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章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9-11 8:32:44
选择字号:
基因测序新生儿面临有效性及伦理双重考验

父母也不知道他们为自己、孩子及其未来,以及彼此的关系,打开了一个怎样的潘多拉盒子。图片来源:U.S. Air Force photo/Staff Sgt Eric T. Sheler/Wikimedia Commons
 
通过一项耗资2500万美元的项目,数百个美国婴儿将成为基因组医学领域的“先锋者”。在这些婴儿出生后不久,科学家立刻会为他们测序基因。
 
基因组测序和新生儿疾病筛查研究项目的支持者公开表示,对于那些在孩子一出生便想了解其全面基因构成以及整个童年时期情况的父母而言,相关项目将测试它到底多有用以及是否合乎伦理。
 
测序基因与常规筛查
 
该项目将不会取代传统筛查试验——大部分州要求为新生儿进行该常规筛查,检测血液中的化学物质及有缺陷的蛋白质,它们是近60种遗传疾病的标志。
 
相反,政府资金将支持调查排序新生儿的DNA,是否要比传统筛查,能更好地探测遗传疾病,例如那些影响药物代谢、免疫功能和听力的遗传病,以及代谢紊乱和囊胞性纤维症等包含在常规筛检中的一些疾病。
 
“人们能够想象,有一天,每个新生儿在出生时,将会有自己的基因序列,它将成为电子健康记录的一部分,并且终其一生都会被用来帮助更好地预防疾病,以及更多地警示一种疾病的早期临床表现。”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立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所长Alan Guttmacher说。该研究所与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资助了该项目。
 
现在,花费1000美元甚至更少的费用,就能够检测编码蛋白的部分基因组,而花大约5000美元就能测序全部基因。所以Guttmacher提到的那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过去一年中的研究发现,基因序列可能在15%~50%患有未确诊疾病的儿童身上找到相关疾病的遗传原因。
 
存有分歧
 
但是,遗传学家和伦理学家在医生应该从患者基因中检测何种信息、多少信息应该被告知其家庭,以及谁应该拥有和控制这些基因数据等议题上存在分歧。新生儿基因项目是有争议的,激进分子认为父母并没有被适当地告知有关测试和研究使用情况等信息,一些州要求销毁项目收集的血斑样品。
 
“测序新生儿基因会有极大的危险性,出了问题他们不会表达,父母也不知道他们为自己、孩子及其未来,以及彼此的关系,打开了一个怎样的潘多拉盒子。”明尼苏达州公民健康自由会议主席、联合创立者Twila Brase说。
 
她指出,与现行的筛查相比,这种基因测序筛查需要更多的条件,并且会出现更多假阳性结果,而所有结果都会对婴儿家庭产生深刻影响——即使孩子永远不会生病。
 
新项目的行政人员则表示,这样的伦理关注是最新基金研究的一个催化剂。“当你谈论一个在一部分人中被广泛进行,以及在一个完全没有能力提供个人同意的婴儿身上进行的试验时,伦理、法律和社会意愿的重要性就不断增大,而这些也是研究的本质部分之一。”Guttmacher说。
 
而这些考量事宜的核心部分存在一个问题:医生将向婴儿的家庭透露何种遗传信息?仅与儿童疾病有关的,还是能够暗示儿童未来健康的更广泛结果?
 
早在今年3月,医学遗传学学院(ACMG)就建议,医生一旦调查了患者的基因——这些患者接受了临床测序,以识别57种与健康有关的基因发生的突变,不论他们最初的测序理由是什么,最终都应将相关结果反馈给患者。
 
马萨诸塞州布莱根妇女医院遗传学家Robert Green也是发布这些建议的相关小组的一员,同时他也是新计划中使用项目基金,检验480个基因的研究小组中的成员。这数百个基因一半来自健康婴儿,一半取自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中的患病婴儿。他们将这些新生儿分为两组,一组将接受常规新生儿筛检,另一组同时还将接受基因测序。
 
在未来数年里,研究人员将与父母和医生分享结果,其中包括增加未来疾病风险的基因,然后研究这些信息如何影响儿童的医疗护理。国立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项目负责人Tiina Urv表示,NIH希望能了解“父母的感受如何、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他们想知道哪些结论,以及他们能理解多少”。
 
未来健康风险线索
 
其他研究人员则计划遵循ACMG建议的精神。北卡罗来纳大学的Cynthia Powell将率领一个研究小组,报告与婴儿诊断有关的基因缺陷。该研究小组告知父母有关基因突变的信息,包括那些被列在ACMG清单上、可能与孩子的诊断不相符但或许是“医学上可操作的”信息——例如一个可能在童年时代出现的癌症因素,如果发现得早,能够预防或治疗。
 
Powell研究小组还将让父母选择找出有关成年时期因素的信息,并制作一个遗传结果图表,其中包括成年型、致命的和无法医治的问题,例如阿尔茨海默氏症。“在小儿遗传科,我们关心的通常是,未成年人的预测性基因测试,但是剥夺了儿童知晓基因信息的权利,尤其是直到成年才显现出的一些疾病因素。”她说。
 
但是包括密苏里州儿童医院遗传学家Stephen Kingsmore在内的其他一些遗传学家,对ACMG的建议表示怀疑。“必须为重症新生儿或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人,报告未来的癌症征候风险是极为可笑的。”Kingsmore在刊登于《科学—转化医学》杂志上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提到。他预计,在美国一般人口中,要检验ACMG提议的基因,结果将是,每个真阳性伴随着20个假阳性。
 
Kingsmore研究小组接受了一个项目基金,去测试500个患病新生儿的基因,并发展一个测序试验,在24小时内诊断出婴儿的病因。该研究小组将首先寻找与患儿症状有关的基因突变。然后,如果没有得到任何结论,Kingsmore及同事将检查致病变体的全部基因。他提到,该小组也会考虑研究根据ACMG的指导方针,如何递交家庭和医生的观察结果。
 
不过迄今为止,接受基金的研究团队都没有考虑给婴儿的家庭那些未加工的基因序列数据。这些数据将允许家庭寻找自己的相关解释,或保存它,以便到孩子长大时,或研究人员对基因如何影响健康和疾病更加了解时,重新进行分析。
 
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遗传学家Robert Nussbaum表示,在通过实验证明其有用性之前,考虑发布原始数据为时尚早。“这样有些迫不及待。”他说。Nussbaum领衔的研究小组将检测,在发现一些免疫和药物代谢疾病方面,基因测序是否比传统筛查更有效。
 
另外,鉴于新生儿基因的敏感特质,NIH将不要求研究人员提交测序数据到一个共享研究数据库中。(张章) (原标题《基因测序:新生儿,你准备好了吗》)
 
《中国科学报》 (2013-09-11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最有效疟疾疫苗将大规模测试 非洲最大食肉哺乳动物犬齿似香蕉
陨石撞月每年流失200吨水 从监狱到自然保护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