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歆慈 来源:财新网 发布时间:2015/5/5 13:19:43
选择字号:
浪潮王恩东:不给外企当“马甲”

 

在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王恩东看来,有些国外企业在中国市场落地就是找个“马甲”,通过和中国公司合资摇身一变成了中国生产

精英访谈嘉宾:王恩东 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1991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同时担任高效能服务器和存储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计算机学会执行副理事长 。   财新记者 王歆慈

一带一路、互联网+以及“去IOE”,多种利好的带动下,中国服务器市场今年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并且进入了一场中外企业合作与并行的混战。

4月24日,浪潮集团首席科学家王恩东在浪潮信息全国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浪潮服务器业绩增长目标是“稳固中国市场第一,进入全球市场前三”。

浪潮在2014年的表现可圈可点:2个季度中国市场份额第一,全年四路X86服务器份额第一,八路X86服务器份额超过50%。其主机业务,在高端Unix服务器市场份额达14%,超过Oracle。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同时也是增长最快最稳健的数据中心市场,2014年第四季度增量相当于全球市场的1.9倍。2015年初,政府提出互联网+战略,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也使得中国服务器企业迎来了继2014年去IOE后又一轮机遇。

政策利好下,国外技术厂商逐渐从“去IOE”的遇冷中走了出来,重新瞄准中国市场,纷纷于中国内地企业展开合作寻求落地。可以说,中国服务器市场重新进入了一场中外企业合作与并行的混战。

与此同时,中国服务器企业也想借“一带一路”、亚投行组建等机会迅速布局海外。同属服务器厂商的联想通过并购IBM X86业务进入了国际市场,华为以“农村包围城市”围绕运营商市场也在国际化上取得成功。浪潮欲跻身全球市场前三的目标更是胃口不小。

根据2015年3月IDC发布的全球服务器季度追踪报告来看,2014年服务器收入排在前五位的企业分别是惠普、IBM、戴尔、思科、甲骨文。这五家老牌服务器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全球市场分布相对均衡。

虽然中国服务器市场仍在高速成长,同时伴有政策支持,浪潮想要进入世界前三,仅靠中国市场的数字来冲击全球排名是不够的,所以国际化必然也是浪潮进入全球前三必须跨国的一道门槛。

围绕这些问题,财新记者近日专访了王恩东,谈及中国服务器企业在互联网+概念驱动下的业务转型,以及在这一轮外资企业进入的大潮下,中国企业的合作与竞争之本。

财新记者:如何看待今年的互联网+和工业4.0概念?

王恩东:目前中国对互联网技术的需求,更多还是改变人们的一些非关键需求,比如消费、娱乐。“互联网+”实际上又把信息技术面对的主战场拉回到了传统产业或行业里,要用互联网的理念去改变传统产业,建立所谓的产业互联网。

今天很多传统的产业还没有完全依赖于互联网,未来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和需求,会比消费互联网大很多。

现在一天不上网,可能仅仅感觉不方便,如果以后传统服务和产业都高度依赖于互联网,那个时候有没有网络就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了,信息安全将是核心问题之一。

财新记者:浪潮向传统产业战场转移面临哪些难题?

王恩东:支撑消费互联网的架构和技术要求跟传统产业不同。消费互联网对准确性、可靠性要求没那么强。比如搜索引擎,一百个关键词条目中有多少是精准匹配的、耗时几秒,并不需要严格的要求,大多数时候用户也无法分辨对结果造成影响究竟是网络的问题还是计算机的问题。再比如抢红包,用户不知道每个红包里究竟有多少钱,对其中发生的错误,也不会特别敏感,但对存在银行的钱,少一分用户都会感觉是大事情。

消费互联网解决的是一种用最低的成本来提供用户能够接受的服务。而传统产业关心的问题是,首先要在保障服务质量和业务准确可靠的前提下,如何能够实现用互联网的思维来进行。

传统产业对准确性要求是极高的,银行要发展互联网金融,医疗要跟互联网结合,不能允许消费互联网的那种不准确。另外传统行业对价格敏感度不高,成本不是他们关心的第一要素,只看重准确可靠地往互联网靠近。

财新记者:目前能看到各级政府在规划这种改变。例如,贵州政府在做这样的尝试,试图想让政府的数据都能够去服务于大众。

王恩东:政府内部信息化、电子政务这一块需求在放缓,因为这个服务的对象是有限的,且目前政府正在进行机构精简。真正巨大的需求是面向公众的服务。

浪潮在贵州政府的项目中是一个很重要的参与者,包括那里的数据中心的建设,包括大数据、云计算都在做。贵州政府整体规划比较宏大,浪潮集团为此成立了专门组织和部门,去年也有一笔资产投入。

财新记者:浪潮如何在消费互联网和产业物联网间做业务平衡?

王恩东:浪潮把这两个方向一个叫做Scale Out(横向扩展),一个称为Scale Up(纵向扩展)。前者针对消费互联网,需求是在成本尽可能低的情况下迅速铺开业务,难点是容易出现系统管理问题;后者面向传统产业,要求高精准和高性能,难点则在于技术突破。

这两个领域的技术原理,就像是一个是长跑,一个是登山,Scale Out获得的计算力主要是通过服务器的堆叠实现的,就像10000公里长跑,一个人很难完成,那么,我把10000公里分成1000段,每个人跑10公里,这个目标是可以完成的。而Scale UP就不行,他的计算任务是很难分解的,只能是一个人完成,比如攀登珠穆拉玛峰,需要这个人具备很好的能力和素质,一点点往上攀登,难点在于当这个人不具备条件的时候就是登不了顶。

纵向发展是持续、缓慢的,横向扩展相对容易,但碰到技术瓶颈时又体现出局限性。两者结合就形成了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

财新记者:业界都比较关心在金融领域的业务,在浪潮合作者大会上彭震副总裁提到四大行对浪潮有批量采购,另外X86服务器已经进入6大行。金融是传统产业中的典型代表,也非常难进入,浪潮是如何拓展金融领域业务的?

王恩东:无论是通用服务器还是高端计算机,进入金融这个“金字塔”领域都非常难。我们也理解用户的考虑,没有经过验证的产品不敢贸然去用,他们会担心切换技术路线时会产生问题,因为从监管角度对系统的稳定运行是有考评的,银监会在这方面有严格的规定,核心系统停机超过5分钟就要上报,时间一长将直接危及其他银行乃至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

为消除顾虑,我们会在研发过程就让客户参与其中,我们内部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就是“长工”把“地主”请到田间地头来监工。目的有两个,一方面是让用户亲眼看看我们是怎么研发、生产的,让他们对我们的研发能力、生产质量有所了解,从而打消他们的疑虑。另一方面,就是请客户从使用者的角度提要求:他们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有什么特殊要求,我们再据此进行改进、提高。这样知彼知己,明白好的地方怎么继续,不好的地方如何规避。建设银行就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案例,先是在新疆,后来在广东,以及建行总行数据中心,包括后来围绕整个业务线的迁移。

财新记者:这些项目是银行的核心业务吗?

王恩东:是核心业务,核心业务对可靠性要求较高,现在主要还是在生产型业务上。除了建设银行,在邮储银行、农业银行等好多城市银行都在用。但是目前我们占有率还不够高,最多占10%。

浪潮天梭K1系统研发2010年就完成了,多年来我们不断完善生态,同时也在尝试消除用户在采用国产化方面一些障碍。

财新记者:现在,浪潮怎么看去IOE?

王恩东:像银行这样的客户仍然需要IOE的架构,那些技术并没有过时,而且还有巨大的需求。分布式、低成本的技术是面向于消费互联网的。

去IOE是两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技术层面,另一方面是政策层。不能简单把“去IOE”等同“去国外的”。实际上阿里巴巴提去IOE的时候是在说技术架构。

财新记者:现在许多国外技术企业都在找中国合作伙伴,不知道浪潮怎么看待这一轮趋势,又是如何与这些外资企业合作的?

王恩东:我们与国外企业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比如IBM,IBM的产品很多,有硬件还有软件,像数据库、中间件等产品,这些产品目前基本垄断了金融、电信等关键行业。国产的产品要应用到客户业务中去,就必须和这些国外的产品兼容,保证用户业务系统的稳定。

仅国产化也不是让用户一蹴而就地把所有的东西都替换掉,需要解决上下游软硬件适配问题,期间需要国外公司配合,兼容就是双方握手的过程。

我们跟IBM在硬件上是竞争关系,但在软件、中间件、数据库系统支持等方面又是合作的。

现在有很多国外企业想在中国落地,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可以开放自己的市场,让国外企业赚钱,但不可能再让他们拿走数据,或冒着系统被随时攻击的风险。

所以我们赞成技术合作与转让,因为技术本身没有信息安全的问题,比如软件代码或者芯片设计,这些东西已经验证过。有些外国企业也确实把领先的技术拿到中国来。

但也有些企业就是来找个“马甲”,到中国找一家企业,仅仅是合资,摇身一变成了中国生产。浪潮不会当这个马甲。我们欢迎合作,前提是技术得给我们。

财新记者:对那些马甲纷纷出现你们怎么办呢?

王恩东:不是“我们怎么办”,而是“政府怎么办”。这可能是一个需要政府、企业共同思考和探讨的问题,包括如何加强监管,确保国家信息安全。

财新记者:之前有IBM的人说要向中国企业开放芯片、服务器,连生产都可以拿出来。但是据我从其他渠道了解,想从IBM拿一点东西是很难的?

王恩东:IBM还是算做得比较好的。

财新记者:浪潮给自己设下了全球市场前三的业绩目标,能否介绍一下目前浪潮的国际化进程?

王恩东:浪潮国际化业务已扩张至全球85个国家和地区。很难概括整个海外业务如何,只能按具体地区和国家来说。其中服务器在美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委内瑞拉、泰国等国家实现销售突破。并在美国硅谷和台湾成立研发中心,在亚洲、拉美、非洲建成生产基地并投产,实现本地化运营。

今年浪潮制定下一步加强国际化进程,也是要判断哪些地方更适合发展业务,选择这些地方以后要把主导业务扎根,形成规模。

财新记者:有没有碰到国外企业因为安全问题而拒绝浪潮进入?

王恩东:目前客户还没有。但信息安全这种矛盾是不调和的,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担忧,技术越先进往往埋得越深。在这方面我认为在国内企业在开拓国际市场的时候不要抱任何幻想。

财新记者:对国内市场这块儿在接下来一年这方面业务有什么预期?

王恩东:夯实第一的位置。今年我们目标还是很有挑战的,至少要完成百分之六十左右的增长,比国内市场平均增长高得多。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目前已有0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为何捕食者拥有如此疯狂的面孔 美基因驱动研究再陷丑闻
法国气候项目吸引大量国外人才 海绵状晶体使天然气汽车更易储存燃料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