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修佳明 赵喜斌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时间:2014-7-14 15:43:14
选择字号:
北大封校催生黄牛党:租学生卡开黑车

修佳明 摄

正午的阳光从头顶倾泻而下,闷热依旧笼罩着京城。北京大学东侧门外,一群游客没精打采地走下空调车,排着长队等待进入校园参观。几百米的长队中,游客或举着遮阳伞或用手挡在额头。

从6月下旬开始,期末考试期间,为给学生营造更安静的复习环境,北大对校园实施封闭,除教职工和学生外,谢绝参观者进入校园。而期末考试后到8月26日前,前来参观的游客只能从东侧门一个入口处凭身份证登记进校参观,进门时间为早8时30分至11时30分和14时至17时。

然而,封校并未挡住参观者的脚步,却给黄牛党提供了生财之机。在游客最密集的东门和西门,游荡着一群以带游客进校门为业的“黄牛党”,声称可以将游客直接领进校园。他们手中过期学生证件、正规校园车证,成了一棵摇钱树。

租借过期学生卡30元一位

7月10日上午,手机中跳出北京气象台发布的高温橙色预警。北京大学东门外报刊亭旁,一个身穿白衬衣,皮肤黝黑的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身旁同伴聊着天,眼睛却从未离开四周的路人。

“进北大校园吗?带你进北大校园不用排队!”每遇到一个游客模样的路人,男子便这么懒洋洋地吆喝一句。许多游客闻声便停下脚步,询问男子如何将他们带进校门。“跟我这儿走,30元一位,我有学生卡,给你们带进去。”男子从兜里拿出一摞五颜六色的证件,像扑克牌一样摊开在手中,包含了北京大学学生教师用的校园一卡通、后勤和保卫部门的职工卡,还有在食堂用的太阳卡等。

记者表示想通过穿白衬衣的男子进入校园,男子就把这些卡都递给记者,但记者一眼发现,所有的卡都已过期。“这些卡都过期了,还能用吗?不会被门卫发现吗?”听到记者的疑问,男子瞪大眼睛高声说:“傻啊你!要跟保安说,这是门口黄牛给你的卡,他当然不让你进!你挺胸抬头过去拿着晃一下,谁管你?你要不放心,我给你找辆自行车,骑着自行车进去更没人检查你的卡了。自行车就再交押金200,一个小时10块钱,用我的卡还得再交30。保证你能进去!”

一对母女游客向男子询问如何进校参观,男子从一摞卡片中翻出一张教职工卡递给母亲,一张学生卡塞给了女儿。白衣男子一再叮嘱,两个人进门时不要一起走。进去之后到第一个十字路口等他,在那里再把钱给他。北大东门旁,母女低着头向保安所在的方向晃了晃证件,一旁的保安并没有查验。

北京大学东门地铁站D口附近,十来个年轻人也在做同样的黄牛生意。闲来无事,他们互相打趣,带人进校门的方式也都一样,价格也定在每人30元。11点左右,校门快要关闭,天气也越来越热,正是他们上午最忙的时候,每隔二十分钟左右就会带三两名游客进入校园。

800米黑车拉一人要30元

下午3点半,北大东门外。张威和妻子带着刚刚初中毕业的女儿从江西赶到北京大学,看着太阳底下长长的队伍,有些犹豫。这时候,身后忽然飘出一句:“要不要坐车进北大?”

张威试探着问了一下:“坐什么车?怎么进?”这名司机马上接话:“轿车。我开车拉你们进门,送到未名湖边上,一个人30元。” “那孩子能便宜点吗?”张威问。司机一口回绝说:“不行!三十一位,大人小孩都一样,我这又不是公交车!”

记者与张威一家以100元的价格共同拼车进入校园,一辆银灰色别克车从东门出发向北大西边行驶。“我这车今天已经进了两次东边的门了,不能再进了。得换个门,不然人家看你一辆车总进进出出的,就不好使了。”黑车司机说,他每天最多跑五六趟活儿。

灰色别克车在驶入北大西侧机动车入口前,司机从车门里掏出“北京大学车证”,摆在了车窗下面,保安看了一眼,便按动电钮,铁门开启放行。

司机并没有将张威父女三人拉到未名湖,而是放在了距离未名湖一千多米远的图书馆南门,而北大东门到图书馆南门仅仅800米,全程不超过五分钟。张威说,三个人去清华通过黄牛花了一百块钱进门费,“名校的门真难进。早在清华那边就听说,进北大找黑车都得排队。”记者观察到,近十辆黑车在东门趴活儿,不到10分钟就能拉到一个活儿,基本上马不停蹄。每拉到一个活儿,黑车司机都在挡风玻璃下摆上一张“北京大学车证”。

黑车一个门一天顶多进两次

挂着“北京大学”牌匾的北大西门古色古香,很多游客直接来到西门外,才发现连排队入校的地方都没有。

一见游客,黄牛便会围拢过来,但最受欢迎的自然是黑车。进北大的黑车在挡风玻璃下都摆放着一张白底红字的“北京大学车证”。一名黑车车主对记者说,他只有一张车证,所以“非常宝贵”,“就靠这一张纸赚你们的钱呢。”记者问可不可以花钱租他的车证,开自己的车进校门,他摇了摇头,说:“我这是正规的车证,必须我自己用才行,你用不了。”旁边的黄牛司机插话说:“说白了,我们就是刷脸进。一个门一天进两次算多了。这车证丢了,或出问题被没收了,我们也没法再办了。”

黑车司机拉活儿时,北大保安就在他们身后几米的地方。北大保卫部工作人员表示,办理北京大学车证必须持办理人的工作证以及行驶证,并交纳360元,但校外人员是无法办理的。记者注意到,两个黑车车主车证上的车牌号与实际车牌号一致,而且车证制式也与正规车证无异。

一名黑车司机透露,车证并非伪造,都是通过正规部门办理,还有一些黑车司机以前是校内服务人员。而载记者进校的灰色别克车,车证登记的车牌号与实际车牌号不符。灰色别克司机说,自己对北大“相当熟悉”,可以包车做游客的导游,包车价是260元。

“管不住黄牛封校意义何在”

12点半,北大东侧门外已经排成长龙,排队的大多是家长和孩子。在连着入口的马路北侧,伞挨着伞,在马路对面,还有很多家长领着孩子躲在树下,等着到了开门时间再过去排队。关于北大难进和要价很高的黄牛,家长们都怨声载道。

黄牛们此时却并不心急,都刚刚吃完午饭,在阴凉处坐成一排,庇荫闲谈抽烟。一个站着的黄牛说:“今天上午一个北大的都没拉到,清华跑了两次。今天保卫部大队长可别再过来了,昨天过来二十分钟,耽误不少事儿。”另一个黄牛接话说:“就算被逮着又能怎么样。出事就跑,跑两步就没事了。”

东门外竖立着醒目的标语牌:“禁止租借证件或乘坐非法运营车辆入校,违者后果自负。”记者在东门观察两天,发现许多游客在黄牛的带领下顺利进入校园,并未发现借证进校人以及相关车辆被查处。

记者就车证不符的车辆可以进入校园一事找到北大保卫部工作人员,他首先坚称:“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在记者拿出照片证据后,他说进入暑假后学校安保管理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并猜测这个车证“可能是他们假造的。”对于黑车揽客进入校园的情况,北大保卫部工作人员表示,北大校园外的黑车主要由相关执法部门负责,而他们则主要负责北大校园内部治安。

北大校内一名在暑假留校在实验室值班的博士生对学校封校和黄牛猖獗表示无奈:“北大封校不像是世界名校所为,而且封校后,还是有黄牛能随便进出。咱学校又没办法回到奥运会之前那样,学校里随便让人参观,总之现在只是便宜了那些黄牛。”

“大学封校的做法本就不妥,封校又不管理这些黄牛,通过他们同样可以进去,那封校的意义何在?”一名家长看到几百米的长队与黄牛的猖獗后,在校门前留影后便带着孩子转身离开。(原标题:《租学生卡开黑车进校门 每名游客30元 北大封校催生的黄牛生意》)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资讯 相关论文

图片资讯
欧太空望远镜开启系外行星研究新时代 儿童肾癌始于胚胎时期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更多
 
一周资讯排行 一周资讯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