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晨绯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3/30 13:29:52
选择字号:
谢毅:轻松上阵做科研

谢毅 

■本报记者 王晨绯

近日,中国最年轻女院士谢毅获颁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该奖项有“女性诺贝尔科学奖”之称,每年共有5名杰出女科学家分别代表各自的地区(非洲及阿拉伯国家、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欧洲、拉丁美洲、北美洲)获此殊荣。谢毅教授也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大陆女科学家。

现年48岁的谢毅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此次得奖是因为她发现了二维超薄半导体可以提高光电、热电的转换效率,在新型能源材料研究中取得重大突破。此项基础科学研究若应用于实际,将有助于减少对日益稀缺的化石燃料的依赖,降低污染,并提高能源利用效率。

新的荣誉新的起点

谢毅曾获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化学奖,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化学化工杰出女性奖,中国青年科学家奖、中国科学院—拜耳青年科学家奖、全国十佳科技工作者、中国科学院十大女杰等称号。这位在固体化学领域一直“高速运转”的女科学家,2015年的“世界杰出女科学家”成就奖再一次刷新了她的成绩单。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谢毅说: “这不仅是对我过去工作的肯定,更是对我未来工作的期望,激励我继续从事研究工作,我会把这次获奖当成我科学研究生涯中的一个新起点。”

作为一名科学家,她希望年轻人能够跟随自己的内心,选择科学的道路,一同为建设可持续发展的世界而努力。

在谢毅的心中,荣誉和称号只是从事科研过程中所收获的“副产品”。“没有一个奖项是我自己主动提出申请的,都是老师和领导们‘逼着、催着’的结果。荣誉对我来说,是鞭策和鼓励,更是新的起点。”

一切都是顺其自然

“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事先没有规划。我不喜欢刻意为之的生活状态,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刻意去做就会成功的。”回看自己的经历,谢毅的“顺其自然”透露出她对生活的独特感悟:“顺其自然的淡定心态,认真积极地面对生活赐予你的每一段际遇,可能会收获更多。”

谢毅17岁考入厦门大学化学系,在大四的结构化学课上,她被各种各样美丽的固体结构所吸引。在实验室进行本科论文时,她豁然发现化学的乐趣和科学研究的挑战性与新鲜感,从此与化学结下不解之缘。

大学毕业后,谢毅被分配到合肥化工厂任分析化学助理工程师。“那种工作状态真的非常有意思。”回想起当年的青葱岁月,谢毅依然乐在其中,“当时我们厂上马一个新的大项目,我作为唯一的分析化学的助工,独自负责筹建四个化验室,培训三十几名分析工,负责所有原材料、中间过程、产品的检验和产品标准的制定。我那时住在厂里,干得很起劲,和工人师傅们感情也非常深。”

工作中,她逐渐意识到工业生产中的挑战和困难都来源于科学基础研究尚未解决的问题,因此她决定继续深造。1992年,谢毅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应用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

要耐得住那份寂寞

谢毅在中国科大钱逸泰院士门下读博士,正式开启了她的学术之路,从此一头扎进实验室,在固体化学领域策马前行。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博士论文中关于溶剂热制备非氧化物材料的成果,不仅在国际权威期刊《科学》上刊发,还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利用无机固体中丰富的相变行为及半导体二维超薄结构,实现电、声输运的同步调制,获得高效热电材料;发展无机类石墨烯化学,解决超薄结构无法给出精确原子位置的难题……随后,她在无机化学领域取得的一项又一项成果,先后在被誉为“化学化工领域风向标”的美国《化学与工程新闻》等诸多著名期刊上发表,逐步奠定了她在国际学术界的地位。

在科研的路上,谢毅虽然斩获颇丰,却并非一帆风顺。

谢毅和她的小组也进入过科研瓶颈期。曾经有两年多的时间,课题组没有发表一篇有分量的论文,学生们有些垂头丧气了。

“别人运气好吃肉,咱们就啃骨头呗。”谢毅分析原因时也不忘幽默一把,她鼓励研究生们要耐住寂寞,把难啃的“硬骨头”拿下。

做科研,在她看来,需要一份洒脱,一份韧劲,一份开阔的胸怀,特别是不顺利的时候,要耐得住那份寂寞。

“我觉得一个人的成功除了个人努力外,还要有很多外因,包括一个好的工作平台,一些好的老师和同事,一个高效的合作团队、家人的支持,当然还要有一点运气。我很幸运,拥有所有这些外因。”谢毅率真地说。

“我一直觉得中国科大的环境很好,有一种浓厚的交叉合作的氛围。”谢毅认为这种自由宽松的氛围非常宝贵,更难得的是,学科交叉是科大的一个显著优势。“科学发展到现在,‘单打独斗’已经难以研究得深入。善于以开放的胸怀与他人沟通,无障碍地探讨科学问题、开展科研合作,才能给未来的研究注入新的能量。”谢毅说。

回归到生活中,谢毅有一个信条:把生活简化。“很多人说自己很忙,其实是被生活中的很多环节拖累得很忙,而我喜欢‘极简’的生活,没有应酬与喧嚣。”谢毅说,“简单而规律的生活,使我安静地沉下心来,把有限的精力节省到更想做的也更重要的事情上去。”

“工作累了,就歇一歇,从不勉强和为难自己,做科研就要轻松上阵,我从来不做没有效率的事情。我家住一楼,有个不小的院子,院子里种了十几种花草,工作之余都会到花园里浇浇花,打理我们的院子,或者坐在卧室的飘窗上晒太阳看书,有时假期里就开车出去旅游,放松自己。”

《中国科学报》 (2015-03-30 第7版 学人)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4/1 20:37:58 Happapery
科研态度决定学术生活,赞一个!我也正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2015/3/30 20:36:34 doctor5
与歌唱家有一拼!
2015/3/30 18:21:44 klysdu
不是首次好么!
2015/3/30 18:10:11 limaojlu
令人向往的科研状态
目前已有4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为何捕食者拥有如此疯狂的面孔 美基因驱动研究再陷丑闻
法国气候项目吸引大量国外人才 海绵状晶体使天然气汽车更易储存燃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