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垒 许大为 邓君洋 韦黎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发布时间:2013-6-2 10:56:00
选择字号:
广西将施行艾滋病实名检测 专家呼吁先保证零歧视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一年多前,一条广西拟立法施行艾滋病实名检测的消息曾经引起巨大争议,这两天,新修订的《广西壮族自治区艾滋病防治条例》终于尘埃落定,新条例称,广西将实行艾滋病检测确证实名制,规定了艾滋病患者的配偶或与其有性关系者的告知制度,将于2013年7月1日起施行。
 
卫生、疾控部门称,这样的措施有利于准确跟踪、随访和治疗感染者,但也有人担心这会让更多人因为害怕暴露而不愿去检测,更有可能泄露感染者的信息。“知情权”与“隐私权”孰重孰轻?
 
刚刚通过的《广西壮族自治区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艾滋病检测实行确证实名制。受检测者应当主动向检测机构提供本人真实信息,检测机构应当为受检测者保守信息秘密。《条例》同时强调,未经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
 
谈到制定这一措施的出发点,广西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范小辉介绍说,自1996年艾滋病传入广西并出现本土病例以来,艾滋病疫情的发现和暴露速度出现了明显上升的趋势,广西已经成为中国艾滋病流行的主要区域,防治工作的成效将对中国防治艾滋病大局产生关键影响。
 
长期关注艾滋病政策、法律制定的广西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罗树杰认为,实名制不仅能够实现对艾滋病患者的跟踪治疗,也对艾滋病的防控工作有利:
 
罗树杰:防治很大一个难题就是检测完了就找不着了,没办法跟踪治疗或者防范、护理与监控,防范是很困难的,有利于知道这个病源在哪里,然后呢怎么监控,就是说我们一个人的行为不能够影响到别人的健康,但是你跟你亲密接触的人,特别是性伴侣啊、家属啊都不知道你是一个携带者或者是一个病人,这是不公平的,保护自己的隐私,有可能威胁到他人的健康或者是生命安全。
 
罗树杰认为,实名制后能够获得相对真实确切的疫情数据,为制定艾滋病防控政策提供有力的科学依据:
 
罗树杰:原来我们很多的检测了以后,可能他(她)又到别的地方去检测,可能我们有重复统计,如果是实名制的话呢就不存在重复统计了,我们得的这个疫情更加准确,现在我们到底有多少个感染者和病人,现在是很模糊的。
 
而作为一名资深的艾滋病志愿者,周易则不赞同实名制。他认为实名制和艾滋病疫情防控之间不存在必要关系:
 
周易:人可以选择检测,可以选择不检测,人可以选择治疗,也可以有权利选择不治疗。
 
周易说,实名制对艾滋病携带者、患者的意义不大,他们更关注的是自身的权益能否得到保障:
 
周易:我们究竟是为谁提供的,如果我们仅仅是为了整个社会其他,或许说是没有感染的人,那我们感染者的权利于何地。对不对?今天所谓的艾滋病人,艾滋感染者,就业首先就有歧视,强制的身份的一个展示,能不能把后边的问题都解决了,如果不能解决,就在这些不能解决的情况下,我谈何实名制?
 
其实,用实名制检测来进行艾滋病防控的道理很简单:艾滋病的检测长期以来遵循自愿检测,但这种方式在国际上,尤其是在一些高发地区有局限性,国际上很多研究已经证实,只要告诉这个人是阳性感染者,他的艾滋病传播活跃程度会下降大约70%,所以单纯通过检测和告知就是很好的控制方式。
 
但是,“如果没有实名制,你连结果都很难通知他,通知他以后又没有办法采取很好的跟踪治疗措施,就会影响艾滋病防控成效。”实名制检测还能尽早的启动对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抗病毒治疗工作,降低感染者体内艾滋病病毒浓度,同时,也能预防传染他人。
 
世界卫生组织艾滋病治疗与关怀综合管理合作中心主任、北京艾滋病临床研究中心教授徐克沂接受《新闻纵横》值班编辑采访时说,艾滋病预防和治疗的情况一直是比较复杂的,我国实行艾滋病免费治疗,专门地作为一个政策由专门的政府部门发放,而要接受这个治疗,必须是实名的。
 
徐克沂:就是必须要这样做,在北京现在都是已经是这样了,因为国家的这个费用都是拨到各个地区的,现在在北京从经费上来说,我们只能负责北京的人,那怎么保证你是北京的呢?你得把身份证拿出来,你必须得登记这样才行,实名制的话,北京早就实行了。
 
但徐克沂也认为,如果检测也推行实名制,很有可能让更多人不愿意主动来检测。
 
徐克沂:广西是目前咱们国家艾滋病流行比较多的省份,如果是你的初衷是说,咱们实名制检测就发现更多的病人,这就不对了,实名制检测发现不了更多病人,会使更多的病人隐蔽起来人家不检测了,目前现在他不检测这你发现不了,很多人是不愿意做检测的,你不实名他还不检测,你再实名了,他更不检测了。
 
艾滋病实名检测存在争议并不是因为这项措施本身不好,而是人们担心实名检测会暴露自己的真实信息,而这种担心的存在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社会对于艾滋病的歧视和缺乏了解。
 
徐克沂教授也说,零歧视,才是对艾滋病患者最好的态度。
 
徐克沂:我们世界卫生组织这两年提的口号都是向零艾滋迈进,其中第三条就是零歧视,我觉得应该是更多的来做这个零歧视的工作,使得艾滋病人能够更多的来能够检测、治疗是不是。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快速射电暴有更低频率无线电波 中国科大研制出一种新型软体机器人手臂
科学家合成新核素铀-214 新方法拣出“大”颗粒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