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卢义杰 叶铁桥 霍仟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3-10-18 13:55:31
选择字号:
中青报:涉嫌贪腐落马的官员院士候选人

陈明宪编著的《公路工程与造价》一书,被指控是找“枪手”代写的。实习生 王敏明摄
 
对2011年的那次院士评选,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雷志栋至今记忆犹新:一个名叫陈明宪的厅官,因参评院士第一次走进了他的办公室。一年之后,陈明宪因涉嫌腐败落马。
 
当时,雷志栋是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的院士,学部常委会主任,陈明宪刚从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位子上退下来。
 
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的众多院士候选人当中,陈明宪不是唯一的落马官员。山西潞安矿业集团原副总经理刘仁生、湖北省交通厅原总工程师经德良、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这些在各自领域位高权重的官员,都曾向院士头衔冲刺过,后来也都因贪腐落马。
 
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运作”院士的细节被曝光后,记者发现,在张之前落马的院士候选人中,这种“运作”早已存在,并不新鲜。
 
“个别官员参评院士,很难看出其技术成果是来自平台、资源,还是真正的在工程技术方面的成就与贡献。”雷志栋说。但毫无疑问,官员手里的资源,可以用来笼络院士。用权力来换赞成票,这正是有些官员参评院士最让人诟病的地方,也是院士制度改革需要重点考虑的领域。
 
陌生人走进了院士办公室
 
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经人介绍,陈明宪走进了雷志栋的办公室。他自称来雷志栋所在的单位办些事情,顺便拜访他。
 
“陈明宪是来介绍技术成果的,主要是说说他的情况,做过什么工作。他还给我送了他的书。”雷志栋回忆。
 
“他的书我没有看,因为我不是搞桥梁的。”雷志栋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坦言。不过,在桥梁建造的圈内,以陈明宪名义主持的工程正越来越多地被同行熟知。
 
公开资料显示,1950年8月出生的陈明宪是湖南省临澧县合口镇人,上世纪70年代,他毕业于湖南交通学校路桥专业。中专毕业后,他进入湖南路桥建设集团公司(以下简称“湖南路桥公司”),历任技术员、项目经理、总工程师等职。
 
1995年8月,他担任湖南路桥公司的党委书记兼总经理。多种对他的介绍是这样表述的:陈明宪主持或参与主持建造了南京长江第二大桥、南京长江第三大桥、铜陵长江公路大桥、岳阳洞庭湖大桥、茅草街大桥等大型桥梁20余座,“对我国斜拉桥以及深水基础、大直径桩等桥梁工程施工的技术进步作出了突出贡献”。
 
找雷志栋的这一年,已不是陈明宪第一次踏上参评院士的征途。2003年至2007年,陈明宪三次出现在了中国工程院“水利、土木与建设工程学部”的增选有效候选人名单上。前两次,陈明宪在公告中的工作单位是湖南省交通厅,后一次,他的提名渠道是“省、市、区遴选”。不过,毫无例外地,陈明宪在这三次冲刺中都没能晋级下一轮。
 
2011年,是陈明宪退休后的第一年,也是他参评院士以来最花功夫的一年。当年的提名渠道中,他有了“三保险”,既通过了省区市和中国科协遴选,也找了院士提名。
 
多名中国工程院院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提名推荐他的院士,其中就有他的湖南同乡、大连理工大学原校长欧进萍。欧进萍目前担任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常委会副主任。
 
中国青年报记者多次拨打欧进萍的手机,要么提示已关机,要么无人接听。
 
正在陈明宪紧张地准备参评时,另一边,以他为项目总指挥的湖南矮寨大桥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建设当中。不少桥梁方面的院士指出,这项工程的某些技术在世界上也有影响。
 
雷志栋说,第一次见面后,陈明宪并没有中断与他的联系。后来,陈明宪又来雷志栋单位“拜访”一次。不巧的是,那一次雷志栋出差去了。
 
当雷志栋回到单位时,有人给他递上七八条香烟。别人告诉他,都些是陈明宪送的。
 
“这些都是好烟,每条大概要千把块钱。”雷志栋回忆。至于送烟的原因,他认为很可能是陈明宪了解到他喜欢抽烟。
 
“现在想起来,我当时不应该收”。雷志栋反省道,自己很后悔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式。
 
“个别材料不符合事实”
 
当2011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工作进行的时候,湖南省交通厅内部的反腐风暴也正在袭来。8月,该厅副厅长、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涉嫌严重违纪被省纪委立案调查。
 
这场反腐风暴,也让中国工程院院士嗅到了一些气味。有院士透露,陈明宪与冯伟林的关系较好,“那时候,大家就觉得,陈明宪经济上有没有问题,还不好说”。
 
2010年,陈明宪从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的位置上退休时,就一度引发猜测。但他后来又被聘为湖南省政府参事。
 
此时,互联网上举报陈明宪的帖子已传播甚广。帖子对陈明宪的院士参评材料提出质疑,指控他的两本著作是他人代笔的,帖子说:“陈明宪的那两本低劣的著作来自于湖南省交通厅造价站×××集合一些人七拼八凑而成!全湖南人都知道陈明宪不会写学术论文,更遑论懂外语了!”
 
还有举报材料指控他在一些工程中,并没有担任参评院士的申报材料中所称的工程总指挥,“在‘工程设计、建设、运行、管理方面的重要成果’的5项中,有4项造假,其中包括伪造其在岳阳洞庭湖大桥、益阳茅草街大桥建设中的身份”。
 
对于陈的“学术成果”,记者查询发现,他前后编著过两本书,一本为《斜拉桥建造技术》,2003年出版,共22章,陈明宪在书中自言编写了其中15章。
 
他在前言部分提及蒋响元、祝志文等15人“参加了本书的组稿工作”。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了祝志文,他称“不了解此事”,随后挂断电话。
 
另一本书为《公路工程与造价》,2008年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共8章,496页,30余万字。在前言中,陈明宪列明有陈政等11人“参加编写工作”,编著者除他外,还有李冠平,李冠平为湖南省交通厅交通建设造价管理站副站长。
 
雷志栋说,2011年,陈明宪成功晋级增选院士的第二轮候选人,在那前后,中国工程院的确收到了对陈明宪的投诉材料,涉及经济、技术问题等。
 
他告诉记者,当时,中国工程院成立了调查组,对陈明宪进行调查。当时的调查主要集中于陈明宪的工程技术是否过硬、是否存在弄虚作假两个方面。
 
“当时调查组到湖南,找了写投诉信的实名举报人,也找了举报信上牵涉到的线索人物,还找了交通厅系统的有关的人。”雷志栋说,他不是搞这方面的,没有发言权,但听说陈明宪有一定社会影响力,工程技术还可以,“应该说是有贡献的,一位曾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交通厅副厅长的院士,也认可陈明宪的工程技术。”
 
陈明宪所参评学部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也表示,陈明宪是做施工出身的,建了好多桥梁,多次获得国家级奖项,“做得比较好,很多院士跟他接触过,对他的业务评价还是很好的”。
 
调查组在湖南省交通厅系统内得到的结论反差较大。“有的人对他特别推崇,也有的人特别反对他,”雷志栋回忆道,当时他感觉“陈明宪是个很有争议的人”。
 
调查组最后汇总材料的时候发现,陈明宪材料里面声称的“某工程担任某某职务”,大多数还是符合事实的,但有个别材料不符合事实。
 
“比如说,他说是哪个工程的总工程师、负责人,举报信上说他不是,我们去调查,发现举报信所反映的情况属实。”雷志栋说,但有些工程,他的确发挥了主要作用。
 
上述调查结果后来在院士大会上宣读了,加之部分院士对陈明宪是否涉嫌经济问题有所疑虑,2011年,陈明宪依然未能获得梦想已久的院士头衔。
 
与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张曙光的境遇相似,功败垂成后,陈明宪也永远地失去了参评院士的机会。2012年3月,他在湖南一家高档酒店被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成为湖南省交通厅落马的又一名厅官。
 
“公关”院士
 
“在院士大会召开之前拜访院士是不允许的。”雷志栋坦言,但是这股风气就是刹不住。雷志栋说,2011年,曾经有十几名院士候选人因为参评院士的事来找过他。
 
2012年10月23日,工程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其中第七条规定:“候选人所在单位或部门为本单位、本部门候选人当选院士进行说情、打招呼、送礼等活动的,应当认定其为候选人当选进行助选、拉票,干扰增选工作。”
 
“找我根本就没用,是院士们集体无记名投票。”雷志栋无奈地说。
 
但候选人不管这些,想方设法都要跟投票人搭上关系,有些甚至还送钱送礼。
 
雷志栋说,这种风气很多院士也反感,“中国工程院处理这种事情也非常严肃”。
 
《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违纪违规行为处理办法(试行)》还规定,“候选人本人以学术交流、学生答辩、考察、评审、评奖等名义,采用宴请、送礼、安排高档消费娱乐活动等形式,借机为自己当选院士进行活动的,也应当认定其为候选人当选进行助选、拉票,干扰增选工作。”
 
王梦恕说,他和陈明宪一起参加过多次会议。多次接触下来,王梦恕认为,“陈明宪性格比较阳光,在技术问题上能够坚持自己的意见”。陈明宪落选院士,王梦恕分析,“这和他的性格有关,他和一些桥梁方面的院士存在争议。”
 
王梦恕说,陈明宪来北京或者两人在会场上碰到时,陈明宪会和他见见面。他也收到了陈明宪送来的书。
 
湖南省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落马前,陈明宪曾以开会的名义邀请30名院士去湖南游玩,住高级酒店。但雷志栋和王梦恕说,他们俩都没有接到这样的邀请。
 
出事前,陈明宪还在跟院士打交道。媒体报道称,就在陈明宪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前,身为湖南矮寨大桥指挥长的他,还飞到了北京,邀请一些院士和专家赴湖南参加矮寨大桥通车庆典。
 
然而,几位应邀抵达长沙的院士和专家,和陈明宪联系,却再也无法拨通他的手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人类白细胞用分子“桨”游泳 数十亿年来,地球氧气在腐蚀月球吗
遥感地球脉动 基因是如何被调节的?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