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CCTV《新闻1+1》 发布时间:2013-4-5 8:44:35
选择字号:
王浩院士:河北红色井水不会合格官员瞪眼说瞎话
 
央视《新闻1+1》2013年4月4日播出《地下水变红,谁该脸红?!》,以下为内容实录:
 
沧县环保局局长 邓连军:
 
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你有的红色的水,是因为物质是那个色的,对吧,你比如说咱放上一把红小豆,那里面也可能出红色对吧,咱煮出来的饭也可能是红色的,不等于不达标。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刚才您听到的这句话,红色的水不等于是不达标的水,如果单听这句话的话它似乎没什么问题,因为我们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也的确看到过有一些饮料它就是红色,但是如果这句话是由当地环保局局长说出来,红色的水是当地的井水,是供当地的人、畜直接饮用的,您觉得这个话能不能用红小豆煮水这样的理论来解释?当地的水红色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们还不能轻易地下结论,但是可以下结论的是,环保局长不能如此这样轻描淡写去解释。我们还是去当地看看,老百姓现在的生活现状是什么样的。
 
解说:
 
在河北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村东的一个洗车厂还没有开业,就直接关了门。
 
电话采访 村民
 
朱建勇
 
因为他打上来的水颜色太深了,那水怎么给人家洗车,假设我有车他用这个水给我冲车,给我钱我也不会用他的。
 
解说:
 
村民说洗车厂老板本打算就近利用地下水为过往车辆冲洗,可没想到的是从40多米深的自备井里抽上来的水不仅散发着异味,而且放置片刻便呈现出铁红色,根本没法使用。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 村民:
 
阳光一照射,温一高(更红)。
 
记者:
 
越放越红。
 
解说:
 
这种红色的地下水洗车厂老板没法用,人就更不敢喝。在这个800多人的小村庄没有农户饲养牛羊等大牲畜,但有几家养鸡场,一个养鸡场老板告诉记者,去年11月由于通往养鸡场的深水井被冻住,他无奈只能给自家圈养的鸡喝了浅水井的水,没想到鸡陆续出现了死亡。
 
养鸡场老板:
 
我的(鸡的)上市率是百分之九十三,就等于(百分之)七没有了,我这是进了一万一(千只鸡)不就等于死了接近八百只鸡嘛。
 
解说:
 
另外一位农户朱建勇办了五年养鸡场,每半年进五千只,五最后能够成活下来的只有三千多只,养了五年赔了五年,无奈养鸡场只好去年一月份关了门,为了查明鸡的死亡原因,朱建勇曾去过当地的畜牧局咨询。
 
养鸡场老板 朱建勇:
 
畜牧局的说你那里是不是有污染源,我说离村那么远,没有污染源呀,后来(他们)说那水是不是有问题,我想起来,我这水抽上来带(颜色),他说你那肯定是水的问题。
 
解说:
 
这种红色的地下水到底有没有毒,村民们找来工具当着记者的面挖了一个大约深30厘米的水坑,很快一些红色絮状物就从泥土中渗出来,不到两分钟整个水坑的水都变成了深红色,村民朱秀江说,他曾经那着水样找人检测过。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民 朱秀江:
 
通过内部人检测的,这种数据只能口头上告诉你,不会真正出书面的东西。
 
记者:
 
你了解到他跟你说的有什么物质吗?
 
朱秀江:
 
说的是含有他们用的原材料的残留,硝基苯、苯胺一类的东西,都是对人体特别有害的。
 
解说:
 
是谁污染了小朱庄的地下水,村民说方圆五公里内只有一家化工厂,1988年就已经建厂,在当地存在长达23年虽然该厂2011年停厂,但在停产之前这家工厂排出来的废气和废水一直散发着酸臭的气味。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民:
 
一出来就噎你一下子,夏天根本就不敢开着窗户睡觉,屋里开着电扇开空调,那味儿太大。
 
解说:
 
浅层地下水变成了红色,2002年无奈之下小朱庄村又打了一口400米深的井,供全村人饮用,尽管这深水井的颜色和口感没有什么异样,但是谁敢喝呢,很多村民只是把这水用来洗衣服和洗澡,做饭饮用水多年来村民们使用买来的桶装纯净水。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民 朱俊超:
 
不敢吃,怎么吃呀做饭都用纯净水。
 
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民:
 
担心以后,我们这一代还有下一代,对身体有什么影响,有什么后遗症。
 
董倩:
 
面对这个井里的水变成了红色,应该是人不敢吃,畜不敢喂,闻起来都是刺鼻的一种气味,面对这样的一种状况当地的环保局应当做些什么,我们不妨再听听当地的环保局局长他是怎么说的。
 
沧县环保局局长 邓连军:
 
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你有的红色的水,是因为物质是那个色的,对吧,你比如咱放上一把红小豆,那里面也可能出红色,对吧,咱煮出来的饭也可能是红色的,不等于不达标。
 
董倩:
 
一番话如果你联系起上下文来看的话几乎是胡言乱语,这番话如果是当地的排污企业的负责人说的,他胡言乱语我们都能理解,因为他有逻辑,他是替自己说话,他是替自己的企业说话,他是替自己的利益说话,但是这话恰恰是由当地的环保局局长说出来的,环保局是干什么的,环保局局长又是干什么的,你在替谁分辨,你在替谁的利益在说话,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平时又是做些什么,就这一系列的问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当地的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一个现状,我们需要仔细地调查,但是当我们的记者在当地进行采访报道之后,当地的环保局是抽取了小朱庄的地下水样品进行了送检化验,那接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马上连线本台跟踪报道此事的记者杨海灵,海灵据你的了解,当地的环保局在你调查之后他们采取的措施是什么样的?
 
电话报道 杨海灵:
 
好的董倩,就像你刚才说的我们今天下午又接到了当地宣传部的一份邮件,当中就提到了目前沧县的政府部门已经聘请了环保卫生等方面的专家组成了调查组织,并制订了小朱庄环境安全隐患的指导意见,那么他们将对节目中提到的进行化工厂的工业污水、养鸡场用水以及洗车点附近的浅井水进行抽验检测,然后核定环境可能受影响的范围,现在检测数据还没有出来,另外当地政府还通知村民在检测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人畜不能直接饮用浅层地下水董倩。
 
董倩:
 
因为刚才我们通过短片也看了你的采访,就是你在采访的过程中感受到的当地村民这种心理的忧虑到底有多深?
 
杨海灵:
 
提到这个忧虑的问题,我给大家讲一个细节,有当地的一名村民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小朱庄癌症患者的名单,这个名单上显示从1996年就陆续有30个村民患上了癌症,包括胃癌、肺癌以及食道癌,其中有24个人已经死亡,有6个人正在治疗当中,有的村民就担心,这么多人得癌症会不会跟地下水,跟空气污染有关系,因为没有人能准确回答村民这个问题,所以他们才特别的忧虑。另外村民虽然已经不喝浅层水了,但是这些红色的浅层水会不会往下渗透,会不会有一天连深层地下水也不敢喝了,他们对于生存环境的忧虑并没有目前这个企业停产而消除。
 
董倩:
 
海灵这是当地人的一种忧虑,在你采访以后我们看到,当环保局也有一系列的措施,你在采访之后你有没有忧虑?
 
杨海灵:
 
刚才在节目当中我也听到说环保局长说到红色的水不等于不达标的水,其实我在这里也客观地讲一句,那么这个环保局长他上任了以后,这个企业就已经停产了,可以说他跟这个企业没有一天的交际,但是现在他的这个立场上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作为一个环保局长是不合适的,那么我们在村里采访的时候很多村民也多次向我们提到说,他们曾经向当地的政府部门反映过水污染的问题,但是得到的答案都是水质达标,如果这一次检测得出的结果还是达标,那么村民们他们的顾虑就会消除吗,如果这种深深的顾虑还是消除不了,那当地政府部门又会有什么措施呢,另外我们在采访当中环保局长还提到了说,谁污染谁治理,那到底受污染的地下水有没有办法恢复治理呢,那治理的时间又会有多久,这些都是目前我们最忧虑,也是最期望得到答案的问题,董倩。
 
董倩:
 
好,谢谢海灵,刚才我们也知道当地环保局采取了一系列的后续的应急处理措施,但问题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存在当地已经超过了20年的时间,当地居民反映这个事情也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那为什么这件事情一定要到媒体曝光之后,才有一系列的后续的补救的措施,那是以前是没有检查出来还是以前就一直视而不见,这个问题需要一个交代,我们节目稍候继续。
 
记者:
 
十几年,中间百姓有向上面的部门反映这些情况吗?
 
朱俊宝:
 
向环保部门,还有咱们那个信访部门都反映过。
 
记者:
 
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朱俊宝:
 
没有结果。
 
解说:
 
红色的地下水漫长的向上反映,一直无果的现状今天当我们回访小朱庄的多位村民,他们向我们这样描述着自己的烦恼。而养鸡户朱建勇的愤怒和无奈则又多了一重,他的鸡长期病亡,他和村民们都认为是村东建新化工厂污染所致,但是村民的认定却一直无法被有关部门的水质报告证明。
 
朱建勇:
 
我父亲自己都是自己拿着这些东西去过国家环保总局。
 
记者:
 
当时得到的回复是什么样子的呢?
 
朱建勇:
 
国家环保局给省厅下了一个文,让他们协办,省厅给沧州市政府下一个文,让他们协办,随后他们化验说水合格,就这样,不了了之。
 
记者:
 
你们有再拿过这个报告再向上级反映吗?
 
朱建勇:
 
他说水质合格,我拿着再去有什么意义。
 
解说:
 
这红色的地下水真的检验合格吗,沧县有管部门出具的报告怎么能让村民们相信呢。
 
朱俊宝:
 
因为它这个化工厂是最早的一个,别的化工厂还没有成立之前水已经是这个颜色了。
 
朱秀江:
 
因为我们都是生长在这个村的,再有一个我们很多的人都是在这个工厂里面工作过的,就是它平时排放的污水,和处理的这个化工废弃物,我们都知道是怎么处置的。
 
记者:
 
当时是怎么处置的?
 
朱秀江:
 
当时有是把那个废弃的化工废料,就是排到工厂的周围或者拉到附近的村上的一些大坑,沟渠,污水在1998年之前直接排放到我们一条河里。
 
解说:
 
从1998年开始小朱庄全体村民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本村的水质状况。
 
记者:
 
环保部门来的时候给你的结果是什么样的?
 
建新化工常务副总 陈学为:
 
环保部门每年对我们的检查都是合格的。
 
董倩:
 
现在我们看一些媒体在报道此事的时候,往往用这样的标题“是河北小朱庄井水变红,近700只鸡饮用后死亡”,现在我们还难说这个鸡的死亡和井水之间到底有没有直接的联系,另外记者也说当地30个村民患上了癌症,这个癌症和当地这种环境的变化有什么样的关系也还没有拿出直接的证据,但是这两个问题一个是涉及到生计问题,一个是涉及到生命的问题,一定要拿出一个仔细的调查,这两个问题不能是忽视,也不能敷衍。另外一个,污染的企业他们是这样说的,“环保部门对我们的检查是合格的”,这句话到现在来看也没有说服力,因为当地的环保局长已经说出了煮红小豆理论,那么他检查的合格我们很难相信,他到底是不是合格,可是如果他们不是污染源的话谁是污染源,这个问题谁来查实。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相关部门,“相关部门”为什么使用这样的一个词,因为地下水污染这个问题真的我们现在拿不出一个具体的部门说,谁我是具体负责这个地下水污染的,因此现在只能说是相关部门,面对这样的一个一系列的疑问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中国工程院的院士,中国水科院,水资源研究所的王浩所长。王所长,您看我们刚才说的地下水变红这件事情,您听完了前后的描述之后,您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谁来负责?
 
中国工程院院士 中国水科院水资源所所长
 
王浩:
 
我是这样看,首先要由化工厂由这些污染企业负第一责任,另外呢,地方基层的环保部门监管不利,严重失职渎职要负第二责任。
 
董倩:
 
这是从理论上可以这样划分,但是我们刚才在连线本台记者的时候,她也表现出了这样的忧虑,因为她很担心由于有第一次长时间的忽视,她很担心如果再检查以后,如果当地再拿出一个水质是合格的结论之后那怎么办,面对这样的一个结果?
 
王浩:
 
它不可能合格,已经红色,粉红色了,从色度上就不合格了,瞪着眼说瞎话,还什么合格啊。
 
董倩:
 
如果出现了一种不合格,但是它出现了这种情况的话,是谁来追究他们的责任?
 
王浩:
 
由上级政府来追究,因为这个根据咱们国家的法律,当地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有责任保一方环境的平安。
 
董倩:
 
好,谢谢王院士,稍候我们会有更多的问题跟您连线。我要告诉您一个数字,在我们国家655个城市中有400多个是以地下水为饮用水源的,也就是说有60%以上的城市它的主要饮用是靠地下水,但是我们看到地下水的污染现状不容忽视,也就是说地下水的治理急需提速,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
 
江河污染公众容易看到,也易于监督,但是我们的地下水到底有没有受到污染,就在一个多月前国土资源部下属科研机构耗时6年初步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在他们对华北平原地下水水质和污染状况进行深入调查后,得出的结果是华北平原浅层地下水综合质量整体较差,几乎已无一类地下水,可以直接饮用的一到三类地下水仅占22.2%,事实上该份报告中的数据还是有所保留,由于取样有限只能大体上反映出华北平原地下水污染的趋势,更现实的意义或许是这项研究应该有利于有关部门能更加清楚地认识,华北平原地下水的家底,尽快制定更为科学的地下水污染治理方案。而早在2011年环保部、国土资源部、水利部就曾联合公布,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这个规划首次对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作出总体部署。
 
环保局污染防治司司长 赵华林:
 
到2015年也就是十二五期间,目标是基本掌握地下水污染的状况,初步遏制地下水水质恶化的趋势,全面建立地下水环境监管体系,到2020年对典型地下水污染的源实行全面监控,地下水污染防治体系基本建成。
 
解说:
 
看着报告中的严峻数据,看着河北省沧县张官屯乡小朱庄村这红色的地下水,地下水治理已经迫在眉睫。
 
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副司长 陶庆法:
 
地下水污染的恢复治理工作很难,而且花费的代价也很高,有的甚至无法进行处理,这是它的弱点。
 
董倩:
 
刚才短片有一句话非常重要,就是有一位司长说我们水资源总量的三分之一地下水,但是地下水资源污染起来的治理的代价非常大,但是这个代价再大我们也得做,因为没有办法,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王浩院士,王院士,您看我们在谈治理之前是不是需要有一个前面的工作,就是要了解一下就是我们现在水污染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而且这个数据您觉得应该怎么去做,怎么去统计?
 
王浩:
 
现在地下水污染概括起来说是这么几句话,一个是从点状的条带状到流域的面状,越来越蔓延,第二就是地下水从浅层向深层蔓延,第三从城市向周边的郊区的农村蔓延,第四就是污染的种类越来越多,变成复合污染,过去主要是无机类的污染,也就是氮类,氨、氮,硝酸盐、亚硝酸盐,这一类的污染,现在都是有机类的,难降解的,有毒有害致奇变,致突发、致突变的这类化学物质,根据检测,河北省、北京市、天津市检测出来的地下水的有害的物质有100多种,大部分都是酸酯物质。
 
董倩:
 
王院士我问您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我们现在看到跟地下水污染治理有关系的部门有很多,比如说有水行政主管部门,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还有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主管部门等等,这么多部门在管,真正能够落到实处管的到底是谁?
 
王浩:
 
现在在监测的就是水利部和国土资源部主要在负责地下水的监测,但是他们没有权利去披露这些信息,只能报给环境保护部,环境保护部是地下水污染防治的主管部门,大体是这么一个情况。
 
董倩:
 
好的,谢谢王院士,因为时间的关系只能让您给我们介绍这么多的情况,不管是工业污染还是农田污染,地下水应该是跟你我密切相关,因为它是我们的生命线,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治理地下水污染我们需要真抓实干的去做,而不是嘴里去说煮红小豆理论。
 
好,这就是今天的节目,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有刺植物在中海拔比例最高 性别规范影响农业整体绩效
首枚虾类琥珀在“石探记博物科学馆”展出 科学家首次实现活细胞RNA标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