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凤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3-3-4 8:10:55
选择字号:
走近美国科学院:听院长述百年学术机构运行机制


 
美国国家科学院院长Ralph Cicerone
 
图片来源:LUIS SEVILLANO El Pais Photos/Newscom
 
无论过去还是将来,NAS仍然肩负着国家赋予的重要使命:为联邦政府提供智力咨询。
 
■本报记者 唐凤
 
1863年3月3日,时任美国总统的亚伯拉罕·林肯签署成立了国家科学院(NAS)。从那时起,作为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独立的科学顾问团,NAS应美国政府机构的要求制作了超过10000份报告——仅1996年至2012年间,咨询报告数量就高达3805份。
 
2013年,NAS成立整整150年。
 
但是日前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如果想继续存在下去,那么NAS需要变得更加灵活。对于这个问题,NAS院长Ralph Cicerone向《自然》杂志讲述了,NAS未来将如何维系自身的发展。
 
《自然》:在过去的150年里,NAS如何确立自己的使命?
 
Cicerone:无论过去还是将来,我们仍然肩负着国家赋予我们的重要使命:为联邦政府提供智力咨询。NAS几乎要负责所有科学和技术方面的事宜。那时,它被称为机械艺术。
 
《自然》:现在,科学院也有了一些新的角色,其中包括牵头由2010年墨西哥湾漏油事件赔款资助的研究项目。那么,你认为10年后,NAS的使命将是什么?
 
Cicerone:我要说,我们正在更多地涉入教育和国际事务。并且我们仍将继续为政府提供科学项目方面的咨询建议。
 
《自然》:NAS如何区分自身与其他诸如智囊团的机构?
 
Cicerone:我们通常采用非常严格的同行评议程序。
 
《自然》:NAS如何走在时代前沿,尤其在需要花费1~2年时间引导NAS研究课题时?
 
Cicerone:我们正尽可能缩短项目滞后时间和孕育期。与跟上其他那些正在发生的事件的步伐相比,保持胜利才是一场艰苦的战役。
 
《自然》:咨询建议报告通常看上去并不令人吃惊。NAS是否正在变得陈腐?
 
Cicerone:我们很难确定一份NAS报告能产生何种影响。于是,我们只有努力观察国会议员们是如何处理这些报告的,他们是否将其引进法律?他们在多大程度上宣传这些结论?新闻报道如何?不过,有时我们的报告能够影响未来数年。
 
《自然》:需要咨询的机构对NAS的结论感到惊讶的频率是多少?
 
Cicerone:我无法给你一个具体的数据,但是,这种情况确实会发生。比如说,一个机构或政府部门打算制定一个计划,但他们希望能够对其进行测试,一个具体的例子就是大约10年以前,哈勃太空望远镜需要修护。当时,美国宇航局制定了一个内部方案:他们将不再修理哈勃。但是政党和公众领袖中很多人持反对意见,于是他们向NAS求助。令人们多少有些吃惊的是,NAS委员会提出的意见是,在技术能达到的前提下,修复应该进行。于是宇航局改变了计划,对哈勃进行了维修。当然,这并不是最具代表性、最严肃的问题,但它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自然》:去年政府拨给科学院200万美元用于研究日本福岛核事故折射出的经验教训。而其他研究的经费大约为25万美元。典型的经费范围是什么?
 
Cicerone:这差不多包含了整个经费金额跨越的范围。
 
《自然》:这些钱覆盖了哪些成本?
 
Cicerone:雇员时间大概是最大的单项成本。我们必须支付给研究人员工资,让他们去做一些背景研究、管理整个评估过程,以及应对国会议员和政府机构。偶尔我们也会进行一些数据分析工作。
 
《自然》:NAS是否采取了一些激励措施以降低成本?
 
Cicerone:我们采取的主要措施是,主持研究项目部门的人员只掌握有限的预算,这也是所有人一致公认的。
 
《自然》:在过去的几年中,美国经济衰退如何影响NAS每年的研究项目数量?
 
Cicerone: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一点小小的低迷,既不剧烈也不引人注目。而联邦政府的资金刺激可能掩盖了其中一些缩减。当然,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如何。
 
《自然》:随着经费的削减,你认为,未来政府机构是否会对NAS咨询报告缺乏兴趣?
 
Cicerone:不要相信这个观点,当然,这也无法预言。联邦机构必须削减自己的开支,但是其中许多部门确实需要一些优先权方面的建议。当然,如果它们有更充足的经费,它们可能需要更“硬”的建议。
 
《自然》:科学院也拥有一个荣誉职能,那就是选择自己的院士。这是否会带来小集团风险?
 
Cicerone:确实一直存在这样的危险。目前,我们的关注点之一就是,NAS没有足够的成员来自美国的中部地区。院士的地区分布不够均匀。
 
《自然》:去年,NAS选出84位新成员,其中26位是女性,比例超过30%,达到历史最高纪录。而在2011年,只有9位女性入选。你是如何确定NAS的成员资格的?
 
Cicerone:我们没有任何名额限制。在过去的数年里,我们做的只有试着更多关注年轻人。我认为我们也确实在帮助女性科学家加入我们。
 
《自然》:民族和种族多元化这个议题,你怎么看?
 
Cicerone:如果你关注美国科学和技术现状,你会发现,亚裔美国人确实非常优秀,但是NAS的成员中,亚裔美国人和南亚人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我们希望能够采用一种爆炸性的方式改变这一现状,因为年轻人正在科研体系中不断上升。
 
《自然》:那么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美国人呢?
 
Cicerone:人数非常少。西班牙裔美国人我不是很确定,但是非洲裔美国人所占的比例确实很低。
 
《自然》:NAS成员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Cicerone:我们发展出了一个非常恰当的院士选择程序。如果你去私立大学,你会发现NAS成员做了大量的工作:保持质量、帮助进行优先权的选择等。并且他们——不是所有人——有能力彰显和使用代表着一个机构的高标准。
 
另外,我确信,我们的许多社会问题确实需要智力体系支持。我的意思是,个人很重要,但是要解决一些困扰我们的事情也需要体系保证。
 
链接
 
NAS的最早起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50年代早期,当时一些科学家——大部分来自剑桥——于1853年开始正式集会,并称自己为“科学流浪者”。海岸调查组织主管Alexander Dallas Bache便是最初的成员之一,并且他一直坚持成立一个国家科学院。
 
实际上,早在1851年,Bache就公开建议美国联邦政府成立一个促进全国科学发展的组织机构,提倡成立“一个可以指引科学研究活动的科学研究院”。1858年,自然科学家Louis Agassiz在一封私人信件中勾勒出了科学研究院的结构和组织形式。
 
1861年美国内战爆发,并随之带来了种种需求,这就促使美国政府着手建立一个科学咨询组织。1863年,Agassiz的提议得到了马萨诸塞州议员Henry Wilson的支持。在Wilson的帮助下,Agassiz、Bache等人重新拟定了计划,提出了成立国家科学院的议案。Wilson于当年2月20日将议案递交议会,3月3日该议案通过。之后,该议案由总统签署将其写入了法律。这样,NAS正式成立。
 
《中国科学报》 (2013-03-04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新型肺炎病毒3CL水解酶高分辨率晶体结构公布 稻米蛋白品质形成分子机制获揭示
鸽子羽毛让机器人像鸟一样飞翔 薇甘菊:“疯狂”的植物杀手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