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徐洁 张冰清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15/2/3 11:04:53
选择字号:
浙大百岁教授白正国逝世 系竺可桢校长所聘

白正国(左一)与苏步青夫妇在一起

1月27日凌晨,浙江大学数学系白正国教授在杭州的家中逝世,享年100虚岁。此后,竺可桢校长聘请的浙大教授,再无一人。

昨天一早,白正国的追悼会在杭州殡仪馆举行。追悼会办得很低调,来了60多人。但其中不乏数学界的大腕儿,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大潜、洪家兴和张伟平都来到了现场。除此之外,白正国的亲友、弟子,那些同在浙大任教的中青年老师也来了。

白正国教授一生,培养了70多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他们中大部分都在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高等院校,为各大院校乃至国内外数学专业的佼佼者,他为人谦虚低调,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曾是著名数学家苏步青的学生、谷超豪的老师。浙大数学系教授蔡天新在朋友圈感慨:“长长的100岁,只送了20分钟。”

沈一兵(浙大数学系教授)

95岁大寿那年

数学界的大腕儿都来了

浙大数学系教授沈一兵是白正国先生的大弟子——1962年,原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开始正规培养3年制研究生,沈一兵是白正国带的第一届研究生。

先是恩师,后又一起共事,沈一兵与白老深交多年。

白先生去世的上一个礼拜,沈一兵还去家里看望过他,白先生的精神还不错,“一年前,他的耳朵不太好了,但能说。我们去看他,想说什么就写给他看。我们写,他说。”

所以白老一直坚持住在家里,不去医院。今年元旦前夕,沈一兵去拜年,他清楚记得白老跟他说的话:“我老了,没有病,很好。”

“先生走得很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沈一兵告诉记者。

在沈一兵看来,白先生同现代中国许多正直的知识分子一样,治学、教学都非常严谨。他考上研究生的60年代,正值文革后国家百废待兴,党中央号召向科学进军,白先生一口气写了5篇论文,“数学论文不像其它学科,一年能写一篇就很不错了,那时候白先生也开始转向黎曼几何(德国数学家G.F.B.黎曼19世纪中期提出的几何学理论)的研究,于他而言是新的挑战。”

先生不仅自己勤于研究,对学生更是倾囊而出,“我们的论文,从前期准备,到开题,他都认真指点,写完后,还逐字逐句帮我们修改。但先生坚决不让我们在论文上加署他的名字,有的同学加上去,他都会划掉。”

5年前,白正国先生95岁大寿,浙大给他办了一个生日会,很多数学界的故友、弟子都来了。

沈一兵说,那时候白老精神非常好,还在会上发了言:“最近几年没有做研究,我落伍了,感觉很惭愧。”

这句话,让沈一兵和其他弟子都很感动,“一位老数学家,这时候还心系研究,还如此谦卑,更让我们敬重。”

盛为民(浙大数学系教授)

当年的读书报告会

数学大牛们现在还后怕

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盛为民是白正国先生的第四位博士研究生,回想起恩师,他最先想到的就是严格的读书报告会。

白先生的读书报告会一周两次,一次是硕士生的,一次是博士生的。每次报告会,两个学生分别上台讲一个小时,可以讨论一本书,也可以探讨某篇学术论文。

这其实是浙大数学系的一大传统,源于数学家苏步青和陈建功创立的数学讨论班。1931年,两位教授在高年级学生和助教中举办数学讨论班,那时称为“数学研究”,目的是提高他们独立工作和科学研究的能力。

让盛为民犯怵的是,白先生会在报告过程中冷不丁地提问,万一答不上来,白先生没准儿会动怒。他记得当年一个师哥在报告会上表现不佳,白先生一言不发,甩袖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几名研究生。

“哪怕你讲得很好,他也会插句话或提个问,这样是为了强调某个知识点,让学生印象深刻一些。”

有别于其他读书报告会,白先生定了一项特殊的规定,那就是旁听生不准参加报告会。逻辑很简单,旁听生只听别人的报告,自己不做报告,这样就没有压力,没有压力自然也就不会努力。

的确,很多学生正是在这种压力下迅速成长的。

白先生的另一位弟子傅吉祥,1992年考上杭州大学数学系研究生,就是当年那个战战兢兢做报告的学生,现在已经成为了复旦大学数学学院的教授。

他至今还记得,报告会设在3楼走廊末尾右边第一个教室。当时已经77岁的白先生每次都坐在第一排,认真听学生的报告。“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他都不会轻易放过,要想在他面前打马虎眼,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白婉静(白先生女儿)

父亲生活的点滴

都体现了数学思维

白先生的女儿白婉静把父亲平日的生活概括为“规律”二字,规律作息,规律饮食,几十年如一日。

白婉静回忆说,父亲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看书读报,中午打个盹儿,睡前一定会洗个澡。“80岁之前,是一天洗热水澡,一天洗冷水澡。80岁以后,医生建议不要洗冷水澡,他才改洗热水澡。”

连锻炼身体也是极有规律。80多岁还骑自行车,“这个全校都知道的,当时杭大80多岁还骑车的只有两人,他是其中一个。”90多岁骑不动了,就改为走路,每天绕小区走好几个小时。再到后来,腿脚实在不便了,他每天还是在固定的时间,在家踱踱步,到阳台晒太阳。

也许是他脑袋里的数学思维太过强大,以至于不小心应用到了整理衣物上。白婉静说父亲箱子里的东西都归类得很好,整整齐齐,有条不紊。“他自理能力很强,生活起居完全不用子女插手。”

白先生生活里推崇朴素,子女回忆说,有一年他们曾买了一套西服作为生日礼物送他,但他只在家试穿过一次,后来再也没有穿出去过。(原标题:原标题:浙大数学系白正国教授逝世)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5/2/4 19:38:28 ygkxj
老一辈数学家都是承前启后,创造性不足,可以理解。白老,柯召,闵嗣鹤,,,。
2015/2/4 8:55:45 lbj110
向白老师学习!致敬!
2015/2/3 23:22:33 roycechen
数学老前辈,一路走好!
2015/2/3 18:51:43 gaoyz123
人生都有仙游日,智翁今去留佳名!
华夏留得佳弟子,数磊经典更惊神!
2015/2/3 18:29:09 chuanyinworkday
听过很多白先生的事迹,至今难忘!先生一路走好!
目前已有1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家揭示土星木星内部惊人差异 “旅行者1号”再立新功
改良木薯 养活世界 “垃圾DNA”不“垃圾”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