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尹安学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5/2/14 17:07:54
选择字号:
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严重违纪内幕曝光

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涉嫌严重违纪

羊城晚报记者 尹安学

他为儿子“事业”铺桥搭路,却赔上了自己。

在广东省委巡视组离开南方医科大学两个月不到,2014年5月17日,省纪委通报,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经查,陈志中在担任珠江医院院长期间,利用职权收受医疗器械供应商、医院基建项目承建商及下属单位赠送的财物,折合人民币逾500多万元。

陈志中被抓,源于他给儿子改名,企图逃脱罪责,没想到此举被发现,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A儿子改名牵出腐败线索

从被省纪委调查,到移送司法,陈志中一案仅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案件这么快取得突破,与他的儿子有很大的关系。

2014年3月,广东省委第十巡视组入驻南方医科大学,开展为期1个月的巡视。其间,一个特殊的名字引起了巡视组的注意。2010年,陈志中提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提任时的《干部履历表》显示,其儿子姓名是“陈×”,身份是华南师范大学学生。不过,在2012年至2014年陈志中的《领导个人有关事项报告》中,其儿子姓名却改成了“陈×巍”,身份是广州市施盛医疗设备员工。

“更改”儿子名字恰恰发生在他提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之际。是不是有意为之呢?巡视组迅速将情况向省委、省纪委汇报,省纪委对此成立了调查组。

调查组很快查明,陈志中的儿子姓名为“陈×巍”,曾用名“陈×”,2009年7月从华南师范大学毕业后,进入省成套设备局下属机械设备招投标中心工作。2012年他辞职了,随即从他人处接手经营广州市施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调查组对陈×巍辞职不到1个月便成为施盛公司法人代表,获得97.5%的股份,并低价盘得该公司位于广州市越秀区东风西路某办公楼的情况进行了深入调查。顺着这一线索,陈志中与医疗设备供应商余×雄的关系逐渐浮出水面,陈志中收受巨额贿赂的严重违纪线索亦渐趋明朗。

B老板盯上医院建设“大肥肉”

2004年6月,陈志中担任广州军医大学二附院(珠江医院的前身)院长不久,该院设备器材科主任卢×向他推荐了从事医疗器械生产销售、代理进口医疗设备的余×雄。认识伊始,陈志中只是简单地客套了一下,对这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中年商人印象并不深。

当时,珠江医院刚好启动了新医疗区建设工程,对基建商和设备供应商而言,这都是一块“大肥肉”。余×雄看准了这一点,恰巧他一个朋友生病,余×雄抓住这个机会亲近陈志中,把自己的朋友带到珠江医院,找到陈志中,请他帮忙。

陈志中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将余×雄朋友看病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随后,余×雄为了表示感谢,送给陈志中2万元作为感谢。“当时觉得逢年过节收礼送红包是人之常情,觉得风气就是这样。”陈志中事后反省。

余×雄当然不会错过继续与陈志中“亲近”的机会,鞍前马后为陈志中着想。2008年,余×雄得知陈志中计划在广州白云区某小区买房,他多次陪陈志中前往看房,帮陈支付了2万元购房诚意金,随后又送给陈志中25万元,用于支付购房款。

一来二往,余×雄与陈志中交好的消息不胫而走,医院上下都知道两人的关系不一般,这为余×雄接下来能够顺利拿到珠江医院的采购权做好了铺垫。在陈志中担任珠江医院院长期间,余×雄所控制的公司向珠江医院供应医疗器械、设备金额5207.67万元,供应医疗耗材物品累计2602.9万元。

“虽然尚无明显证据指明陈志中在招投标过程中是否有违规操作,但是不排除底下人受其二人关系影响而投其所好,做出违规操作的行为。”办案人员称。

陈志中儿子的公司建立之后,生意一直很惨淡,眼看儿子忙得焦头烂额,陈志中便“拜托”余×雄为儿子的生意铺路搭桥。陈志中之所以谎报儿子履历以及给儿子改名,就是希望不要有人通过儿子查到自己头上,但是事与愿违。

在办案人员刚掌握陈志中违规违纪线索,需要请余×雄协助调查的时候,嗅到陈志中要出事的余×雄便做好了外逃的准备,企图让案件不了了之。

去年4月30日早上,余×雄约了一群好友喝早茶一一道别,就在他要离开广州时,被办案人员控制,办案人员在他身上找到了一张有效期至2014年5月16日的飞往阿姆斯特丹的候补机票。原来,他早就利用姓名为麦×斌的假身份证办好了移民比利时的手续。

经查,陈志中共收受余×雄赠送的财物合计160.23万元。

C家人节俭儿子却开豪车

2007年,陈志中儿子还是一名学生,在他名下却有一辆价值约50万元的进口丰田汉兰达,办案人员了解到,陈志中及其家人的生活都很节俭,甚至连矿泉水瓶都攒下来拿去卖,如此节俭的一家人怎么会舍得拿出50多万元去买车呢?

经过核查发现,购车时的付款方既不是陈志中也不是其儿子陈×巍,而是惠州市某净化设备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交易记录显示,付款所用的银行卡所有人正是该公司的法人代表陈×洪。

原来,2007年,商人陈×洪得知陈志中想买一辆汽车,就以陈×巍的名义购买了一辆进口丰田汉兰达给他,并帮忙支付了购车款、税费等共52.98万元;2009年,陈志中的房子装修,得到消息的陈×洪,立马提着十几万现金到他家中。对于这些陈志中都一一笑纳。

在陈志中担任珠江院长期间,陈×洪所控制的公司承建了该院的层流病房工程(项目标的约630万元),无菌空调工程(项目标的约700万元),ICU建设工程(项目标的约340万元),手术室建设工程(项目标的约1500万元)。

尚无明显证据显示,在陈×洪拿这么多项目背后,陈志中有无违规操作,干扰招投标。不过,事后陈志中反省:“虽然我没有直接为他们(下属)指定设备品牌或指定建筑装修工程,但他们(供应商)正是利用所谓的‘朋友’关系,利用我的职位和影响力为他们(供应商)在医院更方便地谋得利益。”

D受贿逐渐走向“高智商”

陈志中出生在农民家庭,有30多年党龄。至案发陈志中的家人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家人眼中,陈志中对老人孝顺,对家庭负责。他极少外出,一心一意照顾生病的妻子;作为父亲,他一直为儿子事业忙前忙后。直到“双规”之后,他想得最多的还是90岁高龄的母亲,病床上的妻子以及涉世未深的儿子。

“双规”之后,陈志中忏悔:自己当上领导干部,特别是当上珠江医院院长以后,围绕自己的老板变多了,看到他们花钱大方,挣钱容易,内心开始羡慕起来,慢慢地,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

在办案人员看来,陈志中案中,官员受贿手段从“简单得近乎粗暴”,逐渐地往“高智商”发展,不断变换方式,让行受贿变得越来越隐蔽。

在接受余×雄“行贿”办公楼时,陈志中开始琢磨如何掩盖受贿事实,他跟余×雄商议,以陈×巍的名义办理办公楼过户手续,先把94.93万元的交易金额转到余×雄的账户上,待取得房屋产权后,再由余×雄分数次从银行取出现金归还给自己。

据办案人员介绍,陈志中并不是一个急于得到回报的人,供应商也心领神会,只要陈志中一有需要,便借机奉上。提任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之后,陈志中或许已经在考虑如何能够安全着陆了,他才会瞒报房产(陈志中及配偶名下房产3套,儿子名下房产1套,但仅向组织报告两套),还谎报了儿子姓名。(原标题:南方医科大学副校长陈志中涉嫌严重违纪内幕: 为给儿子事业“铺路”疯狂受贿“赔上”自己)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3/9 17:11:02 shihesun
我们国家的医科大学虽然培养出了很多的临床医学家,始终没有培养出一个科学家,但是优秀的臭虫养育了不少。
2015/3/2 3:00:33 sych
高校校长有干净的吗?包括院长?甚至主任?
2015/2/14 23:32:06 lily1966
知识分子犯法,与文盲半文盲同罪
2015/2/14 22:45:24 gdn
比苍蝇大,比老虎小。
2015/2/14 22:23:09 jshliu
悲哀
目前已有8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子午工程二期标志性设备启动建设 NASA公布土星最大卫星泰坦地质图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