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4-1-23 8:54:28
选择字号:
中国科学报:西部高校拿什么留住人才

 
西部高校所处地区经济欠发达、待遇上不去,是导致人才流失非常严重的因素之一。要想真正留住人才,需要的是高校自身苦练内功,在制度和环境层面给这些人才以稳定的保障。
 
■本报记者 陈彬
 
“过去10年,兰州大学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办一所同样水平的大学!”这是几年前的一次全国两会上,某西部高校人大代表的一番抱怨。这些年来,每每提及西部高校人才流失,这句话总会被人挂在嘴边。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句话形象地表现了西部高校对人才流失的无奈与焦虑。但就在2014年初,教育部的一纸通告或许能让这些高校焦虑的心情获得一些缓解。在这份《关于进一步加强和规范高校人才引进工作的若干意见》中,教育部明确提出:禁止东部高校到中西部高校招聘长江学者。
 
然而,争论也由此而起。在人们纷纷议论行政命令是否限制了人才的正常流动,简单的一禁了之是否“治标不治本”的同时,另一个问题更值得人们深思:留住西部人才,我们靠什么?
 
一道“恰逢其时”的禁令?
 
无论人们对教育部颁布的这一意见有着怎样的解读和评论,事实是不容忽视的——西部高校的人才流失现象一直存在。
 
“西部高校大量的人才流失现象是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开始的。”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西南交通大学高教研究所所长闫月勤表示,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经济发展导致东西部的经济差距日益加大,而这种差距导致了西部高校人才的“孔雀东南飞”。
 
一份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自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前5年,西部人才流出量是流入量的两倍以上,其中中青年骨干人才外流尤为严重。仅青海省调走或者自动离开青海的科技人员估计就在5万人以上,新疆调往内地的专业技术人员也高达两万多人。
 
在闫月勤看来,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末,西部高校人才流失现象达到一个“高潮”。此后,东部地区对西部一般人才的需求逐渐放缓,取而代之的是向海外人才市场和高端人才市场的开拓,这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西部高校的压力,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给西部高校带来了新挑战。
 
“时至今日,伴随着国内高端人才市场急速扩大,东部高校的人才‘原始积累’已经完成。他们不再关注西部高校的一般教师和科技人员,但以长江学者为代表的高端人才依然是东部高校‘引援’的重点目标。从这个角度上说,此次教育部针对长江学者的禁令,在时间上非常恰当。”闫月勤说。
 
对这种说法,有学者表示赞同。在记者采访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高校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很多针对这项措施的争议,并没有真正理解意见的内涵。“教育部的意见并不是全面禁止中西部人才交流,仅仅是针对长江学者,对西部高校作了一定保护。偌大的西部地区,究竟还有几个长江学者?为西部留住这些宝贵人才,有何不妥?”
 
保护还是“挖坑”
 
对于强留长江学者,有人觉得理所当然,也有人觉得“不妥”。
 
就在该意见公布后不久,网络上便出现了一种声音,即对于西部高校长远的人才战略来说,该意见不但不会起到保护作用,反而挖了一个大“坑”。
 
“试想,如果没有这一政策,即使有高端人才怀有将西部高校作为未来‘东进’跳板的心思,毕竟还会在西部‘忍’几年。但该政策出台后,深知一进西部便不得脱身的高端人才,还有谁敢踏进这些学校的大门?”在网络上,一位教师如此留言。
 
闫月勤坦言,这样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虽然政策的出台恰逢其时,但靠行政命令约束人才的方式本身,的确值得商榷。这也是目前公众对该项政策争议最大的一点。
 
事实上,在我国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中已经明确指出,对中西部高校聘任的长江学者,实行倾斜政策;教育部“创新团队发展计划”,对中西部高校聘任长江学者组建的团队予以优先支持。但此处的“倾斜”与“支持”,主要体现在政策性激励上,而非强制执行。
 
“不能说禁止人才流动对西部高校没有帮助,但要想真正留住人才,需要的是高校自身苦练内功,在制度和环境层面给这些人才以稳定的保障,单靠一纸禁令能够起多大作用,这其实很难说。”采访中,西南交通大学CAD工程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孙林夫表示,在这一问题上,之前鼓励性政策和“软性”倡导,比强制的限制政策更容易被接受。“关键还是想方设法弥补中西部的差距,只要差距变小了,在哪里工作还有那么重要吗?”
 
那么,中西部高校的差距又在何处呢?
 
经济为主还是环境至上
 
洪晓光(化名)在西部某高校担任学院院长。同时,他也是东部某知名高校的讲席教授组成员。在东西部高校间的长期奔波,让他对两地高校之间的差别有更深的体会。
 
“对于高端人才而言,最看重的其实还是小环境的优劣。换言之,其所在地是否能够为他提供一个相对稳定的科研环境和相对完善的制度保证。”洪晓光说,在这方面西部高校确实有所欠缺。
 
应该说,洪晓光的观点代表了很多人的意见。
 
不久前,苏州大学的相关工作人员在西南交大作了一场关于该校人才政策的报告。听完报告,孙林夫感慨良多:“对于人才的重要性,东西部高校都有很深的理解。但除此之外,东部高校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制度。在这方面,西部高校常常处于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他们希望能改善高端人才的工作环境,但不知从何入手。”
 
有人将高端人才的流失归结于缺乏制度保障,但有人则更倾向于将其归结于经济条件的限制。比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科院院士、兰州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教授涂永强便曾直言,西部高校所处地区经济欠发达、待遇上不去,是导致人才流失非常严重的因素之一。
 
“我们需要注意一个细节。”采访中,闫月勤表示,目前在西部高校工作的教师和科研人员,有相当一部分从小便生长在西部。他们之所以选择留在西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一种对故土的热爱和留恋,这些人如果最终选择离开,相信经济原因是一个重要因素。
 
对此,涂永强认为,要解决人才待遇问题,国家最好能够采取差别工资制度,西部越艰苦的地方越应该获得更多的投入和支持,老师也应该获得更高的工资待遇。但目前的情况恰恰相反,条件越艰苦反而获得的支持越少,这样的激励机制很难留住人才。
 
涂永强的这一建议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但经济因素是否是阻碍高端人才留在西部的主要原因,却还存在争议。曾有调查显示,西部高校尽管经济实力有限,但为高端人才提供的物质待遇与东部高校差别并不大。然而有限的经济实力难免顾此失彼,其结果是不仅人才没有留住,反而破坏了校内管理规则,引发了不同人群的心理失衡。最终,引进的人才没有稳住,反而进一步加剧了人才流失。
 
“应该说,环境问题和待遇问题在西部高校都是存在的,对于一般的高校教师和科技人员而言,经济因素可能会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因素;而高端人才在经济方面考虑得要相对少一些,他们更看重小环境的优劣,关心自己是否能够安心地开展自己的事业。高校需要根据自身发展的需要,调整这两者的关系。”洪晓光说。
 
长江学者真的那么重要?
 
采访中,闫月勤坦言,除去中西部高校与东部高校存在的差距外,目前国内高校在人才评价上的偏差,也导致了西部高校顶尖人才的流失。
 
“我们有些太过于看重所谓顶尖人才在高校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了。在对各高校的评价标准上,也过于重视顶尖人才的权重,这其实是一种功利化的表现。”闫月勤说,顶尖人才在高校中当然起着重要作用,但支撑一所学校持续发展的最重要动力还在于最“大众化”的普通教职工,过分倚重顶尖人才很容易造成学校发展的失衡。
 
在人才交流方面,闫月勤表示,东西部高校普遍化的功利人才观,导致顶尖人才成为各校争夺的“香饽饽”,而在“硬实力”的比拼中,软硬件俱佳的东部高校无疑更具吸引力;另一方面,西部高校过分看重顶尖人才,常常导致科研和学术资源过分集中,使得大多数教师和科研人员缺乏足够的课题和良好的科研条件。
 
“当老师们觉得科研无望时,也就更容易将注意力转向谋求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而这样的工作在东部地区无疑更容易找到。于是,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即在不正确的人才观趋势下,无论对于顶尖人才还是一般教师而言,东部高校都更具吸引力。”闫月勤说。
 
对此,孙林夫坦言,在高校的科研工作中,除了要探索最尖端科研,更重要的是如何“接地气”,谋求与当地经济发展的紧密结合。“在这种情况下,一个高水平的‘外来和尚’是不是真的要比本土科研人员更具竞争性,这其实是值得考虑的。”孙林夫说,毕竟科研并不是闭门造车就能够做得好的,还需要了解周边的社会环境、制度因素乃至于风土人情。在这些方面,本土科研人员无疑更具优势。
 
“东部高校需要全方位地看待这一问题,在人才引进上慎之又慎,这既是对学校发展的负责,也是对人才的尊重。”孙林夫说。
 
《中国科学报》 (2014-01-23 第5版 大学周刊)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