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德华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1/17 17:32:25
选择字号:
王德华:“浮躁”与“习惯了”

 

■王德华

浮躁

一次与学生交流,学生以为自己做得不好,连忙反省说自己“太浮躁了”。

我说:“不是浮躁,还达不到浮躁。即使是浮躁,也是最低级的浮躁。”

学生更有些困惑了——怎么连浮躁的资格都没有?

我告诉他:“不要人云亦云,当今社会你埋怨浮躁,他埋怨浮躁,都在抱怨浮躁。”

浮躁,是与功利相连的。浮躁,往往有很功利的目标。不求质量,不求底蕴,不求积累,不求厚重,只求短平快,立竿见影。功利性、功利化,在科研和教育上是不可以有的。功利化的科研,功利化的教育,一定会酿成大问题的。但是,我说浮躁在短期内是“见效”的,是有“成就感”的。

学生更加郁闷了——汗流了,苦吃了,时间搭进去了,被课题组里的这规定、那规定折腾得够呛,论文没有发表,实验数据一大堆,没有成就感,没有愉悦感,到头来连浮躁的资格都没有了,甚至连浮躁都“算不上”了,那么问题在哪里呢?

我告诉他,没有任何问题,但问题又确实很大。大环境与我们的科研团队的要求出现了偏差,个人的心理需求与实际行动出现了偏差。我们训练的要求是按部就班、循序渐进,打好基础为了未来(不以论文为唯一目标)。由于现实中获得学位有发表论文的要求,你们总想早点发篇论文,解决现实需求,然后才能静心读点书、做点事。这样心理上就矛盾了,合力就在变小,甚至会相互抵消。长此以往,结果往往会很糟糕——不但论文发表不顺利,探索性的实验也会受到影响。

这个尴尬局面也让我困惑了很久了。我有时候会放纵地想:“干脆一起浮躁吧!”这样学生们会很快有篇论文发表,按时毕业,获得学位,皆大欢喜。但是,真能皆大欢喜吗?

或者干脆一意孤行,坚持自己的教育理念,把能力和素质培养放在第一位,这样可能会导致一些学生不能正常毕业,但真正喜欢学问的学生一定是受益的。可是现实允许这样做吗?

所谓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真是太难。有一天想写篇文章,题目拟好了:“导师一认真,学生就被耽误了”,但思绪纷乱,终究没有成文。一认真,烦恼就来了。同样是活在一个矛盾重重的时代,再走走看吧。

“习惯了”

不久前,央视边疆行节目有一集里讲述了中国北方森林里一位护林员的故事。他一个人在随风晃荡的瞭望塔上,一待就是十几年。火灾高发的危险季里,还需要住在瞭望塔里。可以想象,一个人在几乎与人间隔绝的瞭望塔上,连收音机都没有,荒无人烟,日日夜夜,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日子?该是什么样的一种心境?

当主持人问年纪已不小的护林员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时候,他想了一会儿,说:“习惯了。”停了停,又补充说:“开始也不习惯。”我不敢想象的寂寞、孤独,甚至还会有恐惧,就是通过“习惯了”的方式而坚持了下来。听着有点鼻子酸。

后来,在一次小型学术会议的午餐上,有学生说起最近的实验太忙,有点吃不消,情绪开始波动,影响睡眠。旁边一位当了妈妈的学生插话,淡淡地说:“习惯了就好了。”见我的眼神里有疑问,“妈妈学生”说:“真的。开始我也是感觉很累的,加上着急,身体上累,心也累。慢慢就好了,习惯了,现在不感觉累了。”同样是让人听了鼻子酸的话。

有些事情,必须“习惯”,这是一个适应熟悉的过程,一个认识过程。

有些事情,则不是必须“习惯”,可是怎么就习惯了呢?为什么渐渐就习惯了呢?

“习惯了”,有时候听着是一种安慰,有时候听着则是一种心酸。

(作者系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

《中国科学报》 (2014-11-17 第7版 窗口)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2014/11/20 17:38:12 yannacui
回头想想吃过的苦,或者是别人眼里的苦,都能熬过去,就是身在其中是的“习惯了”让大家坚持下来了。“习惯了”正如作者所说,有时候听起来心酸,但是,心酸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必备滋味呐,有苦就有甜,很多成绩都是苦尽甘来的。
2014/11/20 14:29:10 qingqing83
习惯了,麻木了,就好了。
2014/11/19 10:25:08 greenapple123
太真实了,写出了一个在职博士妈妈的心声!
2014/11/19 8:59:38 anliangwang
嗯,写得好。就如每个人都渴望爱情,但发展成有“质量的”婚姻,还是要从浮华转变成习惯的。
2014/11/18 19:40:51 damimihuhu
很心酸!
目前已有6条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科学家研制出“活砖头”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