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建升 来源:晶报 发布时间:2012-6-19 9:16:11
选择字号:
深圳医疗系统爆出大面积腐败引关注
“以药养医”只是表象,“90%经费靠自筹”是根源
 
连日来,深圳卫生医疗系统掀起的廉政风暴成为深圳市民关注的焦点。与案情相比,市民更渴望了解的是,在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医疗界,爆出大面积腐败,根源何在?业内人士有种观点是,医疗腐败原因在于“以药养医”,但记者调查发现,“以药养医”只是表象,“90%的经费医院自筹”才是问题的根源。
 
政府拨款逐年减至10%
 
“自从1985年医改以来,政府对公立医院的拨款逐年减少,现在只剩下10%,90%的经费要靠医院自筹。”一位退休的深圳公立医院副院长告诉晶报记者,“这10%就像天秤上那最后一根稻草,把医者父母心的传统彻底破坏了,巅覆了很多东西,也引发了很多问题。”
 
“公立医院本身就有公益性质,但公益是要政府买单的,10%的拨款实际是宣布政府不再为公益买单了。”这位老院长分析说,“政府放弃了自己的责任,落得一身轻松,但医院更没能力为公益买单了,得先求生存啊,于是就常见到医院因患者无钱而见死不救的情况,社会上都骂医院和医生冷血,眼里只有钱,可有多少人知道医院和医生的辛酸和难处呢?”
 
医院求生存大家朝钱看
 
他说,医院要生存和发展,就不得不从患者身上下功夫,而能让患者掏钱的,一是药,二就是设备。各科室为了多卖药,就各施奇招,比如开大处方,设法让你小病大养等等。医院再进些高级设备,无论毛病大小,先让你在这些设备上一通检查,有些设备,检查一次就得花成百上千。“想想,医院落到今天的局面,医德医风败坏如斯,就像‘逼良为娼’一样啊!”
 
据这位退休副院长透露,在医院创收、增收的压力下,医院各科室都不得不把目光盯着患者的口袋。随之,“大家都朝钱看了,收红包就成了行业潜规则。当然这只是小头,大头在药品和设备的流通环节,比如医院要进什么药品、设备,一些关键部位的人员便趁机收回扣、捞油水。还有些医生,开什么药或不开什么药,开多开少,都成了他捞油水的手段。”
 
治本关键要从制度入手
 
“在医院内部,一些产生腐败的部位和人员,是外界无法想象得到的。”他说,内地有家医院的网络中心主任,掌握该院HIS系统的最高权限,能够对系统内所有的用户进行授权,访问所有的数据,看到前台界面的内容(如病区医生站、护士站、门诊医生站、电子病历等),也可以看到后台数据库的内容,通过数据库可以看到全院各个病人的用药情况等。不少药商为了能够较准确地了解该医院相关医生开具其销售药品的使用情况,就向他支付“信息费”。他几年就捞了上百万,当然最后把自己捞进去了。
 
这位退休副院长坦言,他在医改前的公立医院也工作过,现在的情况让他很痛心,“抓几个人进去无法治本,关键要从制度上入手。”他说,“医疗改革的商业化、市场化的走向,完全违背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本规律,才会导致种种社会怪象。”
 
药商踢爆医院内部利益链
 
一位药商向记者透露,抛开药品招标前后的猫腻不算,“药厂就算中标,医院也不一定就会采购你的药,因为中标企业一般同时会有几十家,医院选择余地很大。所以得活动,前后得过多道关口,少一关都不行。”
 
这位药商眼里的医院内部利益链条由此展开:
 
首先要向医院的主管领导示好,确保自己能在几十家中标企业中“脱颖而出”,为进入医院药事会的讨论,药厂要付出5000-2万元不等的费用;为确保药品进入医院,还要让相关科室主任拿到好处;给医院药剂科主任至少5000元回扣,因其有进货量控制权;处方医生的好处绝不能忘,因为开什么药,开多开少,权在他手里;然后是药房的药剂师、统计员甚至是会计等等。“医院是片江湖,水很深,是江湖就有规矩,就有三山五岳,八大门派,七十二洞,三十六堂口,还有好多大小码头,你药品想进来,就得逐个去拜,去交买路钱。”这位药商说,这些买路钱最后都会摊进成本,由消费者买单。
 
医药分离截断腐败源头
 
一位长期从事医疗腐败案件调查研究的律师告诉记者,深圳被查处的这批医疗系统腐败分子,栽在医疗设备、药品等的采购上,恰恰暴露了我们医药品流通系统的混乱和设置上的重大缺陷。
 
“进入医院的药品虽然都集中招标采购,但对中标的药品,医院在使用上有最终选择权,这好像是为医院收回扣搞腐败量身定做的一样。”这位律师表示,选择权注定了医院相关人员成为药商的公关目标,而利益最大化的本能,又决定了医院和医生们对高价药的钟爱。
 
于是就出现了高价药销售得很好,低价中标药却无人问津。一些临床普药品种,由于价格低、差价小,医院不用或者少用,药厂就不生产,销售企业也不经营,从而退出了市场,使老百姓买不到也用不上低价药。药品价格虚高,看病贵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同时也为行贿者提供了资金来源,成为诱发贿赂型职务犯罪的外部原因。
 
“如果说这些都是以前医改失败的后遗症,那么应该从未来新医改中寻求治本之道。”
 
这位律师提出,当前应该首先改变“以药养医”的局面,实行医药分离:一是药房的所有权、经营权和管理权与医院分离,医院和药房的销售利益没有任何关系,利用市场机制和供求规律消除行业垄断,从而斩断腐败利益链,同时使消费者获得更多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二是呼吁政府责任回归,要把公益性医院和盈利性医院区分开来,是公益的,你政府该管的要管起来,该投入的要投入,这是政府无法回避的责任和义务;
 
三要考虑管办分离,卫生部门是政府机构,既要管医院还要办医院,就会产生许多跟腐败相关的问题,改变这种格局其实也是斩断腐败利益链的问题。
 
这位律师表示,医疗腐败林林总总,其“原罪”就是此前失败的医改。“不认清这一点,任何反腐风暴都只是治标。”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找到了!胡椒那么辣的原因 科学家解析非洲猪瘟病毒颗粒精细三维结构
“零饥饿”目标面临“隐性”挑战 治病救人的大科学装置,中国有了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