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曹海扬 陈典 易珏 来源:人民网 发布时间:2013-10-5 11:51:43
选择字号:
杨振宁谈人生中的遗憾:基本物理学领域未尽全功

 
9月24日,当代知名物理学家、香港邵逸夫奖评审会主席杨振宁教授做客人民网香港直播间。谈到人生的遗憾,杨振宁表示,在基本物理学领域未尽全功可以说是一种遗憾。但他还说,科学的发展永远是还有问题、还有更新的问题、更难的问题,这也是科学研究必然的一个规律。
 
当主持人问道是否有人生遗憾时,杨振宁说:我想不应该说是遗憾吧,我们所做的基本物理学里头,最近这几十年有了长足的进展,可是未尽全功,还有没有解决的问题。没有解决的问题,像我这一辈的人希望解决,可是没有达到。这些领域里头,想要解决,到现在为止没有解决的问题,以后二十年、五十年会不会能够有大的发展?我对它也没有很乐观的信心。换句话说,我觉得我们做了一些工作,有一些成就,可是最后最困难的东西,我现在一时对于很快的能解决不太乐观。是不是一种遗憾呢?也可以说成是一种遗憾。不过科学的发展,我想永远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完全圆满的解决,所以,科学的发展永远是还有问题、还有更新的问题、更难的问题,我想这恐怕是科学研究必然的一个规律。
 
在谈到与李政道的关系缘何渐行渐远时,杨振宁表示很遗憾两人没有机会再在一起合作。他说,李政道比我年轻4岁,我们是在1946年在芝加哥最先认识的。那个以后合作得非常的成功,后来到1962年我们彻底的决裂了,这个以后又有很复杂的一些经过,不过到了今天,李政道也快90岁了,我们现在对这个比较放松了。将来,到底是我们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一定有人去研究。所以,也可以说是已经不是我们自己所关注的事情。
 
杨振宁回忆西南联大在昆明念大学时的感情经历,说道,我是16岁的时候进西南联大念大学一年级,到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是在物理系,数学系来了一个女同学,叫做张景朝,她很容易使人注目,很漂亮,又很活泼,因为她是数学系的学生,我的父亲是数学系主任,所以那个时候的办公室很简陋,所以这些同学常常到位置选课这一类的事情到我家里头找我父亲,所以张景朝有时候到我家里头来,所以我就认识了她,我父亲母亲也都认识了她,后来过了几个月以后,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天跟我自己讲张景朝没来之前,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心境像一个很平的湖水,我知道她来了以后,以后几个月波涛汹涌,使得我心里头很烦燥,我那天想了想,我说这个不好,这对我的前途不好,所以,我就决定,说现在不是我交女朋友的时候,我现在还是应该集中注意学习的工作。
 
杨振宁继续说道,这时候是17岁的时候。做了这个决定以后,我是贯彻这个决定。怎么贯彻这个决定呢?当然不是和张景朝说绝交吧。可是,我不大去注意她,或者不大去找她讲话,就尽量的把关系变得平淡下去。从今天看起来,我想我有一定的成功,为什么呢?我看了一下我同时代的人,他们写的自传,我就知道西南联大很多男同学都在那里追女同学,没问题,是受了很多的纷扰。事实上我刚才讲我17岁的决定,不止是到17岁,因为后来我在西南联大念完本科生,念完研究生,到美国去念博士生,我是一直到1949年,就是我27岁的时候,才开始去找女朋友。在那以前,我是有意识的我不去交女朋友,因为我当时应该最好的对于我的前途是集中来做我的学习工作。我想这个决定维持了十年,与我后来的学术成就有直接的关系。我讲这话并不是说,我这个办法是人生最好的一个办法,我只是讲出来,这是一个经验,尤其是今天我看见了很多我同时代的人自传和别人写他的转,像我这样,能够维持那么久的一个处理交女朋友问题的原则很少。这对于我后来的工作有多么大的影响,说是有影响,是没有问题的,有多么大的影响,是不是应该效尤,我想每个人的决定都是不一样的,我只是讲出来我自己的经验。一般讲起来,我的思想,你说比较单纯也好,或者说是比较理性,克服了感情也好,不管怎么样,这与我人生整个经历有重要的影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尼安德特人听力跟你没两样 让光“假扮”成铁磁体
实验发现超高能宇宙线加速候选天体 天文学家有望精确测量红巨星温度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