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璐晶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发布时间:2014-3-18 9:42:41
选择字号:
天津大学校长:4%的教育经费还远远不够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肖翊摄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积极稳妥改革考试招生制度。高考事关每个家庭、牵动人心。高考改革有无具体时间表?能否改变一考定终身的现状?
 
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独家专访时表示,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但是不能操之过急,出现一点失误,会影响到一代人的教育。
 
“分数决定一切”是高考最大的弊端
 
《中国经济周刊》:高考改革有无具体时间表?能否改变“一考定终身”的现状?
 
李家俊:招生考试确实是整个教育的指挥棒,尤其是高考,牵动着千家万户,牵动着全社会,涉及到整个人才培养的大制度。现在的高考制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公平的,所谓的公平是在人才选拔的过程中,在没有更好的人才选拔办法的时候,只有分数最公平,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但是,由于分数成为唯一的人才选拔的衡量标准,衍生出了很多问题。
 
分数决定一切,一考定终身,这是高考最大的一个弊端。高考改革围绕着解决这个弊端入手,关于招生考试制度改革,教育部已经做了明确的部署,今年就会有很大的动作,各个省和各个地区也都在研究自己的方案。
 
高考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思路是清楚的,但是要慎重对待高考的改革,因为这么大的政策,有时候操之过急,出现一点失误,可能会影响到整整一代人。因为高考不是一场考试那么简单,从高一开始,教材、课程体系和最后的考试是有一个衔接的,不是说改就能改的。但是我认为教育部现在提出的大的原则和政府工作报告中的方向是正确的。
 
《中国经济周刊》:对于“自主招生、外语一年多考” 等高考改革方式,您有怎样的看法?
 
李家俊:对学校来说,我们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综合评价一个学生的潜力,分数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但是还有其他方面,包括社会责任心。立德树人是教育的第一根本任务。立德树人在平时考试中是考不出来的,孩子的社会责任心的问题、道德方面的表现考试反映不出来。所以,这也是我们要改革的一个方向。
 
政府应该均衡义务教育资源
 
《中国经济周刊》:高考还经常被人诟病的一个问题就是地区间的差异。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分数线低、好学校多,这成为外地家长和考生的心病。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李家俊:教育的均衡化主要是指义务教育阶段,对于大学阶段,不要轻易讲均衡不均衡的问题。义务教育阶段,我们国家有义务教育法,国家有义务对所有的公民提供最好的基础教育。但是,我国整个义务教育阶段,教育资源是不均衡的,教育质量是不均衡的,不同的地区,甚至是相同地区的不同学校,学生能够享受到的教育质量也不相等。政府现在最大、最重要任务,是提高义务教育阶段的均衡发展问题,提供最高质量的义务教育,这是我们教育均衡化的重点。而对于高校来说,不能简单拿均衡和平等来谈高校的发展,因为高校本身是要分出层次的。
 
建议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学分互认
 
《中国经济周刊》: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加快构建以就业为导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您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有怎样的见解?
 
李家俊:以就业为导向的职业教育方向很正确,在高等教育阶段,需要跟职业有关的教育,满足就业市场。如果职业教育阶段和其他的高等教育阶段学分可以互认,会给很多人才提供更多的机会。比如学生上了职业教育的学校,技能做得很好,突然发现我可能适合做研究,将来也可以上研究生,就给他一个机会。但是,要防止一个倾向,就是所有的职业学校都希望它的学生能考上研究生,能够和普通学校去对接,这就又跑偏了,(因为)职业教育就是比较高的职业技能学校,就是以就业为导向的。
 
《中国经济周刊》:近年来,一方面,大学毕业生频频遭遇“最难就业季”;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的学生加入考研大军。您认为我国的研究生教育是否饱和?
 
李家俊:我们国家高等教育和研究生教育并不是处于饱和状态,现在就业市场的问题,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时候的必然,高等教育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适应和匹配。现在并不是教育过剩、高校过多的问题,而是我国高等教育和经济社会的发展不相适应和匹配的问题。
 
我国高等学校的毛入学率才刚刚达到30%,但发达国家早就超过50%、60%,甚至70%,只要公民想上学就有机会上,但有许多时候恰恰是因为公民自己不想上了。这些国家各个层次的教育都办得很好,比如德国的职业教育、法国的工程师教育等。
 
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4%的比例还远远不够
 
《中国经济周刊》:2012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您觉得这个比例还有无提高的可能?
 
李家俊:我觉得4%是历史性的、了不起的进步,应该看到这几年国家和各级政府在教育上的投入越来越多。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和发达国家甚至和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比如和印度比,我国的教育经费所占比例还不是很高。
 
实际上,教育还有许多薄弱环节,应该政府管的部分还没有管好,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完全是政府的责任,还有那么多的薄弱校、那么多的贫困校,有的老师愿意去贫困地区教书,有的孩子要跑很远去上学。所以说,我们的投入还是远远不够的。
 
(本刊记者贾雪对本文亦有贡献)

(原标题:《全国人大代表、天津大学校长李家俊:【两会聚焦】高考改革不能操之过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