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倪思洁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5-16 7:17:10
选择字号:
饶子和学生谈导师:那是一种被尊重的感觉
 
■本报实习生 倪思洁
 
一排排蓝色架子,各种透明或棕色的瓶瓶罐罐,大大小小写满提示语的仪器设备。
 
这个弥漫着药水气味的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实验室,由中科院院士饶子和主持建立。自1996年至今,这个实验室已培养出多名“饶门弟子”。
 
“支持”、“鼓励”,是“饶门弟子”在评价饶子和时使用频率最高的词。
 
2010年,明振华以实习生的身份,来到这个实验室。
 
“当时,我还是山东大学的学生,想利用暑期到这里来做毕业设计。”明振华说,他给饶子和发了封邮件,在经过“一场简单的面试”后,明振华如愿以偿。
 
明振华说,他最初选择这个实验室,纯粹是因为这里有他需要的“硬件和软件条件”。
 
然而,饶子和一句话,改变了他的想法。
 
“有一次,我们在实验室开会,饶老师突然问了句‘新来的那个学生在哪里’,我站起来之后,饶老师看着我,微笑着说了句‘加油’。”
 
正是这句询问和鼓励,使当时的明振华精神一振。
 
“那是一种被尊重的感觉。他是那么优秀,这里也有很多优秀的人,而我当时只是一个本科生。”明振华说,本科毕业后,他申请成为饶子和的研究生。
 
一晃三年。这三年里,给明振华影响最大的,依旧是饶子和的鼓励。
 
“我们作病毒学研究,有时候视野会比较狭窄。饶老师很喜欢让多学科、有不同背景的人一起攻克难题。在指导我们作研究时,饶老师非常重视提出新想法、新思路。尽管学生在做科研时可能缺少经验,他仍会鼓励和支持学生作一些新的尝试。”
 
明振华说,他曾在阅读文献时想到,通过分析病毒和宿主细胞的相互作用,找到解析病毒复制相关蛋白结构的方法。尽管这一想法在实现中存在较高难度,仍得到了饶子和的支持。
 
也正是这种支持和鼓励,让原先从事物理学研究的任志林,成为饶子和的博士生。
 
“他一直鼓励我坚持自己的风格。”任志林笑着说,“我比较‘调皮’,每次作报告都不愿意做得太学术,喜欢讲研究过程中带有情绪化的事情,饶老师每次都会笑着听,他说‘这样很好,能给实验室带来一种活跃的气氛’。”
 
饶子和的支持和鼓励一直感染着任志林。“我情绪比较激动或比较失落的时候,会找他倾诉,他也很愿意开导学生。他还参加我们组织的一些文娱活动,欣赏并支持学生展示科研以外的才能。”任志林说。
 
饶子和的办公室里,挂着他亲手抄录的“师道既尊,学风自善”八个大字。在谈及与学生的交流时,饶子和皱着眉头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我现在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和我的学生有更多的交流。以前,我可以每天和我的学生一起做科研,现在虽然也经常到实验室来,但不能像以往那样常待在这里了。”
 
尽管如此,饶子和对“饶门弟子”的影响力依旧。“与一些急功近利的研究者不同,饶子和一直坚持作系统、完整的研究,并执著于冠状病毒方面的研究,这种执著的科研精神也鼓舞着我们。”任志林说。
 
《中国科学报》 (2013-05-16 第4版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火星探测任务首次公开亮相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