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4-1 7:51:11
选择字号:
全球科学出版业信息开放革命即将到来

 
计算机专家Sayeed Choudhury将一块可视化墙壁放置在图书馆中,以便学生和研究者检索该学校的数据库。
 
图片来源: WILL KIRK/JHU HOMEWOOD PHOTOGRAPHY
 
随着惯例遭到挑战,包括开放获取在内的一系列数据共享新模式开始走到台前,开启了一个新出版印刷时代。
 
■本报记者 唐凤
 
全球印刷、科学出版业在经历了350年缓慢发展后,开始置身于一个到处充斥着快节奏的云计算网络王国和无处不在的信息共享的环境中。随着惯例遭到挑战,包括开放获取在内的一系列数据共享新模式开始走到台前,开启了一个新出版印刷时代。而在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图书馆等传统数据集散地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
 
科研出版物的成本到底几何?人们或许不清楚,但是,知名期刊的一年订阅费用对于全世界很多研究人员而言确实不菲。对此,科学界并没有沉默。去年,一场被称为“学术之春”的运动悄然兴起,截至3月30日,在美国一个名为“知识的代价”的网站上,已有13373位科学家对一家著名出版商发起签名抵制活动,他们发誓,不在该出版商旗下的期刊发表论文、不做审稿人、不担任编辑。
 
面对知识界的抗议,政界也开始纷纷有所表示。《自然》杂志报道称,上个月,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郑重表示,政府资助的研究论文需要在发表后12个月内免费开放。自4月1日起,英国研究委员会也要求,政府资助的研究须将结果公开发表。
 
出版成本
 
作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分子生物学家,Michael Eisen一直坚持自己的观点没有退缩。“这是荒唐的,出版研究论文需要多少成本?更不必说我们为此支付了多少钱。”他宣称,最大的滑稽是科学界免费提供同行评议——这是学术出版的主要部分,但是订阅期刊却每年要花费数亿美元。“这是一个可笑的交易。”
 
Eisen坚信,将研究成果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将能使科学家得到更多的价值。这样的期刊允许每个人免费阅读,例如Eisen在2000年与他人共同创立的《科学公共图书馆》(PLoS)。“科学出版的成本比人们想象的低很多。”最新发行的开放获取期刊PeerJ的发起人之一、PLoS前发行人Peter Binfield这样表示。
 
20世纪90年代,出版业资金情况十分神秘,尽管期刊价目涨速比通货膨胀更快,但是大学图书馆实际购买这些期刊的价格隐藏在它们签署的保密协议背后。这就导致出版商生产期刊的实际成本并不广为人知。不过随着时代发展,更多秘密开始浮出水面。
 
来自美国咨询公司Outsell的数据显示,2011年科学出版业的收益约94亿美元,总共发表了约180万篇英文文章,每篇文章的平均收益大约为5000美元。分析家估算结果显示,该行业的利润空间在20%~30%,因此出版商制作一篇文章的平均成本大约是3500~4000美元。
 
但是订阅期刊的出版商坚持认为,自己的商业经营其实很有效率,一旦切换到开放获取出版模式,会让科学家压低费用转而选择更便宜的期刊,这将破坏编辑质量等重要价值。
 
双方的争论没有阻止一场为解决当前“学术期刊出版危机”、推动科研成果利用网络自由传播、促进学术信息交流与出版开放获取的运动在全球学术界、出版界、信息传播界和图书情报界的大规模兴起。
 
开放获取
 
开放获取概念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是基于订阅的传统出版模式以外的另一种选择。通过新的数字技术和网络化通信,任何人都可以及时、免费、不受任何限制地通过网络获取各类文献,包括经过同行评议的期刊文章、参考文献、技术报告、学位论文等全文信息。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开放获取期刊的数量在稳步上升,这部分由于资助者认为那些公共资金资助的研究应该对每个人免费开放。2011年起,全世界11%的文章发表于完全开放的期刊上。
 
研究显示,大部分开放获取刊物的出版商收取的费用比该行业的平均水平低很多。在世界最大的开放获取出版商——生物医学中心和PLoS——旗下的诸多期刊上发表一篇同行评议文章,需要交纳1350~2250美元费用,虽然它们大多数时候选择的发表费用为2700~2900美元。
 
在去年一个出版物调查中,芬兰汉肯商学院经济学家Bo-Christer Bjork和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的David Solomon调查了2010年发表于1370个收费开放获取期刊上的100697篇文章(约占当年全部开放获取文章的40%),结果发现收费金额从8美元到3900美元不等。并且这些费用更多存在于“混合”期刊中,这些期刊的出版商在出版物中提供个别免费阅读文章,其余大部分文章需要收费。
 
Outsell的估算结果也显示,2011年,平均每篇发表于开放获取出版物上的文章要价660美元。
 
另一方面,虽然许多人认为开放获取势不可当,但是过渡期十分漫长。在英国,虽然部分拨款被用于开放获取,但是图书馆仍然需要为订阅期刊买单。而且由于缺乏引导,完全开放获取的主要驱动力是研究人员和资助者的需要。
 
Eisen指出,尽管PLoS是成功的典范——去年出版了26000篇论文,但它并没有推动出版业朝他希冀的方向转变。“我从未想过出版商能放弃利益,但是让我感到挫败的是科学界领袖没有意识到开放获取是出版业可以采取的完美形式。”他说。
 
当然,这些争论还更多地局限于文章层面,而计算机专家Sayeed Choudhury的努力开始让文献脱离纸面,变得更生动形象。
 
飞出纸面
 
当Choudhury挥动他张开的右臂时,一群高二的学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看上去他似乎在动作缓慢地练习舞蹈动作,但实际上,Choudhury在与天文数据“玩耍”。
 
站在一座耗资3200万美元的图书馆中,Choudhury面对着一个2米×4米的、由电视屏幕组成的可视化墙壁。随着手臂的指点,他从哈勃太空望远镜拍摄的40张图片中选出了一张环状星云图片。随后,Choudhury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欢迎手势,该星云边缘发光的橙色气体填满了整面墙壁。
 
这座去年开放的图书馆坐落在马里兰州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而这面可视化墙正是计算机专家Greg Hager和Choudhury的杰作。他们和同事将监视器、处理器和能够识别肢体语言的微软“体感”系统拼凑到了一起。去年10月,作为试验,他们将一块可视化墙壁放置在图书馆中,以便学生和研究者检索该学校的数据库。
 
“随着我们创造了越来越多的数字内容,问题出现了,如何让人们意识到我们拥有它,然后通过新的方式与它们互动。”Choudhury说,他认为这面可视墙便是解答这个问题的开始。例如,一位化学工程师可以用它来显现和操纵分子,天文学家希望它能帮助自己教导学生给星系分类。通过提供检索和共享的可选择方式,Choudhury称,这面墙就是“一种新的出版形式”。
 
然而新的数据共享模式也为传统图书馆带来了新的挑战。
 
冲出重围
 
目前,世界许多大学图书馆正在迅速重塑自身,以便跟上21世纪知识的快速转变。图书馆开始越来越多地帮助老师开发课程和采用新技术,但另一方面,他们仍在大量购入书籍以及学术期刊准入许可。
 
而且,那些不离开书桌便能在线浏览科学文献的科学家无法感受到图书馆的变化。对于许多人来说,图书馆似乎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开始变成历史纪念。
 
这一现状可能很快就会改变。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和其他顶尖大学的图书馆计划成为研究事业中更积极的参与者,他们希望改变科学家管理和出版自己研究的方式。图书馆开始通过为收集、探索、观察、标记和共享信息提供指导和工具来辅助研究的各个阶段。“我看到我们正移向食物链的顶端,成为创造新知识的联合贡献者。”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馆长Sarah Thomas说。
 
现在还尚不清楚这种图书馆的重塑能有多成功,尤其是图书馆和研究人员正面临一个紧缩的财政预算。但是,依然有许多人认为,图书馆在数据世界扮演着自然角色,它们的重要性可能随着推动研究产品的开启而提高。
 
《中国科学报》 (2013-04-01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科学”号西太海山科考成果丰硕 全身PET扫描可数秒成像
围填海和沿海养殖扩张是湿地退化主因 科学家摸到人类耐力“天花板”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