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长安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4-30 11:13:34
选择字号:
心理援助谨防“汶川式”伤害
 
■本报记者 高长安
 
“芦山震区的心理援助要谨防‘汶川式’的问题,心理援助中应以制度和道德避免二次伤害。”4月29日上午,在震区雅安市宝兴县灵关中学的“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内,震区心理援助志愿者服务队领队、心理学硕士刘猛在间歇时接受了《中国科学报》记者的电话采访。
 
芦山地震比汶川地震造成的心理创伤要小。因为汶川地震时恐惧形成了一种难以突破的阴霾状态,而这次却显然没有。此外,此次灾难的伤亡人数,尤其是孩子们的伤亡比上次要少很多,这也让人们稍感慰藉。
 
刘猛曾是河北经贸大学心理学教师。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他开始停薪留职,专心带领志愿者服务队在四川进行心理援助活动,到现在已有5年时间,也因此成为汶川抗震救灾中唯一一位受到国务院表彰的心理咨询人士。
 
芦山地震时,刘猛正在都江堰。他立刻筹集救灾物资和心理援助设备,日夜兼程,带领一支十多人的志愿者服务队到达宝兴县灵关镇。
 
“我们参与过汶川震后援助的同事在一线走访时发现,丧亲家庭、肢体创伤者、儿童需要重点关注。”刘猛说,“在芦山震区,我们把儿童作为重点关注群体。”
 
4月26日,作为“4·20心立方心理援助”计划中的一部分,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和南都基金会支持建设的“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顺利开学。
 
刘猛让学生们参与学校板房的搭建,发现不少学生在搭建过程中使用很多钉子。
 
“这样孩子们才从心理上感觉房子更结实。”刘猛说,“这也是对孩子们进行心理援助活动的一部分,可以让孩子们重建成就感。”
 
他告诉记者,心理援助中,让人们重新回到熟悉、有秩序、有归属感的环境,是稳定情绪、重建情感的重要动力。
 
建设童缘心立方板房学校不是为了恢复上课,而是给孩子一种情境。刘猛介绍说,心理援助和心理咨询不同,援助者须主动向需求者提供帮助,而且它有一系列程序复杂的活动,不是简单地进行口头的安慰。刘猛认为,由居委会工作人员、社工师、心理咨询师等多方成员组成的团队,才有能力去做心理援助。
 
“这次震后心理工作一定要警惕援助造成的二次伤害。”刘猛向记者再三强调,“在汶川,重复干预和过多问卷就导致了这样的问题。”
 
很多心理援助人员不能持续对灾民进行援助,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援助没有计划,始终停留在一个阶段,灾民的内心创伤一次一次被揭开。
 
“就像看电视剧一样,永远看第一集你受得了吗?更何况这是伤痛。如果灾后志愿服务有一个统一的归口就会减少很多混乱。”刘猛说。
 
在汶川灾区,刘猛发现很多群众居住的帐篷门口贴着一张字条:心理工作者勿进!因为有人曾被要求做过16次问卷,这引起了极大的反感。
 
“我建议社工师、心理咨询师以及心理治疗方面的各类评估一次完成,减少对他们的伤害。而且最好是模糊评估,不要用问卷的方式。”刘猛说,“芦山震区要谨防‘汶川式’的伤害。”
 
《中国科学报》 (2013-04-30 第1版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中山大学超构表面图像显示研究获重要进展 广西那坡县发现世界级天坑群
李言荣团队在高温超导中发现量子金属态  严重干旱为新亚述帝国迅速灭亡埋下隐患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