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舒 来源:光明日报 发布时间:2014-7-28 10:02:01
选择字号:
人才短缺依然是制约我国天文学发展主要障碍

 

“天文学人才现在依然非常缺乏,每年天文台和各天文馆都招不够人!”在日前举办的国际天文馆学会大会上,北京天文馆馆长朱进向记者直言。在一系列天文工程和探空计划如火如荼推进的当下,人才短缺,依然是制约我国天文学发展的主要障碍之一。

专业科研与科普人才的双短缺

“当下天文学人才的匮乏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天文学专业科研机构的后备人才不足,二是天文学科普人才的严重缺乏。而后者更容易被忽视。”朱进说。

随着郭守敬望远镜、500米射电望远镜FAST等大科学装置的大规模建设和深空探测工程的不断推进,我国天文学发展的人才需求旺盛,而科研人才的缺乏也更加凸显出来。

“每年天文台等科研机构专门到我们这里要人,人才还是供不应求。”曾任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主任的陈黎教授表示,“我们每年招考的天文学本科生才20多个人,硕士和博士的数量也不多,这已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

面对科研人才培养滞后的问题,国家天文台宇宙暗物质暗能量团组首席研究员陈学雷坦言:“很多天文仪器做出来以后反而没有充分的人去做这方面的研究,人才缺乏是行业发展的现状。”

随着近年来天文科普教育在中小学中的推广,天文学教师的短缺则更为明显。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在天文教育推广较为深入的北京市西城区,全区也只拥有两名具有天文专业背景的老师,绝大部分天文课老师由地理或物理老师兼任,在个别学校,天文课程甚至由英语老师教授。

此外,朱进也表示,作为科普的主力,国内许多科技馆也存在旺盛的人才需求,“包括我们北京天文馆,这几年出现退休高峰,但想招收天文专业毕业的人才却很困难。”

存在误解,天文学教育遇“冷”

“天文学人才不足,其实还是天文学教育发展不够。”陈黎向记者表示,近五年来,全国天文学专业从4所发展到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大学等9所高校,但每年全国招生总数也只有200人左右。

招生稀少,志愿填报同样遇冷。陈黎介绍,天文学在学校里录取线普遍相对偏低,而录取考生中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的学生是从小对天文学感兴趣,以第一志愿填报的。剩下的全部靠外专业调剂。因此,在大学期间,就有一些学生选择转系;等到毕业时,更有一半以上的学生转行去了其他行业。

“这与国外综合性大学普遍设有天文学专业、天文学人才相对充足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朱进说,“历史原因肯定是有的,但整个社会对于天文学缺乏正确的认识了解则是更为重要的原因。”

“事实上,天文并不比其他任何专业更难找工作,在这点上,许多家长和学生存在误解。”朱进表示,“许多人认为天文是一个离国计民生较远的学科,在现实考量下就会选择法律、金融等热门学科,这样功利的选择,对天文学乃至整个基础学科都是巨大的打击。”

陈黎介绍,在“数理化天地生”传统六大基础学科中,天文学是目前唯一没有被列入我国中小学正式课程的学科。“考试特别是中考、高考这样的升学考试具有‘指挥棒’作用,如果天文学没有在这些必考科目内,那么在紧张的升学压力面前,学生只在自然或是地理课程里接触少量的天文学知识,他们对天文这门学科缺乏了解和兴趣,也就不难理解了。”

“我认识很多喜欢天文的孩子,但他们的喜欢是朦胧而自发的,如果他们的兴趣得不到专业老师的指导,又无法获得家长和学校的支持,这些孩子未来在天文学方面的发展很可能就被扼杀了,这对天文学发展和孩子本身都是一种损失。”朱进感慨地说。

加强天文学科普教育势在必行

近五年来,国内多家高校开始复建或新建天文学专业。陈黎认为,目前这样的体量依然不够,“面对大科学装置和空间天文这一领域急剧增加的需求,各家历史悠久、师资相对好的天文系或天文专业招生体量应当继续增加”。

此外,高校开设天文学专业需要大规模的观测设备和硬件设施,这些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此,她建议,要拓展天文学教育规模,争取更多的支持和投入同样重要。

“但是,光是高校教育资源拓展了,家长和学生依然不愿意报考的话,这一切就失去了意义。”陈黎表示,“推广天文学科普,提高社会对天文学的认识是破题的关键。”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副所长孙小淳对此表示认同:“天文学应当成为社会通识教育的一部分,它在回答人类最基本的问题,能够成为提高公众科学意识、向学生介绍科学概念和科学思维过程的最好工具。”

朱进认为,鼓励全国的中小学开设天文课,从小培养孩子们的天文兴趣,“不仅能从根本上解决天文人才需求不足的问题,对于培养中国孩子的创新思维也大有裨益”。

“我们的天文教育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但拥有全国统一的体系来推动科普教育,这其实是中国在天文教育领域的一个明显优势。”朱进表示。

“并非每一个人都要成为天文专业的学生,但每一个人都从学生时代开始了解天文却是非常必要的。”朱进说,天文学是一个发现的过程,它能够让人把目光投向宇宙,看得更远,它能给孩子更多的启发和好奇心,这种培养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当下而言有着更加深远的意义。(本报记者 杨舒)(原标题:天文学人才短缺之困)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主体工程即将开建,这俩国之重器要放大招 科学家首次精准编辑线粒体基因
美洲原住民早于欧洲人接触波利尼西亚人 实验室将迎来机器人研究员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