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龙九尊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8-16 8:27:59
选择字号:
贵州地矿局物化勘院拓展国外测绘业务
 
■本报记者 龙九尊
 
见到刘勇时,他刚从柬埔寨回到贵阳。他兴致勃勃地和记者说起在柬埔寨的见闻和当地的风土人情。
 
作为贵州省地矿局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勘查院(以下简称“物化勘院”)的一位经理,刘勇可不是去柬埔寨旅游度假的。今年6月,他带队到柬埔寨开展了一段时间的地质测绘工作。
 
“这其实是我们二进柬埔寨了。”物化勘院党委书记喻修忠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我们走出国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们去了菲律宾、柬埔寨,还有坦桑尼亚。”
 
一个地处西南内陆省份的物化勘院,为何能走出国门?近日,记者带着疑惑走进了物化勘院。
 
主动走出去
 
物化勘院院长代德荣说,物化勘院第一次走出国门是在2010年,去的是菲律宾。当时是个援外项目,和南京地调中心合作,在菲律宾用化探的方法找金矿、铜矿。这也是中菲之间第一次在该领域的合作。“结果非常好,合作也非常愉快。”
 
这次“走出去”让物化勘院尝到了甜头。代德荣说,本来他们院要走出去非常困难。2006年,贵州省地矿局进行布局调整,物化勘院大批人、财、物被抽调出去。后来,贵州省地矿局对该院重新定位,他们根据贵州省地矿局局长、党委书记李在文“走出国门”的指示,又重新组织了力量。
 
很快,他们在物探、化探和测量方面树立了技术优势。“我们能够走出去,主要还是靠我们的专业技术优势。”物化勘院副院长潘勤俭说。
 
潘勤俭说,他们进入柬埔寨和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主要有两个想法:一是响应国家“走出去”战略,外出找矿,为国内提供资源保障;同时,东南亚地区地质工作程度相对较低,机会较大。
 
这次到柬埔寨,就是他们主动撒网的结果。
 
2011年,他们通过专家在外咨询,接触到柬埔寨一家矿业公司,后来终于接下这家公司物探的活。对方对他们的工作成果非常满意。
 
通过这一次合作,物化勘院的工作能力和效率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对方要对矿区的资源量进行评估,再次找到了他们。
 
6月20日,刘勇带着测量工程组的同事从贵阳起飞,奔赴柬埔寨。
 
寻找新支点
 
刘勇他们的目的地是柬埔寨王国贡不省速富县拉巴乡本苦笔矿区,任务是完成矿区12平方公里1:2000地形图的测量工作。
 
潘勤俭说,柬埔寨测量工作非常薄弱,现有1:200000地形图无法满足找矿需求,因此需要绘制精度更高的1:2000地形图。他解释说,测量就是为找矿服务,地形图就是把地层、构造、矿(化)点、矿体等关键要素表现在平面图纸上的一个基础图件,为下一步开矿提供科学依据,同时为在相似背景找矿奠定科学基础。
 
为把活儿漂亮地完成,物化勘院还特意配了几台最先进的测量仪器。刘勇他们本来想着会顺顺当当完成,结果还是碰到了很多麻烦。
 
“第一个麻烦就是语言不通。”刘勇带着工作人员要到矿区各个地方选点和埋石——埋永久性标志桩,但有些村民根本不让在土地上测量,沟通起来很麻烦,有时甚至遭到人身威胁。
 
有一次,他们在一个村庄埋石,村庄的一位“长老”甚至对着他们举起了斧头,直接把他们威胁走了。政府派人下来协调,有时也是无功而返。工作时常因此陷入停滞。为此,刘勇他们不得不在当地请了一位翻译和一位保安。
 
另一个阻碍是雨水。每年5月底到10月是柬埔寨的雨季。有时雨下个不停,而地质勘探的仪器又不能在雨中作业,只好看着绵绵不绝的雨水干着急。
 
不过在经历了重重困难后,刘勇他们终于完成了矿区12平方公里的首级控制网和图根控制网测量工作,为下一步工作打下基础。
 
在代德荣看来,不管是去柬埔寨、菲律宾还是坦桑尼亚,积极走出去就是为物化勘院的发展壮大寻找新的支撑点。他希望物化勘院能重现往日的辉煌。
 
这家成立于1958年的老院,长期以来参与了贵州省金、煤、铁、硒、铜、铅、锌、铝土矿、汞、磷、水晶、地下水等矿产的勘查工作,先后获得国家地质部、国家民委、贵州省政府、省地矿局的表彰和奖励。
 
“我们希望走向更多的国家,为我院的发展寻找更多支撑点。”代德荣说。
 
《中国科学报》 (2012-08-16 A4 综合)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嫦娥五号搭载实验草种开展空间诱变实验 旧石器时代曾向地平线以外岛屿航海迁徙
人工智能会放气球 英国向全球首座核聚变电站迈进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