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孙爱民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9-30 9:28:51
选择字号:
一支从事朝阳事业的夕阳队伍
中科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纪实

 
陈贺能教授在课堂上与学生互动
 
孙爱民摄
 
■本报记者 孙爱民
 
凝视着手里的中国科学院院徽,12岁的张迅琪将它高高地擎在手中,周围的同学喊着、跳着,一定要一睹为快。
 
就在两个小时前,这群位于西部的小学生还不知道中科院是个什么机构,科学在这些瘦弱的孩子脑海中还仅限于书本上的简单知识,他们对科学家的印象也只是模糊的“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做实验的牛人”。
 
9月27日,一场两个小时的科普讲座将这些位于甘肃省白银市偏远地区的学生,带进了一场美轮美奂的科学之旅。引导这次旅行的,正是中科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
 
“有1%种子成才,我们就知足了”
 
1万多场科普演讲,听众达400多万人。
 
一个成立之初只有几个人的科普团队,十几年来竟然“撒下这么多的科学种子”。78岁的演讲团团长钟琪在总结该团成立16年的成绩时,对这两个数字没有丝毫的惊讶,“这都是我们一批一批的老科学家一堂课一堂课积累下来的。”
 
1997年,退休不久的钟琪在中科院机关与时任中科院副院长陈宜瑜进行了一次谈话。谈话中,同时担任中科院科普领导小组组长的陈宜瑜邀请钟琪“搞一搞科普”。
 
而正是这次简短的谈话,开启了中科院老科学家科普演讲团的全国旅程。
 
“我们演讲团从成立到现在一直秉承一个宗旨,那就是通过富含科学性、浅显易懂的科普讲座,让听众接近科学、了解科学。”谈起演讲团的历史,上了一天课的钟琪立刻来了精神。
 
这天已是到达白银市的第四天。每天两节课,让这个平均年龄达70岁的演讲团略显疲惫。
 
“我们就像在播撒科学的种子,如果有1%的受众能够通过讲座有所启发,或踏上探寻科学的道路,或找到自己成才的方向,我们就知足了。”钟琪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比演员明星还火”
 
中午12点,讲了一上午课的郭曰方告别白银六中的师生,回到演讲团下榻的酒店。一见到他的“老哥们”,郭曰方便开始“抱怨”:“学生们太热情了,一说下课,‘哄’地一下子全拥过来,要提问、要签名,连我的杯子也‘壮烈牺牲’了,还弄了一身的水。”
 
郭曰方一边抖弄着衣服,一边走向等待多时的十几位老科学家讲述着刚才发生的状况,自豪与喜悦之情挂在他的眉宇间。
 
这是此次白银之行的第一站,学生们对科学知识的渴望让这些来自中科院、高校的老科学家们另眼相看。
 
“没想到西部的孩子们知识面这么广,课上互动的场面一点也不比北京的学生差。”中科院地球物理研究所原所长徐文耀告诉记者。
 
下课后,徐文耀被一群小学生“堵”在校长办公室,争着要签名合影。在签了几十个名字后,学生们越聚越多。
 
“在校长的解救下我才得以脱身,有时间准备下午的课程。”徐文耀说,“那场面,比演员明星还火。”
 
钟琪也有同样的感受。一个听过演讲团讲座的西部孩子曾给钟琪来信:“西部的经济虽然落后,但我们的求知欲一点都不落后,欢迎你们再来再来再来!”
 
选团员严过选女婿
 
成立16年来,拥有40多名团员的演讲团已经走过全国32个省、自治区与直辖市。“除了台湾与香港还没有邀请我们外,其他地方我们都走过了。”钟琪告诉记者,“很多地方都是‘回头客’,多次邀请我们去。”
 
如何保证科普讲座的质量?“选好人,才能打造精品品牌。”担任团长十多年的钟琪告诉记者。
 
从成立之初,演讲团就制定了一套保证课程质量的方法:科学家们必须经过考核严格的试讲,再经过反复修改、调整之后才有进团资格;讲课内容、讲课方式不达标者不会得到入团资格。
 
十多年来,先后有100多位专家入团试讲,而成功入围者只有40多位,被淘汰、被拒绝的不乏国内相关研究领域的顶级专家、研究所所长。
 
“整个试讲、选拔过程比选女婿还要严格。”演讲团团员告诉记者。
 
“科普看起来容易,但操作起来不亚于科学研究,很多做科研一流的科学家未必能给中小学生讲一堂生动的科普课。”钟琪表示,“我们是一支从事朝阳事业的夕阳队伍,必须保证队伍的高质量才能播撒更多的科学种子。”
 
《中国科学报》 (2013-09-30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