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浩野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5/12/11 9:49:55
选择字号:
林家为让林森浩重生入川道歉 黄父:不想见

 

 
疑似为林森浩叔叔林尊荣的中年男子离开黄洋家。
 
 
黄家大门紧闭。
 
这一天,两位父亲都备受煎熬…
 
12月10日,北京,在律师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希望能抓住林森浩“重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与此同时,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寄希望于最后一刻能求得黄洋父母的谅解……
 
而身在荣县的黄洋父母,面对“不速之客”选择了躲避,不希望林家人再来掀起内心最痛的伤痕。两次无人应答的敲门,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个小时的逗留,成为3年来林家为挽救林森浩又一次没有结果的“道歉”。
 
奔波北京上海 林父为救子尽最后努力
 
11日,上海,林家父子可能的最后见面,将成为林森浩“重生”关键。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在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后,也于10日下午,在律师的陪同下,登上了北京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午10点 最高法提交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
 
12月10日早上,顾不上吃早饭,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最高检察院,准备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启动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裁定书的抗诉程序,并建议立即停止执行死刑程序。但是最高检察院经过研究认为,必须要有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才能正式启动程序。
 
上午10点,林尊耀和律师一起来到最高法院,林父提交了《暂缓执行林森浩死刑申请书》。
 
下午2点 最高检提交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当天下午,林尊耀再次来到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下午3点 北京向上海二中院索要裁定书
 
下午3点,林尊耀从最高检出来,相关负责人表示: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就可以立刻启动审查程序,建议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
 
林尊耀说,今天他已经多次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联系,但法院表示,死刑复核裁定书五个工作日内送达。
 
下午4点 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下午四点,林尊耀前往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林尊耀说,前往上海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将要求代理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向上海二中院要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并希望与儿子见面。
 
在去往南站的路上,林尊耀几次落泪。
 
“20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送他到上海读书了。”林尊耀说,“如果拿不到裁定书,我怕这次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上车后,奔波一天的林尊耀一身疲惫,趴在座位上,整个人毫无精神。晚饭时,中午就没吃饭的林尊耀依然没有食欲,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林尊耀说:“很想儿子,但又怕见他,怕这是……”
 
记者获悉,11日会见林森浩有三个名额,林父和他的两个兄弟。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北京报道
 
林家求最后谅解?
 
黄父称不想见别打扰
 
对于此次林家在最高法核准林森浩死刑之后前来致歉,黄国强认为,林家是为了给林森浩保命,根本不是真正道歉。黄国强说,“这是林森浩犯下的罪行,不是林家父母跟我们的仇恨,我只希望法律能还儿子一个公道。”
 
不想见!不希望林家人来打扰躲避
 
10日一早,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希望能做最后的努力面见黄洋父母,求得两位老人的原谅。
 
面对这个从上海赶来的“不速之客”,黄国强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3年了!终于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了,不知道他们又来干嘛?不想见!也希望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掐着林尊荣可能抵达的时间,黄洋的家人最终选择了躲,一家人早早地离开住所前往乡下。黄国强说,黄洋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一想起儿子情绪起伏很大,9日在得知最高法的结果后,昨天去给黄洋扫墓,她又大哭了一场,不想她再受刺激了。
 
“不要说是林家的人,我们也很少见到黄洋父母。”黄洋家楼下邻居说,黄洋妈妈身体不好,以前总能见黄爸爸对她悉心照顾,背着妻子上下楼,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孩子懂事,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的。但自从黄洋去世后,就很少见到黄国强夫妻俩进出了,特别是每年过年,总怕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让老两口想起伤心事。
 
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小时的逗留道歉
 
10日中午,林尊荣终于到达了荣县,第一站便选择去了黄洋姑妈家,反复敲门后,无人应答。
 
13点50分左右,黄洋父亲黄国强收到一条自称是林尊荣发来的“道歉”短信:黄大哥,这次来成都,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我也不敢直接到您家,只好先发信息。我侄子给您家造成的伤害,我们都深感对不起您一家人。森浩的复核结果出来了,孩子若想重生,只有靠您一家给他再一次生命的机会了。再生机会永生报答!再多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一家对您一家的乞求。我哥因时间关系,无法赶来道歉乞求,我嫂严重心脏病,家人一直瞒着的,我代表他们来向您一家道歉,乞求谅解 您给一次机会,也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跪拜乞求!
 
在转发短信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时,黄国强说,我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14点10分左右,一名背着背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黄洋家楼下,在得知黄洋家无人后,准备转身离开。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说着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并不承认自己是林森浩叔叔,他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亲戚,而对于现场记者的问题也不予回答。经过侧面消息获悉,中年男子正是林森浩叔叔林尊荣。
 
在没有见到黄家人,扔下一大堆现场记者后,林尊荣匆匆消失在黄洋家附近……半个小时后,林尊荣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对不起,我到黄爸爸家是真心的,不想麻烦你们记者,以免给黄爸爸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请谅解!
 
而在记者收到短信的同时,林尊荣已经坐上了去往成都的客车,准备起身飞往上海,在荣县的逗留仅仅3个小时不到。
 
林家“致歉”路黄家人永远无法原谅
 
黄国强躲了!林尊荣走了!为这一次的道歉再次画上省略号!
 
3年了,围绕一场投毒风波,两个父亲为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儿子和一个深陷囹圄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儿子,这样的“道歉”一次次的上演。
 
对于为何不愿意见黄家或是原谅林森浩,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兰江刘恪生自贡摄影报道
 
代理律师:
 
林森浩不敢想结果
 
“12月11日1点前”,林父要见儿子最后一面,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却“可能去不了”。而林森浩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斯伟江,也去不成。启动审查程序,需要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唐志坚说,理论上来说,死刑复核裁定书要在5天之内送达,无论是邮递也好还是当面送达都可以,但是截至昨晚9:30,他们还没有收到。8日下午,林父在给唐志坚打电话时泣不成声,考虑到老人的精神状态,唐志坚目前都是和林森浩的叔叔林尊荣和发小在沟通:“我们电话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
 
从担任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开始,唐志坚和林森浩的会面、沟通,“接近30次”。对于林森浩,唐志坚认为:“我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近这段时间,唐、斯两位律师去看林森浩,主要就是闲聊,想让他放松,但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多谈,因为对于判决结果,林森浩“甚至是不敢想”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林森浩的家人能够拿到黄家人的谅解书,有没有可能对这个事情产生进展?唐志坚回答:有这个可能性,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最高人民法院。
 
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浩野上海报道(原标题:为让儿子重生 林父:奔波京沪 林家入川道歉 黄父:非诚勿扰)
 

 

 
相关专题:复旦投毒案追踪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美宇航局或再探金星 人工智能“捷径”将模拟速度提高数十亿倍
科学家实现量子存储器的远距离纠缠  给太阳两极拍照的轨道飞行器升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