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高长安 郭英昆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3-30 9:48:34
选择字号:
陈文增:破译宋代定瓷密码

陈文增(右一)向外国友人介绍定瓷刻花工艺
 
他热衷于定瓷研究,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他对定窑工艺过程进行了全面破译,使失传千年历史名窑的精湛工艺重现人间。
 
■本报记者 高长安 通讯员 郭英昆
 
让定窑工艺重现人间的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该项目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陈文增。
 
从痴迷到夙愿实现
 
定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窑址位于今天的河北曲阳。自唐代开始,定窑便在曲阳兴起,至北宋盛极一时。因古时曲阳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瓷”,为宫廷御用之品,历时数百年,以其典雅的陶瓷装饰纹饰及“薄如纸、白如玉、声如磬”的白瓷闻名。到了元代,由于战争、原料等多方原因,定瓷逐渐衰落,进而失传、沉寂。
 
陈文增1954年生于河北曲阳。童年时代,他经常到已经变成废墟的定窑遗址玩耍。那时,他就想象着如何把一团泥土变成精美的瓷器。
 
1978年,陈文增进入河北省保定地区工艺美术定瓷厂工作,成了一名普通的制瓷工人。从此,他开始对定瓷的研究愈加痴迷。
 
定瓷不但以“薄如纸、白如玉、声如磬”取胜,其刻花技法的使用更让定瓷有了神韵,常用的双线纹样把定瓷装饰得高贵典雅。但双线纹样是如何在瓷器表面实现的,历来专家们有“刻一刀复一刀”的看法,但用这种方法制作出来的瓷器永远无法与宋定瓷刻花制品相媲美。失传千年历史名窑的精湛工艺,如何找回?
 
为研究、恢复、传承定窑这一民族瑰宝,陈文增无数次到定窑遗址寻根问艺,翻阅古籍,到各地博物馆寻找定瓷残骸遗迹,经过无数次的实验、失败与反复的尝试,陈文增终于摸索出了成功烧制定瓷的生产工艺。
 
他通过定窑遗址的堆积层对其古代烧造工艺的研究以及定窑特殊的制作工艺“刻、划、印”技法的研究,总结出定窑烧造技术“形、声、色”的风格特色。在继承传统制瓷技法上又结合实践所得,发明了定窑刻画专用刀具——单线刀、双线刀、组线刀,打破了陶瓷史上关于定瓷双线纹样“刻一刀,复一刀”的说法,并形成“刀行形外,以线托形”的经典刻花理论。定瓷刻花艺术的成功研制揭开了千年定瓷的神秘面纱,被业界称为“破译宋代定瓷密码的开始”,陈文增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
 
此外,陈文增还主持制定了恢复传承定窑生产的“古、新、奇”发展战略,形成艺术、仿古、日用、名人作品四大系列、百余品种的定瓷生产规模;成功申请“定瓷传统烧制技艺”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艺术是相通相融的
 
陈文增认为,艺术是相通相融的,他以瓷器为载体,让中国传统的诗词、书法艺术与制瓷技艺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其独创的“三联艺术”是一大创新,不但使瓷、诗、书三者相辅相成,而且大大提高了定瓷的文化品位。
 
书法是线条的艺术,定瓷刻花也是线条的艺术,二者具有同工之妙。陈文增自小酷爱书法,40多年研习不倦。在艺术实践中,他把书法和定瓷制作融为一体,“定窑手刻花纹用刀,细察起来近似中国画和书法的用笔。书法讲究欲左先右、欲上先下、逆锋落笔、回锋收笔。刻花刀法同样讲究横落竖行、竖落横行、露锋侧入、藏锋直入,以及出锋轻提、回锋重按等”。就这样,书法与定瓷艺术在其“刀下”交相辉映,让定瓷增添了许多雅趣。
 
陈文增的诗词创作源自内心,铭于定瓷之上。其咏瓷诗“纵横跌宕意可寻,入草惊蛇鸟出林。吴带曹衣君莫恃,铁毫此处见琴心”,写出了高超娴熟的定瓷制作工艺,同时也流露出诗人儒雅、多情的情感世界。其贵妃瓶上的题诗“时光掩过几番秋,玉韵何曾失自柔。史笔情怀达万种,芳馨一段记风流”,借古咏今,警世警人,赋予了艺术品厚重的文化内涵。
 
去年3月,“瓷、诗、书”三联艺术大师陈文增的“游目骋怀·陈文增自作诗词书法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展出陈文增创作的百余幅书法作品,其内容均为陈文增历年来创作的诗词。开幕式上同时推出了由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陈文增书法作品集》及《陈文增诗词》等著述。
 
把文化元素融入陶瓷艺术
 
陈文增注重把文化元素有机地融入自己的陶瓷艺术。对诗词和书法造诣深厚的陈文增,创新性地把自己的诗、书法和陶瓷艺术结合在一起,创造了独具陈氏风格的瓷、诗、书三联艺术。
 
2010年5月14日,上海世博会河北周开幕,陈文增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现场演示失传绝技“定瓷刻花”。定瓷刻花,通常称为刻划花,是刻与划的总称,是北宋先贤制瓷实践中的独门绝技。刻花是定窑的精髓,其以刀代笔,奏刀如飞,一般作品2至3分钟即可完成,大件也不超过5至8分钟。
 
陈文增右手执刻刀,左手抚坯。他侧锋落刀,在坯体最重要的装饰部位准确切入,随之提按挥洒,众人直看得眼花缭乱,而陈文增左手熟练地转动瓶体两个回合后,完成的坯体已经递到众人面前。现场报以热烈的掌声,深为陈文增精彩的刻花技艺叹服。
 
陈文增是一位学者型的工艺美术家。他认为,学术探索、学科建设是工艺美术得以发展的支撑,并在这条道路上孜孜以求。2003年,他的45万字的《定窑研究》出版,填补了定窑在理论建设上的空白。2008年,他的第二本著作《定窑陶瓷文化及其造型装饰艺术研究》出版。
 
《中国科学报》 (2012-03-30 B4 文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海底泥火山是这样产生的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