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章咪佳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13-1-6 18:40:40
选择字号:
南科大校长朱清时:当3年校长学会了忍
 
1月5日傍晚5点半,在杭州唱了四十几个小时主角的冬雪,终于停歇下来。人行道上,积雪堆在一边,地面上雪水稍稍一遇冷便冻结起来,行走在上面,真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就是在这个时分,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从深圳飞来了,第一次以招生的名义,来到杭州。
 
提前两天到杭的南科大浙江招生组组长郭旭岗,也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大雪,他一直担心校长的这次招生宣讲之行,会被耽搁。
 
今年南科大新增了6个招生省份,朱清时全部都要亲自去当地高中宣讲,杭州是他此行的第一站。今天讲完后,朱清时将立马飞回南科大。郭旭岗似乎总担心花甲之年的朱清时,多少有点吃不消这种和搞科研完全不同的飞快节奏。
 
而昨晚,当朱清时出现在酒店房间,和记者见面时,这位个头很高,有着清瘦体格的先生,显得很精神,虽然脸色并不太好,但说话时一定会看着你笑。
 
记者问他是不是常来杭州,他乐了:“我对杭州非常熟悉,这是‘老地方’了!1979年我出国前,在浙大学了半年英语;10年前,浙江教育出版社约我写一套《科学》教材,我就经常来杭州。”
 
朱清时说,之所以把浙江作为这次全国招生的第一站,就是因为他的杭州情结,“还有个原因,浙江是优质生源大省。我最得意的学生杨学明(物理学家,中科院院士),就是浙江人。”
 
再问朱校长,如此为南科大招生奔走,这个改变大家传统观念的过程,难不难?
 
一向给人以自信感觉的朱清时很直白地回答:“当然很难。”
 
南科大要招好学生,还是有点难
 
“要打破传统观念,不容易。”朱清时说,尽管南科大至今已有两届学生,但在招生问题上仍有难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文化原因,观念难破。
 
去年南科大在8个省招生,其中有名学生已经被南科大录取了,档案也调过来了,但后来发现他的成绩考得很好,可以上清华,从中学到学生自己都想退出南科大。朱清时说,这说明大家在选择一个高校时,还是会按传统观念走。
 
“这名学生,我们最终放手了。因为我们也希望招到和南科大办学理念一致的孩子。”
 
作为刚建立的南科大,规模不算大。朱清时说,不少学生仍习惯“巨无霸”式的学校,他们觉得南科大,学生少,学校小。
 
“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先生就说过,‘大学之大不在于有大楼,在于有大师。’我们现在比的应该是水平高,培养出多少优秀大师。”
 
除了观念和规模,朱清时坦诚,第三个让南科大感到艰难的是招生模式:“按照现在自主招生的方案,需要通过自主测试,准确定位学生的创新能力,同时,那10%的平时成绩考核,怎么才能准确评估出来,我们也在根据各个学校的特点进行评价,这是相当大的工作量。”
 
安慰的是,学生支持我的理念
 
有记者问朱清时,当了3年南科大校长,感觉自己有变化吗?
 
朱清时回答了三个“会”:会忍了,会妥协了,会等待了。
 
那累不累?“累,很累。”朱清时有些自嘲地说,“有媒体记者把他3年前的照片和现在的照片拿来比对,说:‘哎呀,老了那么多了。’”
 
“我当中科大校长的时候,很强硬,认准是对的事情,绝对不让。那个时候我不怕丢乌纱帽,因为我想,我大不了回去搞科研啊。”但现在,朱清时没了那股子劲,他说,得为学校那些孩子着想,这条路一定不是能拿一切来冒险的。
 
“以前,我的老前辈担心我,好好做科研的料去当什么校长,现在他们不这么说了,因为他们认可了,中国需要有人站出来,在教改的路上,完成这些事情。”
 
朱清时说,他自己最安慰的事就是现在学校的孩子,都支持他的理念,懂他的心,“其实我到底能不能坚持,他们并不直接知道,但他们看到我接受采访时表达的观点,他们知道,我们坚持的东西是一样的。我的学生会说,将来等他们是爷爷奶奶了,他们就跟孙儿说,我这一生,参加了中国最重要的一次高教改革!”(原标题:当了3年的校长,学会了忍)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南非桌山大火波及开普敦大学图书馆 科学家揭开病原菌“飞毛腿”的奥秘
俄罗斯考虑退出国际空间站另起炉灶 “机智号”火星直升机成功首飞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