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晨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6-15 8:40:43
选择字号:
院士:牵挂中国百姓福祉
 
■本报记者 李晨
 
民生,是社会进步与发展的主线。
 
在两院院士心中,不只有“两弹一星”这样的国家重大需求,民生——百姓的疾苦病痛、衣食住行同样是他们念念不忘的牵挂。
 
在他们心中,让人民身体健康、平安幸福,才是回报国家与民族重托的终极目标。
 
于维汉院士的名字注定要和一种源自黑龙江省克山县的地方病联系在一起。
 
这种病发自1935年。那年冬天,黑龙江省克山县张云辅屯暴发一种地方性心肌病。病人突然发作,多在数小时或一两日内死亡,且发病人数多,死亡率高。人们将其称为克山病。仅1941年,克山县北部就因此病死亡近300人。最严重时,克山病困扰我国黑、吉、辽等16省区309个县(旗)1.24亿病区人口。
 
直到1953年,控制和消灭克山病,对于医学界还是一项未解的难题。
 
看不过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病魔吞噬,刚过而立之年的于维汉奔往第一线,从接触病人、掌握病情、积累资料做起,把最富生命力和创造力的30多年时光献给了与克山病的生死对决。
 
从1954年于维汉第一次接触克山病,到1991年黑龙江省未再发生急型克山病新增病例,克山病被驯服了。
 
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有128位院士,中国工程院医药卫生学部有113位院士,他们中的大多数和于维汉院士一样,是悬壶济世的医者;还有很多是探索人类生命奥秘的科学家。维护人民的生命健康,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被称为“万颅之魂”的王忠诚院士,是中国神经外科的开创者之一。从医60年,他已数不清曾开过多少颅,从死神手里抢救回了多少生命。他淡淡地说:“没什么,救死扶伤就是医生的天职。”
 
吴孟超,也是一位高龄外科医生院士,他89岁时仍能上手术台为病人做肝胆外科手术,有时一天还能做3台。由于他的努力,目前,我国肝癌的早期诊断率上升到98%以上;小肝癌术后五年生存率提高到79.8%以上。他曾说:“如果有一天真倒在手术室里,倒在工作岗位上,那我会感到幸福。”
 
比这些疾病,来势更加凶猛的是2003年肆虐中国的SARS,这一次,钟南山院士冲在了最前面。
 
“请把最危重的病人往我们这里送!”作为广州市广医一院呼吸疾病研究所所长,钟南山主动请缨,一个个危重病人被迅速转移到那里。年近七旬的钟南山始终坚守重症病房,坚持亲自检查每一个病人。由于过度劳累,钟南山病倒了,但他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在钟南山的带领下,广州市呼吸疾病研究所空前地团结起来,摸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治疗方案,大大提高了危重病人的成功抢救率,降低了死亡率,明显缩短了病人的治疗时间。这套方案后来被多家医院所采用,成为通用的救治方案。
 
田波院士与SARS在另一个战场交锋:他带领团队找到了能够抑制SARS病毒与细胞融合的多肽,可有效阻止SARS病毒进入宿主细胞。
 
还有贺福初院士,他和课题组完成了当时最大规模的SARS病毒天然结构蛋白的鉴定工作。还有饶子和院士,他的课题组完成了主蛋白酶晶体数据收集工作。
 
面对SARS,院士们毫不犹豫地临危受命,成为保护人民生命安危的坚强卫士。
 
从建国初期解决人民温饱问题,到改革开放建设小康社会,两院院士坚持自主创新,为人民基本生活条件的改善作出了贡献。
 
民以食为天。谁来养活13亿中国人?李振声、袁隆平、程顺和、朱英国,这4位院士带领中国科学家回答了这个天大的问题。如今,李振声指挥的农业“黄淮海战役”,“南方麦王”程顺和育出的小麦新品种,袁隆平的超级稻,朱英国的“东方魔稻”,已让“我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成为每个中国人骄傲的信念。
 
2005年年底,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在北京正式宣布,从2006年起停止对华粮食援助。这标志着中国26年的粮食受捐赠历史画上了句号,并开始成为一个重要的援助捐赠国。
 
也许没有粮食院士们那么如雷贯耳,也许不懂得如何裁布缝衣,但有一群纺织院士为老百姓光鲜亮丽的衣着织出了中国人自己的布。
 
季国标院士在给“四大化纤”技术政策建议时提出要以涤纶为主,让涤纶成为了时髦的面料;姚穆院士长期从事纺织材料结构和性能的研究,并带头运用物理学、生理学、心理学等学科知识研究人体着装舒适性;郁铭芳院士参与筹建中国首家自行建设的合成纤维实验工厂,纺出了中国自己制造的第一根合成学纤维,解决了穿衣只能依靠天然材料的问题;蒋士成院士带头开发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化大容量聚酯技术,彻底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被人们称为“的确良之父”。
 
吃好、穿好不是生活的全部,在百姓的心里,安全问题占有更重要的位置。尤其在交通领域,安全问题更是关乎每个人的大事。是大事,就会被中国院士放在心上。王正国院士就是交通医学领域的拓荒者。
 
事实上,即使在美国,很长时间内,交通安全都不被认为是一个医学问题。正是在王正国院士的努力下,现在医学专家与交通管理专家已经基本达成共识——对驾驶的危险因素分析、流行病学研究等成果,都可以应用到解决交通管理中遇到的实际问题中去。
 
目前,在生物力学和防治等很多领域,我国交通医学均处于国际先进水平,这为降低交通事故的死亡率和致残率提供了可靠的技术保障。
 
两院院士掌握着尖端科学知识,他们努力把自己的所知所想普及给大众。因为他们知道,具备科学素养的人才能独立思考,才能发挥更大的创造力,从而过上更有品质的生活。
 
在突发性重大事件面前,应急科普起到了释疑解惑、稳定民心的作用。
 
2011年日本福岛核辐射发生以后,社会上出现多种传言——海盐受到辐射污染、食用碘盐可以预防辐射,这造成部分地区民众盲目抢购囤积碘盐。
 
陈达、樊明武、申泮文、程天民、侯立安等院士分别在不同场合宣讲核辐射的基本原理。他们现身说法,认为日本核电站事件不会对中国产生很大影响,民众不要过度恐慌,吃碘盐抗辐射的做法不可取。
 
通过媒体的报道,他们的科普工作使更为广泛的群众了解到真相。不久之后,抢购碘盐的风潮渐渐消失了。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频频曝光。陈君石院士作为我国食品安全领域的专家,常常被推到风口浪尖上。他不仅时常向公众传播食品安全的科学知识,而且频频在公开场合呼吁,各个部门、科学家、食品生产经营者都有义务向媒体提供科学、客观的信息。
 
与食品安全问题不同,转基因技术本身比较高深,公众不易理解。两院十多位院士,如李家洋、戴景瑞、袁隆平、旭日干、李宁、陈君石、杨焕明、许智宏、谢华安、刘旭、陈晓亚、朱作言、范云六等,或通过媒体,或通过公开讲座,从科学的角度为公众解读转基因技术,让百姓客观认识转基因,理性对待新技术。
 
民生问题也要未雨绸缪,汪应洛院士甚至想到了今后10年的民生问题。2008年,他在本报撰文,呼吁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老百姓分别发挥各自应有的作用,共同解决环境问题。
 
“认知了,就会有意识;意识了,就会有行动;行动了,就会有结果。”汪应洛院士说。
 
在本次两院院士大会上,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席话语重心长:“必须坚持把以人为本贯穿科技工作始终,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科技创新成果,让广大人民生活得更健康、更舒适、更安全、更幸福。”
 
这句话打动了亿万普通人,也打动了全体院士,因为创新为民的崇高理念,正融合成巨大的社会共识,牵引两院院士群体更加坚定地护佑着百姓的幸福与安宁。
 
《中国科学报》 (2012-06-15 A1 要闻)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还没有评论。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喜马拉雅水电“梦断”滑坡? 科学家揭示自由意志的生物学本质
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严重影响阿根廷科学家 两个爸爸也能生娃?!哺乳动物可孤雄生殖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