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罗晖 来源:科技日报 发布时间:2013-3-10 16:50:27
选择字号:
杨卫专访:科学基金以支持创新研究为己任
 
“这是我的名片,今天刚印出来的。”两会间隙,在一间临时借用的办公室,记者见到了履新10来天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杨卫代表。采访当天,免去他浙江大学校长职务的文件刚被送达。
 
此前的2月22日,中组部副部长王尔乘把杨卫“送”到了这个与清华大学隔轻轨相望的小院儿,而清华园是他出生和学术生涯开始的地方。他对这里的感情,不仅源于小时候常到这一带玩耍,更因为他也是科学基金的受益者,“我最后一个科学基金项目去年年底结题”。
 
在执掌科学基金帅印之前,他做过“运动员”——是我国第一批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和第一个力学学科创新群体的获资助者,承担过科学基金项目十余项;也做过“裁判员”——当过多年评审专家,还曾以数理科学部咨询委员会成员身份,参与过引领科学基金研究方向的项目指南的编写。
 
在履新干部大会上,交待过这些渊源之后,他说:“我对科学基金充满敬畏感,科学基金的精神已经融化在我的血液中,铭记在我的脑海中。”估计此番肺腑之言,让他与新同事的距离瞬间拉近了不少。
 
“头‘三把火’会怎么烧?”在浙江大学时,杨卫素以改革派著称,典型案例是进行了最难的教师人事改革,把原来为忙于科研项目不上讲台的知名教授请回了课堂。但同样问及改革,他的回答却是:“27年,科学基金的火已经烧得很旺了,现在要做的就是拾遗补缺,在需要的地方悄悄添点柴。”
 
之后,他话锋一转,谈起了自己对科学基金使命的理解。两个多小时的采访中,他反复提及支持原创性研究,坦言:“如果将来中国自然科学的诺奖得主没有得到过科学基金支持,我们会汗颜。”
 
实现中国梦,科学基金要做“渊、源、远、愿”的事情
 
两个月前,作为浙江大学校长,杨卫连续第七年为2000多位教师做科学基金项目申请动员,他连用了十二个“最”。如:科学基金是最开放、参与度最广的国家级科研项目;是最为公平评审的科研资助;是最能昭示年轻科学工作者学术地位的品牌;最重视原始创新;最重视专家的指导作用和评审作用;最重视项目申报、执行、成果和结题时体现的科学诚信;拥有最完备而没有争议的人才资助项目等。
 
“那时候您知道要来基金委当主任吗?”
 
“不知道。”
 
“已经有了这么多‘最’,接下来科学基金将往何处去?”
 
对此,49岁即当选中科院院士的杨卫,一改“理工男”似的“答题”方式,给了个很浪漫的答案:科学基金要做“渊、源、远、愿”的事情。
 
这是个新提法。
 
他解释说,“渊”指深深海洋,要拓探索之渊。科学基金大力支持科学家自由探索,要探索,就不能有太多约束,也正因此,基金的申请指南是指导性而非指令性的,不针对具体项目,鼓励所有有前瞻性、探索性的基础研究。
 
“源”指要浚创新之源,他解释:“朱熹说过,问渠那得清如许?唯有源头活水来。今后二三十年,中国基础研究将全面崛起,与美国、欧洲一起,勾勒人类基础研究的天际线。必须把握这一机遇,梳理科学发展、学科延伸的脉络,深度研究新兴学科的地貌图和我国基础科学学者的配置结构,使得创新、特别是原始创新思想不断涌流出来。”
 
“远”是延交叉之远。科学基金要探索支持真正跨学科研究的资助模式。从跨学科科学问题的产生、研究组织方式、里程碑设定、路线图描述等方面,设计高效率的资助体系。既体现成果共享、协同汇聚、交叉创新,又要有可移植性、可视度和可评判性。在此基础上构建跨学科研究的评价体系。
 
“愿”是遂人才之愿,科学基金开创了国家层面专门针对人才的资助项目,今后要因材制宜,对不同年龄段的优秀科学研究人才进行支持,圆他们的梦,遂他们的愿。
 
扩大资源总量 拓展资助疆界
 
谈到操作层面的问题,杨卫回归“理工男”,严谨、审慎。
 
在就职演说中,他表示:“我觉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进一步发展可以在七个方面有所作为。”在问到这些内容是否能对外透露时,他说:“我还在调研。”
 
据悉,2012年科学基金共受理17.7万余份各类申请,择优资助38411个项目,完成资助计划236.56亿元。这与科学基金初创时8000万元的盘子相比,已是天上地下。
 
但他说:“科学基金在资源总量仍有上升的空间。”理由是:现在中国GDP已超过美国的50%,R&D接近美国的50%,但扣除美国科学基金会不支持医学领域研究等相关因素,中国科学基金的体量只相当于美国科学基金的25%,“应探索以更强的资助额来引发中国基础科学的百花争艳。以超过GDP增速和R&D增速的步幅发展,助推中国基础研究的万紫千红。”
 
采访中,他还特别谈到要编织好基础研究与国家需求的联系纽带。从基础研究的视角上观察、应对人类和中华民族发展所面临的重大科技挑战。要探讨和相关部门、产业科研群共同资助方式,拓展中国知识链、教育链和创新链的长度和相互缠绕度,建立可冲击这些挑战的双赢机制和平台模式。要加强对科学基金整体性、一致性、共同性的探讨,拓展基金资助的新边疆。
 
这是否意味着科学基金的资助内容会有调整,目前还不得而知。
 
杨卫对此次采访的总结陈词是,中华民族崛起这个“中国梦”的实现次序,首先是大国梦,然后是强国梦。“而强国一开始可能是经济强国,然后是技术强国。但真正的强国还应该是科学和文化的强国。具体到科学基金,要发挥好国家支持基础研究主渠道的作用,建立一个健康的学术生态环境,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伟大实践中有所作为。”
 
更多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三体是灾难?快来了解宇宙中的“两体” 我们的太阳系未来会怎样
气候变化下的植树造林方案 中科院电工所研制世界最高磁场超导磁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