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燕赵都市报 发布时间:2013-6-22 10:34:09
选择字号:
印度在玄奘取经寺庙遗址建大学 诺奖得主任校长
 
位于印度东北的古寺院那烂陀曾是闻名世界的高等学府,吸引包括玄奘在内的各国知识分子前来进修。然而,自从12世纪遭战乱摧毁以来,这座古代大学不复存在,只剩残垣断壁供游客和考古学家凭吊。
 
印度国会2年前批准在那烂陀遗址重建大学的提案,但由于资金不足、地理偏僻等原因,这座令人期待的大学一再推迟招生。
 
诺奖得主任校长
 
自提出重建构想以来,印度学术界和政界精英为那烂陀大学勾勒了宏伟蓝图,要把它打造成吸引全球顶级知识分子的高等学府,就像古代的那烂陀寺一样。
 
这所大学建在印度北部的比哈尔邦,距离那烂陀寺遗址10公里。据设计,大学中央将修建一个大型人工湖,湖畔坐落一座大圆顶图书馆,充分体现古代佛学理念。学校能源供给将充分利用太阳能。
 
印度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阿玛蒂亚·森出任学校校长。他介绍,学校研究生院已经发出邀请,在全球招募研究和执教学者。从明年开始,那烂陀大学将迎接第一批学生,他们将就读于学校仅有的两个系:历史系和生态与环境系。
 
学校将逐渐加强学科建设,重点发展人文学科、经济与管理学、亚洲融合、可持续发展和东方语言等科目。
 
阿玛蒂亚·森强调,那烂陀大学的治学方向是国际化和亚洲融合,会与美国耶鲁大学林学院、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历史系、韩国首尔大学和中国北京大学积极交流。
 
他说,那烂陀大学将成为亚洲的灵感和活力,但其传授的知识、擅长的科目和参与人员则是全球化的。“在亚洲管用的知识,在非洲和拉丁美洲也行得通,”森说。
 
那烂陀大学堪称是亚洲合作的产物。早在2007年,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就在东亚峰会上倡议亚洲各国携手重建那烂陀大学。新加坡、泰国和中国等国家对此积极响应。
 
2009年,新加坡设立东南亚研究院那烂陀研究中心,并举办相关研讨会,讨论在那烂陀设立国际大学的计划。2010年,中国政府向重建项目捐款100万美元。
 
古老学府曾翘首亚洲
 
亚洲国家积极响应重建那烂陀大学的倡议,因为这所古老学府在亚洲文化历史发展进程中起到重要作用。
 
那烂陀寺最早建于公元5世纪,后来日益兴盛,逐渐成为翘首亚洲的高等学府。梵文中,“那烂陀”意为“莲花给予者”。莲花在古印度象征知识,“那烂陀”因此又有“知识给予者”的意思。
 
鼎盛时期,那烂陀寺藏书900万卷,有教师2000人,吸引来自中国、日本、高丽等国1万多名学生在此求学。这里的教学以佛教传统为中心,传授科学、哲学、文学、数学、逻辑学和医学等知识。
 
那烂陀寺学者辈出,中国僧人玄奘“西天”取经,就是在那烂陀寺求教佛法。唐代著名的译经家义净也曾在此学习10年。
 
玄奘修习期间,正是那烂陀寺学术氛围最浓之时。来自各国的学者挤满寺院各处讲堂,院方经常主持各种学术讨论会、公开课和辩论。那时的那烂陀寺就好像一所佛教的“常春藤大学”,所有深奥的佛学思想都在这里传授、研习并流传。
 
1193年突厥军队攻入印度,把那烂陀寺洗劫一空,放火烧毁规模宏大的图书馆。那时候,牛津大学等西方高等学府才刚成规模。
 
昔日传播知识的殿堂成为一堆废墟。正如当地历史学教授维肯特·辛格所说:“那烂陀是个神圣的名字,但它的结局令人悲伤。那烂陀的一切均被烧毁,唯有传统流传至今。”
 
重建那烂陀大学对印度相当重要,即使反对者也承认这个计划的象征意义非同寻常。印度驻老挝前外交官、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问题研究所访问学者苏克·德奥·穆尼说:“印度必须抓住这个机会,这能显示,印度不仅是亚洲的经济和军事存在,也是学术存在。”
 
重建缓慢让人沮丧
 
那烂陀大学重建计划令人激动,但进展缓慢得让人沮丧。
 
早在2007年,阿玛蒂亚·森曾告诉记者,那烂陀大学将在2009年开始“小规模运行”。然而,印度国会直到2010年8月才正式批准重建计划。学校计划2014年招收第一批学生,但学校官方网站公布的图片显示,截至今年2月新校区只有一堵围墙。
 
资金不足是那烂陀大学迟迟不能建成的主要原因。印度政府为重建拨地200公顷,但给整个计划的预算只有2亿美元,远远不够建设一所国际级综合大学。“我们计划筹集10亿美元捐款,”穆尼说。“(东亚)地区并不缺钱,但离我们10亿美元的目标差远了,目前没多少国家慷慨解囊,”穆尼说。其实,与其他国际知名大学的建造成本相比,10亿美元只是“毛毛雨”。
 
即使资金充足,仍有不少学者怀疑那烂陀大学是否能吸引国际一流研究人员和学生。美国波士顿学院国际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菲利普·阿尔特巴克说:“他们真的会被比哈尔邦的乡村所吸引吗?”
 
那烂陀大学所在的比哈尔邦是印度最贫穷、偏远的地区之一,北部与尼泊尔接壤,西部毗邻孟加拉国。这里甚至欠缺最基本的基础设施,有大片农田和荒野,数目众多的农民居住在覆盖着牛粪的土基墙房屋中。虽然印度近年来发展迅速,但比哈尔邦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当地文盲率高居全国之首。
 
“一所学术机构的选址相当重要,”阿尔特巴克说,“那烂陀大学或许能吸引一些了不起的学者,但他们更愿意待在基础设施好的地方。他们需要文化氛围浓厚、有咖啡屋和知识分子圈的地方,这比校园更重要。”
 
阿玛蒂亚·森也担心,那烂陀大学的重建或许会遥遥无期。“以前用了200年时间才建成那烂陀寺,”他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希望这次不会用那么长时间。”
 
□袁原(新华社供本报特稿)
 
(原标题:印度重建玄奘“母校”那烂陀大学)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甜蜜基因的进化“殊途同归”
科学家破解陆生植物起源密码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