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沈春蕾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6-16 8:20:30
选择字号:
实验告诉你,行为背后的秘密
探访中科院心理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

西方人对不吉祥数字13很忌讳。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本报记者 沈春蕾

中国人对吉祥数字8很着迷,而西方人对不吉祥数字13又很忌讳;在字符串“花生长”中,中间的汉字“生”既可以和左侧汉字组成“花生”,也可以和右侧汉字组成“生长”;曾经的荣耀会影响到我们现在的幸福感吗?

人们的这些行为背后存在怎样的心理基础?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将告诉你答案。

近日,记者探访了心理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这里的科研人员向记者介绍了他们最新的几组实验。这些实验能告诉你,科学家们是如何阐释、预测和调控人的行为的。

破解迷信之谜

环顾我们所处的世界,许多人相信某些迷信现象是真实可信的,绝大部分人又意识到这些迷信现象在大多数情况下是不灵验的。

在科学高度发展的今天,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不太靠谱的“迷信”观念会如此根深蒂固?难不成大脑内有支撑其存在的神经基础?

有研究者指出,迷信可以被界定为关于外界真实世界与超自然现象之间的“错误”连接。事实上迷信行为并非全无任何意义,也有研究者指出,迷信是自适应策略进化的副产品。

然而,迄今为止,对迷信研究的影像研究还未见于世。为此,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李纾研究组的研究人员尝试借助功能脑成像技术,直接检验迷信观念是否真的会驻足于我们人类的大脑。

研究人员设计了两类选项:“价钱便宜不含吉祥数的宴会日期”和“价钱昂贵含吉祥数的宴会日期”,分别表示看得见的金钱动机和看不见的迷信观念,并将这二择一的选项置于两种不同的情境之中:“结婚喜宴”和“朋友聚会”情境。

首先被试(接受心理学实验或者测试的对象)需要想象一个情境,假设其要办结婚喜宴,现有一家酒店有两个时间段可以满足要承办12桌结婚喜宴的要求,该酒店根据承办婚宴的时间不同,价格也不同,但菜色质量是完全一样的。

例如9月9日举办婚宴每桌价格2000元人民币,9月7日举办婚宴每桌价格是1000元人民币。此外,被试所想象的另一种情境是假设其要办朋友聚会时所面对的同样选项。

研究人员对结果的推测:吉祥数字应该在有吉祥需求的条件(婚宴)下起作用,在无吉祥需求的条件(朋友聚会)下不起作用;相比之下,低廉价钱应该在无吉祥需求的条件(朋友聚会)下起作用,在有吉祥需求的条件(婚宴)下不起作用。

研究结果显示:人们宁可牺牲真实、可见的金钱去换取虚假、不可见的吉祥;这虚假、不可见的东西,确有坚实的神经基础。

因此,研究人员推测,面对选择时,被试是在已知的金钱成本和潜在的“吉祥”收益之间做权衡。当其最终选择吉祥日期——做出迷信行为时,是理性思维受到了压抑的结果。

切分汉语文本

在汉语文本中,词汇与词汇之间没有空格,词汇的切分问题,即读者如何将连续的汉字切分成不同的词汇,是理解汉语文本加工机制的重要研究内容。

汉语文本切分的难点之一在于存在大量的重叠歧义词,即句子中一串字中间的一个汉字可以分别和左右两侧的汉字组成词汇。

为此,心理所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李兴珊研究组创造性地以重叠歧义词为切入点,通过三个实验区分了汉语阅读中词切分的三种可能假设:左侧优势假设、独立加工假设以及竞争假设。

实验一主要探讨汉语词汇切分是否遵循绝对“左侧优势假设”,即是否只有左侧词汇能够竞争获胜。该实验采用中间汉字是多音字的重叠歧义词,并操纵左右两边的词汇频率,一个是高频词,另一个是低频词,要求参与实验的大学生报告中间汉字的发音。

结果发现读者倾向于报告该汉字在高频词下的发音,不管这个高频词在左边还是在右边。因此,实验一否定了绝对的左侧优势假设,表明右侧词汇也能在竞争中获胜。

实验二在正常句子阅读条件下,探讨中文词汇切分是否遵循“独立加工假设”,即左右两侧的词汇是否独立加工、互不影响。实验结果发现,左侧词汇的注视时间受重叠歧义词右侧的词汇频率的影响,表明左右两侧词汇的加工并不是相互独立的。

实验三在正常句子阅读条件下,同时检验三种假设,发现重叠歧义词左右两侧词汇存在竞争关系,高频词更容易竞争获胜,不管该高频词汇在左侧还是在右侧。

上述实验支持“竞争假设”,说明了在重叠歧义词加工过程中,存在词汇竞争的切分机制,不管该词在左边还是右边,如果激活足够强,将会在竞争中优先胜出。

主观幸福感来源

中国素有“好汉不提当年勇”的说法,即真正的英雄不沉浸在过去的成功荣耀之中。那么,旧时辉煌、过去的荣耀对我们有着怎样的影响作用呢?

行为科学重点实验室研究员蔡华俭参与设计了两个实验显示,人们对旧时辉煌的联想和回忆,能够提升东方文化下个体现在的主观幸福感。

实验一的被试者是48名欧裔美国人和30名亚裔美国人。78名被试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被试者要求对现在的自己作出评价(“我目前是幸福的”),另一组被试者被要求对过去的自己作出评价(“我曾经是幸福的”),并对被试者的主观幸福感、生活满意度、自尊水平进行了测量。

实验二的被试者是148名欧裔美国人和81名亚裔美国人,实验采用2乘2的被试间设计。

实验者通过操纵问题设置、背景信息等,使得一组被试者认为与大部分人相比,自己拥有的朋友少、社会关系不发达,另一组被试者则认为与大部分人相比,自己有更多的朋友、更发达的社交关系网。

研究结果表明:对于亚裔美国人,曾经的辉煌和当下的成功都能够增强当下的幸福感;但是对于欧洲裔美国人,只有当下而非曾经的辉煌能增强当下的幸福感。

可见,过去的成就仅对于东方文化下的个体的主观幸福感水平有重要影响,能够提升和促进个体当前的主观幸福感,这样的发现对于提升主观幸福感实践有重要指导意义。

《中国科学报》 (2014-06-16 第8版 平台)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方法描摹艾滋病病毒含糖屏障 科研人员研发出污水处理新材料
冷冻电镜技术突破原子分辨率障碍 机器人协同作画 群体控制造出电子艺术家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