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科学网 www.sciencenet.cn 发布时间:2013-5-6 10:04:59
选择字号:
华人副校长戴海龙谈美国天普大学如何赢得未来

2月5日,戴海龙(Hai-Lung Dai)教授被任命为美国天普大学教务长和主管学术事务的高级副校长,此前的一年半时间,他在该校担任代教务长。通常来说,大部分新上任的高级管理层都需要至少几个月的时间来搞清状况,但戴海龙却已经“新官上任三把火”,提出了未来的发展计划。费城当地媒体采访、报道了他对天普大学未来学术发展的想法和愿景。
 
问:虽然这是个新职位,但你不算是天普大学的新人了。
 
戴海龙:是的,我六年前就来到天普大学,那时我是科学与技术学院的院长,以及Laura H. Carnell化学教授。三年后,也就是2010年,我又兼任该校主管国际事务的高级副教务长。去年七月,我又被任命为代教务长。
 
问:来到天普大学之前你在哪任职?
 
戴海龙:此前的22年,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化学系稳步发展,并担任了两届系主任。我建立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科学教师协会,旨在培训中学科学教师。当我离开时,我是该校的Hirschmann-Makineni化学教授。
 
问:你依然活跃在科研战线么?
 
戴海龙:是的,我从来到天普大学的第一天起,就延续了在化学方面的科研工作。我有四个在研的、有经费支持的项目,研究对象涵盖了从分子如何穿过细胞膜,到探索具有特殊电学特性的离子液体的广泛领域。我也带研究生,做一个活跃的科研人员对我来说很重要。
 
问:作为教务长,你对未来几年的主要计划是什么?
 
戴海龙:作为学校学术方面的主要官员,我的使命就是为学校的学生和教职工服务,提高学术质量,并增强学校在美国国内和全球的学术影响力和知名度。可以说,教务长办公室的工作计划与Theobald校长的方针是一致的。追求卓越的教育和学术研究,减轻学生财务负担,让毕业生能够满足社会现实需要,增加四年毕业的学生数量,这是他的目标,也是我们的目标。
 
问:你不断提到学校影响力的重要性。大家普遍认为,天普大学的学术知名度是在提升,但要如何加快这种速度?
 
戴海龙:要想发展得又快又好,你就必须有名气。学校未来发展战略的两个重要方面,就是注重营销和排名。Theobald校长最近从休斯敦大学聘来了天普历史上首位负责营销和传播的副校长Karen Clarke。她将帮我们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天普大学。而在学术方面,我的目标就是通过提升排名来提高学校的知名度。我们会在学术质量的基本指标方面下功夫,如提高毕业率,聘用世界级的教授,以及激发科研活力等。我信仰儒家思想,孔子有一句话用在这里很合适: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问:与Theobald校长好共事么?
 
戴海龙:天普大学很幸运,能有Theobald这样的“领路人”。在我与他的交往中,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他的核心价值观往往就是学校学生和教职员工最为关注的问题。与他共事很容易。我是一位科学家,科学家习惯基于实事依据来作出判断和决定,他也是这样——让数据说话。他是水平最高、经验丰富的管理者,但同时也是知道如何使用经验主义方法的学者。这种结合很完美。
 
问:为什么学生能及时毕业很重要?
 
戴海龙:在天普大学,我们一直在很努力地让学费保持在较低水平,但毕业学生的平均财力负担仍然比许多其他的公立大学要高。Theobald校长分析一些数字后发现,学生负债总额与毕业所需时间之间有直接关联。因此你自然而然就会得出结论,如果能够四年就毕业,学生的负债就会更少,就能更早地去工作和赚钱。从教学方面,我们要求导师们无论如何,要为每个专业的每位学生找到一条四年能毕业的路。
 
问:你如何理解Theobald校长提出的“教育要面向现实需要”?
 
戴海龙:无论做什么,我们都要考虑大学的教育如何能使学生们受益。通过接受天普大学的高等教育,我们的学生能够找到好工作么?他们是个有用的公民么?我们必须要大胆创新,考虑在他们求学阶段我们能做些什么,好让他们能够应对当今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世界。因为我们的毕业生不仅仅要与其他美国高校的毕业生竞争,他们还要面对来自亚洲、欧洲以及世界各地的高校毕业生的挑战。我们必须好好想想,什么样的实际知识和技能是我们的学生取得成功所需要的。例如,在我们的公共基础课中,该不该教伦理学和法律?我们该不该教些实际的商业知识和IT技能,好让每位毕业生知道如何看懂和制作电子表格?我真的希望通过提供更多的机会,让学生多些实际动手进行科研实践的经历,帮助他们获得解决问题和分析的技能。用人单位希望毕业生在面对问题和挑战时,能够分析情况,解决问题。对我而言,这就是“面向现实”。
 
问:天普大学眼下正在忙着招聘五个学院的院长,你这个春天很忙。有时间睡觉么?
 
戴海龙:睡得不多。为学校图书馆、教育学院、媒介与传播学院、医疗与社会工作学院、以及天普大学罗马校区寻找负责人需要巨大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尤其是要与每一位最终入围者面谈。这太累人了,但却是值得的。寻找精力充沛、活力四射的带头人,对我们未来的成功至关重要。如果我们的新院长个个都能像新招聘的图书馆馆长Joe Lucia一样优秀,那我们的前途会是光明的。眼下,我们有优秀的候选人,我们会在这学期末完成整个选聘工作。
 
问:由于你担任过代教务长,所以你甚至可以在履新之前,就启动一些计划。具体有哪些?
 
戴海龙:我们实施了一套新的助优计划,将前所未有地在更多层面给予优秀的学生更多的经济支持和奖励,包括留学、实习和科研活动中的经费。我们加大了投入来招聘一些资深的教授,这很重要,高水平的人才能造就高水平的大学。我们还加大了对学校的研发企业发展的投入。我们重新整合了学校的情报、信息、数据研究部门,从而使做决定更加有据可循。顺便说一句,所有这些计划都得到了Theobald校长的认可,在他来到天普之前我们就已紧密合作。
 
问:任主管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时,你极力支持天普大学招更多的国际学生。现在这仍是一项重点工作么?
 
戴海龙:是的,我可以很高兴地说,天普大学主校区的国际学生数量在快速增加,大家有目共睹。拥有更多的国际学生是天普大学在国际上为更多人所知的一个标志,这也将使我们的全球知名度持续提升。国际学生数量的增加也弥补了州外美国本土学生数量的减少。学生的全球化也使天普成为一个更加多元化的大学。当今世界,学习其他文化和其他民族解决问题的方式已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必须的。你无法只听个讲座或报告就了解这个世界,你需要与来自其他文化的人们共同相处,才能认识深刻。最理想的情况是,每位天普大学的学生都能去海外留学。如果我们不能将每位学生都送向世界,至少我们应该把世界带到这里。
 
问:你自己也曾是一位留学生。你从哪来?
 
戴海龙:我的父母在内战时来到台湾,我在那出生。我的父亲是军人,母亲是一位老师。当时,台湾还很不发达,在一九六几年我上小学的时候,几乎半数的学生都没鞋穿。我在国立台湾大学读完本科,服完兵役后于1976年来到美国,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读研。
 
问:你不是一直喜欢自然科学的,对吧?
 
戴海龙:孩提时,我从没对科学特别感兴趣。我的祖母常跟我说我那时有往艺术方面发展的倾向。但当我上学后,每个台湾学校教室的墙上都挂着四幅画像:孙中山、蒋介石以及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杨振宁和李政道。当你坐在教室里,你就会觉得科学很重要。我父亲也想让我成为一名工程师,所以我决定追求科学。但我常常梦想着成为一名指挥或者作曲家。我最早喜欢合唱音乐,这也是我的最爱。在台大,我加入了校合唱团,并成为一名指挥。我曾有幸与多位音乐家合作,拜师学艺。当我来到美国,无论是在伯克利、波士顿还是现在的费城,我都被邀请成为当地华人合唱团的指挥。
 
问:近期有演出么?
 
戴海龙:当9年前我的儿子出生时,我就辞去了合唱团指挥的职务,以便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但我还是多次被邀请参加一些音乐活动。在天普大学,我已经办了两场音乐会。受中国广播艺术团交响乐团指挥的邀请,我将于今年7月初在北京音乐厅指挥一场演出。我还指望着能有机会指挥天普大学交响乐团,但到现在为止他们也没让我如愿。这算是个暗示吧(戴海龙笑了)。
 
更多阅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蛟龙号深海载人潜水器“升级换代”后亮相 我国成功发射第四十四颗北斗导航卫星
最有效疟疾疫苗将大规模测试 非洲最大食肉哺乳动物犬齿似香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