃薯的深加工水平,将其加工成直接食用或者经过简单处理后食用的形式。

“要想使整个产业有个很好的发展,必须首先解决销路问题。鲜薯食用目前已经处于一个平衡状态,要想拉动其需求,必须在马铃薯深加工上下功夫,如全粉、薯条、薯片等。”李文刚补充道。

事实上,马铃薯主要分布在农业条件较差的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产品主要以鲜货方式储运,受生产、仓储、运输等条件的限制,价格波动较大;过去多年,局部地区也常出现马铃薯“卖难”现象。

鉴于马铃薯与小麦、玉米和水稻等其他粮食作物相比不耐储存的特性,全国政协委员、民进甘肃省主委尚勋武曾建议,研究制定出台对马铃薯淀粉的保护价收储政策。

“在鲜薯市场价格低于一定水平时,收储马铃薯淀粉,鼓励加工企业收购鲜薯,从而对马铃薯鲜薯价格波动起到稳定作用。”尚勋武说。

此外,针对目前很多不适合繁育马铃薯种薯的地方也在繁育种薯,从而影响商品薯质量的情况,李文刚建议,国家应该在宏观战略上进行规划,整合马铃薯产区资源,合理布局种薯和商品薯地区分布,从而提高产品质量。

《中国科学报》 (2015-04-08 第5版 农业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发现获得高强度金属新途径 科学家绘制新冠病毒突刺蛋白三维图像
不同食物与不同类型中风有关 高比能高倍率准固态钠离子微型电池问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