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柯特·莱斯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5/3/5 11:17:25
选择字号:
挪威教授:别被科学界缩小的性别鸿沟迷惑

 

■柯特·莱斯

职业发展经常被描述为一个发展管道。在许多领域,如法律、电影、商业、新闻和学术界等,管道会发生“泄露”现象。最重要的是,它泄露了女性。随着我们通往更高的职业道路,人们通常发现,男性比例上升,女性比例下降。

一组来自欧盟的数据描述了目前学术界的趋势。在2010年,59%的本科学位获得者是女性,46%的博士毕业生是女性。而在大学的职位中,44%的入门级职位由女性担任,而高一级别的职位中,女性比例下降到37%。当我们统计全职教授的时候发现,只有20%是女性。在科学和工程领域,统计数字更为糟糕:女性在博士毕业生中占35%,入门级职位占32%,中间等级的23%,只有11%的全职教授。

不过,根据发表在《前沿心理学》上对美国学生的研究,这种招聘趋势可能会改变。传统职业发展阶梯节点上不同的百分比,为女性的发展提供了一个快照。这项新研究像是一部延时电影,浓缩了30年间的研究趋势。

研究者们所调查的学生,都是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等领域获得学士学位的本科生。然后,学者研究了这些学生继续完成博士学位的百分比——他们称之为“持久率”的部分。他们发现,历史上男性比女性有更高的持久率、更高比例的人攻读了博士学位。不过,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还有其他的发现——男性和女性的持久率在相同比例上发展。乍一看,这似乎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不幸的是,这项新研究实际上并没有显示发展管道的泄露、收紧——它显示了相反的结果。男性与女性的持久率趋同不是因为女性继续发展的上升,而是由于男性继续发展的速度下降,这一速率目前为3%。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吗?我不能想象为什么。论文的第一作者、西北大学的大卫·米勒说,这项研究“表明女性在拿到STEM领域的博士后开始倾斜发展”。这是真的吗?怎样可以以男性比例下降来解释女性行为的变化?

除了带有质疑地庆祝了一下男性持久性的下降率,这项新的研究文章可以说是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特别是,它遗漏了博士生进入何种科研机构这一重要问题。

关于年轻的、进入学术界的研究人员,我们知道,少数一流大学负责培训了未来的几乎所有研究型教师。但是,女性和男性进入的大学是一样的吗?或者是,女性去了更低声望的机构工作?我们不知道。研究方法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如果博士生能够给我们提供更多有关性别、个人工作科研机构的信息,我们就可以对男性、女性的不同职业发展进行考察,从而发现这种性别差异可能会给他们的职业生涯带来的影响。男性和女性可能在某些节点遇不到这种发展的“泄露”和倾斜,但是就整体而言,他们最终的发展还是不一样。

这项新研究描绘了随着时间推移的视图,它展现的是持久率几乎没有变化的女性和持久率下降的男性。它还展示了早期干预的价值:作为女性获得学士学位的人数增加,因此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数量也有所增加。因此,作者主张,我们应该更早地开始招聘女性进入科学界。

不过,研究者们仍然遗留了一些重要问题没有回答:为什么与几年前相比,更少的男性完成博士学位?为什么女性仍然没有完成?有博士学位对女性来说为何会成为一个没有吸引力的点?我们如何能密封这种发展管道,而不只是坐视其继续“泄露”和倾斜?这些都是大问题,需要我们立即加以关注。

(作者系挪威特罗姆瑟大学教授,本报记者韩琨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5-03-05 第7版 视角)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黄龙世界生物圈保护区完成第二个十年评估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