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小茹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3-3-19 9:18:59
选择字号:
北极理事会将就中国入会申请作出最终决定
 
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瑞典5月中旬将在其最北城市科罗娜召开新一届北极理事会成员国外长会议,北极周边8国及原住民组织代表届时将与会。
 
来华访问的加拿大北极问题专家彼得·哈里森教授3月15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说,本届部长级会议上将就中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国一事进行最终讨论。
 
北极理事会将讨论中国入会申请
 
曾在加拿大政府任职近30年的哈里森教授一再强调自己并不代表加拿大政府对外表态,但他仍向记者透露说:“据我了解,在今年5月召开的外长会议上,各方确实会讨论中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一事。我认为,理事会成员国会积极讨论之后将作出最终决定。”
 
据哈里森教授透露,在5月的外长会议上,除讨论中国的申请外,还同时讨论欧盟、日本、韩国、印度等16个国家和组织提出的相关申请。与会代表将对申请国和组织的科研能力、基地合作经验、能否为理事会作出贡献等方面进行全面考察,并从中选出最能推进北极事务的申请方成为“永久观察员”。
 
北极理事会成立于1996年,是由加拿大、丹麦、芬兰、冰岛、挪威、瑞典、俄罗斯和美国8个成员国组成的政府间组织,主要协商、讨论与北极有关的事务。近年来,为防止各国围绕北极资源的争夺失控,该组织开始积极探讨各国在北极的行为准则。
 
该组织的观察员不具投票权,也无权在年会上发言,但在北极议题上具有合法的权利。
 
目前,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共有法国、德国、荷兰、波兰、西班牙和英国等6个国家,北极议会人、世界自然保育联盟、国际红十字会、北欧理事会、北方论丛、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7个国际组织。特殊观察员包括欧盟、中国、意大利、日本和韩国。
 
中国2006年就已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但因部分成员阻碍而未能实现。
 
2007年,中国成为该组织“特别观察员”,之后一直以此身份参与该理事会相关活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去年4月证实,中国再次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的永久观察员。挪威、冰岛等国政府已先后表态支持中国政府这一申请。
 
今年5月外长会议后,加拿大将正式接任北极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哈里森教授说:“虽然我并不清楚加拿大政府会对中国提出的申请作出什么决定,但听说渥太华高层眼下正在就这一问题进行热烈讨论。我也在期待其结果。”
 
“‘中国威胁论’是不成立的”
 
针对中国等国申请成为北极理事会永久观察员一事,俄罗斯政府高层曾特别强调,欲成为北极理事会观察员的国家,必须首先承认理事会成员国对北极地区拥有主权,而观察员的权利只能限制在参与科学研究或某些项目的财政资助方面。
 
有分析称,俄方坚持的这一“特殊条件”,是为“阻止中国插手北极事务”。
 
就此问题接受记者采访时,哈里森教授表示:“在北极事务上的‘中国威胁论’是不成立的。”
 
他指出:“只要中国不介入北极地区可能会发生的主权争端,只要中国尊重北冰洋沿岸国的相关法规,我认为中国不应被视为威胁。中国在北极地区的利益包括科研、航运和自然资源等——这些都是合理、合法的。”
 
哈里森教授表示,16年前北极理事会成立之时,北极事务并未受到国际社会很大关注,但这十多年来,因为北极地区环境的变化,非北极国家也渐渐对加入北极理事会、参与北极事务表现出浓厚兴趣。他认为,这是一种大趋势,北冰洋国家应该看到合作,而不是排斥。
 
开发北极航道 中加可以合作
 
哈里森教授同时强调,北极理事会并不管理北极地区所有的自然资源。它们仍由相关主权国家根据国际法划定的领土范围具体管理。北极理事会的最重要作用是促进国际合作,尤其是在环境保护、科学研究及紧急搜援等方面。他说:“合作未来仍将是北极理事会的核心。那些想成为永久观察员的成员,应该特别注意到这一点。”
 
至于中国正在积极开展的北极航道可行性研究,哈里森教授也提醒西方媒体无需过度反应。
 
他指出,早在1992年,日本、俄罗斯、加拿大都已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作为一个航运大国,中国探索北极航道不足为奇。况且,各国目前的研究显示,要想穿越北极地区执行航运任务,眼下仍面临较大挑战,真正通航还有待时日。
 
哈里森教授还表示,在开发北极航道问题上,中国与加拿大政府可以展开合作,包括制定未来的航运监管机制以及《极地条例》相关内容的谈判等。
 
“去军事化仍是主要趋势”
 
近年来,围绕北极领土/领海主权及战略资源争夺的“北极热”,激起了美国、俄罗斯、丹麦等相关国家不断在北极地区扩充军事存在。
 
加拿大国防部本月初正式启动北极近海巡逻舰设计工作,预计2015年开建。
 
有分析称,加拿大打造北极近海巡逻舰,是为宣示北极主权,并为相关的潜在军事冲突做准备。
 
对此,哈里森教授向记者表示:“因主权纠纷引发北极军事冲突的风险并不存在。北极地区的军事建设主要是在冷战时期进行的。冷战后,我们在北极地区看到的更多是合作和去军事化。”
 
哈里森说,冷战时期,美国和加拿大确实在加北部地带部署了早期预警系统,以防范苏联的洲际弹道导弹。冷战结束后,这些预警系统已拆掉。
 
至于加拿大军方每年在北极地区举行年度军演,哈里森认为不应将其视为军事威胁。他说:“北极是加拿大领土的一部分。军队在自己的领土上举行军演,怎么能被视为威胁?那只是为了确保我国军方有能力保护本国安全。丹麦、挪威、俄罗斯等国也是这么做的。”
 
哈里森强调,加拿大军方近年来在北极地区开展的军演,大多是为演练应对民事危机,如沉船、空难事件等。军演的重点是民用,而非军用。
 
同期访华的加拿大北极问题专家、加拿大拉瓦尔大学教授弗雷德里克·拉萨尔博士也否认北极地区正在进行军事化或军备竞赛。
 
拉萨尔向记者解释说,加拿大政府确实在2007年宣布建造6艘北极近海巡逻舰,但舰上仅配备火炮,而没有类似驱逐舰的重火力装备。其主要功能也是执法,而非作战。(原标题:“中国在北极的利益合理合法”)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全球首架大集成航空物探遥感调查机亮相 机构改革后,如何保护“保护地”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