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秦斌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4-5-11 9:28:14
选择字号:
金沙江“抢救式”开采 更多污染源入江

 

2014年4月13日,因民镇田坝村,白色的尾矿水直接进入金沙江主河道中。

2014年4月12日,因民镇田坝村,一村民展示金沙江的水。

2014年4月12日,田坝村,一选矿厂直接将废矿渣沿着河道山坡倾倒。

2014年4月13日,东川落雪镇土洞村附近,一只牛在尾矿水流经的草地上寻找青草。

2014年4月11日,金沙江岸边,一人在用山上的泉水做饭。金沙江水他们是不食用的。

2014年4月14日,东川小江和清水河交汇处已现清澈,来自自然大学的张海燕志愿者测量重金属含量。

2013年3月20日,云南昆明东川拖布卡格勒村村民来到被尾矿污染的小江挑水。后经过一年治理,小江已现清澈。资料图片

自去年东川“牛奶”河事件之后,当地政府对境内企业进行了整顿,经过整改的小江现已呈现清亮。“牛奶”河处于金沙江流域所在的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一年后,记者沿金沙江下游一线考察。从宜宾沿金沙江河逆流而上,环境问题依旧揪心。

采矿厂偷排 “牛奶”暗沟呈现

东川区因民镇田坝村的金沙江边,大片的白色沉淀物堆积在江边,看去像片白色的沙滩,与沙滩不同的是“沙子”会散发出刺鼻的味道。村民老张从金沙江边打来了一瓶白色黏稠的液体说:村子里的采矿厂会偷偷将尾矿水排入江中,在河边种植的农作物已经无法取水灌溉。在采矿厂与金沙江岸边,清晰可见一条牛奶色的小河沟延伸至河里,村民说,这些白色小河沟就是排污水留下的痕迹。

在因民镇落角村,村民老段指着江边被尾矿泥石流埋没的农田说:“如今没了土地,没了生活来源,一想就有些亏。”2013年江边20户村民40亩地被当地采矿厂排出的尾矿渣泥石流埋没,矿厂给了每亩地3000元的补偿,土地租期30年。

4月24日,记者从东川区环保局获悉,因民冶金公司因存在偷排、漏排选矿废水的违法行为,被东川区环保局罚款50万元。

在邵通市巧家县的茂租乡附近,有一条三股水流汇成的“瀑布”,实际这是一个选矿废水排污口,它处在溪洛渡水库库尾,上游衔接白鹤滩水电站。这些沿河倾倒的尾矿会随着滑坡或泥石流直接进入金沙江中。地质专家杨勇表示,这些带有重金属的尾矿因水库造成的水不流动,最终污染会一直沉淀在水下,偷排越多,污染也就越多。

而此时下游小南海附近的农民正用着上游流下的水浇灌和洗漱着河岸上种植的农作物商品。

“抢救式”开采 水治理更困难

东川铜矿是有百多年开采历史的老矿区,已经演变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泥石流泛滥区,其中因民、落雪矿区位于金沙江右岸破碎的山体,经过多年的无序开采,形成了多水平的采空区和地质灾害多发隐患,仅因民矿面向金沙江河谷一侧就分布着数亿立方米的地质危岩,欲崩山体下游是白鹤滩库区。在地质学家杨勇看来,最触目惊心的是,由于水电开发,沿途矿厂“抢救式”的开采所造成的污染更大。所谓“抢救式”开采,是指在水库蓄水之前,将水位线下的矿石抢挖出来。随着白鹤滩水库的蓄水,将有更多的污染源进入金沙江,水治理又面临进一步的挑战。

小江已清澈 重金属仍超标

东川区安监局黄局长介绍,去年经媒体曝光之后,政府对小江流域的45家选矿企业整改,28家停产,17家生产。8企业被起诉污染环境罪。

东川区政府提出:2014年7月30日前,选矿企业必须建设满足生产要求的尾矿设施,如果企业对建尾矿坝没有实质性进展将永远关停。

过去的东川“牛奶”河现已经清水流淌。在小江河滩上种黄瓜的老张不这样认为,他说,到了晚上河里还是会有刺鼻的气味。这里产的黄瓜基本上全部外售,自家不吃。来自自然大学的重金属测量志愿者张海燕对小江沿岸土壤重金属进行测量,仪器显示重金属砷超出正常标准。

□新京报记者 秦斌 摄影报道 (原标题《生病的金沙江》)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数据赋能农业智慧大脑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