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2/4 14:03:30
选择字号:
统计学家直面埃博拉

Hans Rosling 图片来源:DANIEL VAN MOLL/LAIF

Hans Rosling是世界卫生界的名人,瑞典卡罗林斯卡研究院全球健康部门前主任,其引人入胜的演讲让他成为TED演讲明星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常客。但从10月20日开始,他就占据了利比里亚健康和社会福利部的319房间,并与该国埃博拉疫情监控总指挥Luke Bawo一起工作。Rosling的工作是帮助该部摸清这场有记录以来最大规模的埃博拉病毒暴发。

Rosling与这里没有任何从属关系,他表示这让他能够保持独立。“他只是走进办公室,并介绍了自己。”Bawo说。

他为没能早点过来而感到抱歉。埃博拉病毒在3月从几内亚传播到利比里亚,然后向南扩散到蒙罗维亚(利比里亚首都)。医院被关闭,埃博拉治疗中心已经饱和。“我想,埃博拉暴发可能会停在本地。”Rosling说,“我只是不够聪明。”他还觉得自己已经太老了,无法在治疗中心工作。

当发现10月的流行病曲线在塞拉利昂上升,而在利比里亚下降时,他感到疑惑,并决定直接找出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取消了讲座,并联系了利比里亚政府。“我不是病毒学家,也不是临床医生。但我有在非洲贫困地区调查流行病蔓延趋势的丰富经验。”他说。

25年前,他曾面对过似乎比埃博拉更令人恐慌的威胁。1981年8月,Rosling在莫桑比克北部担任地方卫生官员,当时,30位妇女和儿童的双腿出现麻痹。“我有一本神经学巨著,但他们的症状没有出现在里面。”Rosling说。而几周之前,一架南非潜水艇曾被发现出没于附近的海湾。“这非常可能是生物战。”

然后他回到家里,告诉妻子带着孩子去安全的地方。在接下来的48小时里,Rosling都没有睡。“当你面对一种可能传染的疾病时,你98%的智力能力都被阻塞了。你变得非常害怕,担心自己会死、会变成残废以及思念自己的孩子。”2周后,细菌被清除。

这段经历让Rosling能够冷静地面对健康危机,并能敏锐觉察出在世界贫困地区如何应对疾病。在到达蒙罗维亚后不久,他就确信利比里亚疫情真的在减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行为改变降低了传染风险。(张章)

《中国科学报》 (2014-12-04 第3版 国际)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4/12/6 16:10:18 boyc
没提到统计学家做了什么
2014/12/5 13:29:54 eastHL2008
这张照片,让人们看到了——黑人一样可霸气外露,黑人不是白人的跟班。
这让人不由联想起一些白人轻视的“蝗虫堟家”。
白人向这些无脊椎动物丢个眼色,他们无脊椎动物立刻就去捉“小蝗虫”,然后,遵照白主子指示,喂食转基因,看看小蝗虫们死不死的了。
没死,谄媚的向白主子报告:
报告“洋太君”,经过小蝗虫的试验,没死,证明转基因是安全的,是可以放心吃,还是白大人高见。
于是,无脊椎蝗虫,为国际奸商占领中国农业领域,吹喇叭抬轿子,鸣锣开道了。
始终,是个喽啰的角色。
咋连照片上的这个黑人的气概都没有呢?!
目前已有2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窥探海洋微生物的世界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失重或让宇航员血液倒流 中国科学家首次提出铁蛋白药物载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