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闫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9/17 11:06:18
选择字号:
围栏外的春天何时到来
科学家尝试多种方法挽救澳洲小型哺乳动物

卡卡都国家公园里的北澳袋鼬数量急剧减少。

Alaric Fisher摄

天刚破晓,Danielle Stokeld便步行出发了。在澳大利亚遥远的北部卡卡都国家公园桉树林中,她安放了很多捕获小型哺乳动物的陷阱,而此行的目的便是检查收获成果。尽管针茅齐膝,这位来自北领地国土资源管理部的生态学家很快便走完了2.4公里的路程,并在不到1个小时内查看了所有的117个陷阱。她之所以行动如此敏捷,是因为每个陷阱都空无一物。

在那个寒冷的清晨,当Stokeld回到卡卡都南短吻鳄公园管理处时,其他研究人员告知他们的情况也没有好多少。在两个星期的诱捕之后,可怕的现实日渐清晰。所有研究人员从6个地点的4000个陷阱中所能获得的,是一只瘦弱的老鼠和两只看上去像北澳袋鼬、有着长长的肥胖尾巴、刺猬般大小的有袋类动物。

在澳大利亚北部,哺乳动物的数量正在持续下降。过去20年间,科学家记录了袋鼬、袋狸和其他当地动物群的急剧减少。这些动物面临的困境是如此绝望,以至于今年7月,澳大利亚政府委派环境部职员Gregory Andrews担任该国首任濒危动物专员。目前,他正在负责设计一些阻止哺乳动物灭亡的方法。尽管解决方案尚不明确,但日益增多的证据均将矛头指向了“坏人”野猫。

两个世纪之前,欧洲人口的大量涌入将澳大利亚的动物推入了灭绝的深渊。从那以后,29种陆地动物已经灭绝,包括最著名的袋狼也在上世纪早期灭亡。其他消失的动物群有袋狸、小袋鼠等。澳大利亚遭受的损失约占过去500年间全球已灭亡哺乳动物数量的1/3。很多物种在1950年前消失,当时它们被挤出栖息地,沦为一些入侵者如野猫和欧洲赤狐的猎物。另一个入侵者是海蟾蜍。北澳袋鼬吃下这些蟾蜍后,便会死于它们分泌的毒素,这直接导致了北澳袋鼬的灭亡。

另外一些现存物种也在勉强度日:55种当地陆生哺乳动物正面临着死神的威胁,而这占到了澳大利亚所有哺乳动物的20%。查尔斯达尔文大学致力于自然保护的生物学家John Woinarski说:“当你看着这片大陆,会发现它是如此的广阔,充满大自然气息。然而,我们明显已经将它的生态过程破坏掉了。”

随着澳大利亚南部和中部的损失不断加剧,人口稀疏的北部似乎成为一个安全的避难所。那里的热带稀树草原比阿拉斯加的面积还大,横跨西澳大利亚部分地区、北领地和昆士兰,而且保留了大片完好无损的植被。更重要的是,这里并不适合赤狐生存。不过,如今这个天然的避难所已成为幻影。在上世纪80年代,当Woinarski在北领地开始他的研究时,200个陷阱一晚上能捕获到30或40只动物。而现在,捕获物经常是零。“这令人心碎。20年前还在发生的事情如今却消失殆尽。”

毫无疑问,野猫是罪魁祸首。在日前发表于《应用生态学杂志》网络版的一篇论文中,Woinarski和同事描述了他们的实验:当把野猫放到一个实验性围栏中,它们能够消灭澳大利亚热带稀树草原北部的当地物种——长毛鼠。在将一位卡卡都公园管理员捕获的野猫解剖后,Stokeld在它的胃中发现了一只黑老鼠、四只草原花尾巴鼠和两只浅褐色黄脚鼠的残留物。据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估计,在澳大利亚每天会有惊人的7500万只动物沦为约1500万只野猫的猎物。

不过,科学家怀疑是否这一切要完全归咎于野猫。1788年欧洲移民最早到达澳大利亚后不久,野猫便迅速扩散开来。塔斯马尼亚大学生态学家Chris Johnson表示,近年来哺乳动物数量才开始下降,这其中便有个问题:“为什么是现在?”

答案另有所在。欧洲移民到达前,澳大利亚土著人会烧掉一些灌木丛,开辟出小块土地或道路,为打猎和在陆地行走创造理想条件。查尔斯达尔文大学火灾生态学家Jeremy Russell-Smith介绍说,随着土著人口的减少,更严重的放火烧林留下了很多火烧痕迹,这逐渐变得稀松平常。最近,一项在澳大利亚西北部利用卫星导航跟踪开展的尚未公开的研究中,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首席科学家Sarah Legge表示,更广泛的放火烧林导致地被植物减少,很多因此暴露出来的小动物便成为野猫的猎物。

为了把野猫赶走,澳大利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其西北部金伯利地区的莫宁顿野生动物避难所实施了一项火灾管理制度,旨在保护尚未被烧掉的植被。同时,保护区工作人员会经常“剔除”一些使植被减少的野生食草动物,如牛、马、驴等。最终,仅在3年的时间里,一些栖息地内的当地啮齿类和有袋类动物数量增加了4倍。

减少野猫数量是另一项更加严峻的挑战。一种可能的方法是撒放试验性诱饵,其中含有的对氨基苯丙酮能将血流中的血红蛋白转化成高铁血红蛋白,从而无法输送氧气。去年在澳大利亚中部地区利用该诱饵开展的试验中,野猫数量下降了一半多。不过,在其他地区进行的试验并非如此顺利,可能是因为活的猎物比较丰富,野猫不太会选择诱饵,或者强降雨抑制了诱饵的吸引力。

或许很多物种最终的结局是在那些用围栏隔开、使其免于捕食者攻击的岛上或陆地“方舟”里生存下来。2003年,64只人工繁殖的北澳袋鼬在远离澳大利亚北海岸、没有海蟾蜍的两个岛上放生。参与该项目的北领地野生动物园园长Dion Wedd介绍说,10年后每座岛屿有了几千只袋鼬。当然,很多科学家将此类避难所看作是最后一招。来自国土资源管理部的生态学家Alaric Fisher表示,人们需要能在围栏之外奏效的更好方法。(闫洁)

《中国科学报》 (2014-09-17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然》:绘制人原肠前胚胎发育全景图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