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仲玉维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12-3-27 9:27:31
选择字号:
中科院报告称我国高铁地铁超前建设金融风险巨大

我国公路铁路地铁建设概况

中国交通建设中,高铁、高速公路、地铁等建设“大跃进”,未来还贷压力增大,2015年以后将进入维护高峰期,金融风险巨大。
 
昨日(3月27日),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发布最新研究报告——《2011中国区域发展报告——金融危机背景下的区域发展态势》,对交通高速“大跃进”即将面临的问题进行了阐述。
 
高速公路10年增长7倍
 
数据显示,1998年至2009年期间,铁路里程增长最多的省份依次为内蒙古、新疆、广东和河南,均超过1500公里。其中,内蒙古和新疆因西部大开发和资源开发的需求增长较快。
 
我国高速公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进入了快速扩张期。截止到2010年底,已迅速增长到7.4万公里,比1998年增长了7倍多。
 
在高速公路的增长规模上,增长最多的是河南、山东、江苏和广东,均超过3000公里,尤其是河南省超过了4300公里。
 
“在出行需求尚未达到规模的前提下,大规模建设高速公路已产生了交通资源的浪费,多数路线的通车量严重不够,造成较为严重的资源浪费。”报告撰写人刘卫东研究员介绍。
 
33城市规划建设地铁
 
报告指出,全国地铁目前也“一哄而上”,国务院曾两次叫停地铁立项。
 
而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中,为了确保GDP增长,地铁项目又开始大量获批。目前,已有33个城市规划建设地铁。包括南宁、合肥、贵阳、济南、石家庄、太原、常州等28个城市已获批。2006年全国只有10条地铁线路运行,2009年增至37条,2015年将增加至86条。
 
研究人员认为,地铁高造价、高成本运营,除北京等少数城市地铁运营效率较高,多数已建成地铁的城市运载低于2万人,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地铁运营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
 
同时,地铁的运营亏损也由财政补贴加以解决,北京地铁每年补贴20亿元,深圳地铁自运营以来亏损10亿元。
 
“地空大战”将更激烈
 
“自动车组推出以来,航空票价就受到影响,形成‘动车组开到哪里,机票价格就降到哪里’,高速铁路的运营更促使‘天地竞争’的形成。”报告执笔人金凤君介绍。
 
如成渝快速铁路开通迫使运行近20年的西南黄金航线——成渝航线在2009年11月16日停运。
 
2009年4月1日运营的石太客运专线对太原-北京的航班产生巨大影响。为此,各航空公司则加快推出“空中快线”,试图“以快制快”。
 
同时,自铁路大提速以来,公、铁之间的“地面较量”已显现:2005年开通的沪甬城际列车运行时间为3个半小时,硬座票价54元,而宁波至上海的公路客运票价为96元,运行时间4个小时;石太高速铁路开通后,太原至北京的高速公路客运量下降60%-70%,票价降了50%。
 
报告认为,高速铁路和航空之间的“地空大战”在未来将更为激烈。
 
■ 对话
 
“部分省市发展铁路公路是为政绩”
 
中科院院士陆大道建议,交通投资占GDP比重应控制在3%-4%
 
报告指出,2003年以来,我国共建设近4万公里高速公路,累计投资已达2万亿元以上,而2009年底铁道部的总债务已高达1.5万亿元。
 
经济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陆大道表示,交通“高速”发展从根本上讲,用的是老百姓储蓄的钱,一定要根据国情完善交通建设的中长期规划,处理各交通方式之间的竞争关系。
 
新京报:报告中涉及的数据支撑主要是2010年以前的,并没有特别新的数字,但人们对高速建设感受最大的却是这两年。
 
陆大道:我们是2008年9月开始做的研究,2010年9月将报告内容上报国务院的。当时高铁建设的大跃进暴露的问题很明显,(有的人)看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没人敢说。现在看,这些报告都是被认可的,有前瞻性。
 
新京报:你觉得交通高速发展是因为追捧GDP吗?
 
陆大道:从整个交通投资情况看,1999年1000亿、2006年3000亿、2010年一下子3万亿,过去(投资)占GDP的1%-1.5%,2010年达到9%。高铁引领中国全面进入高铁时代,这种高比重的投资不正常。
 
新京报:去年的7·23甬温动车事故后,铁路的建设变得“温和”了。
 
陆大道:现在的速度算是走向“正常”。但是大量的工程停工,高铁、高速公路、港口处于缓慢建设或者停工状态,调整也带来了新的损失。这些都是过度超前、大跃进带来的问题。
 
新京报:还欠着一些银行债务。
 
陆大道:中西部一些省市,是在做“政绩工程”,但实际铁路、公路运量少,效益差。到银行借债,负债累累,有大量的贷款,这些钱都是老百姓存到银行里的钱。
 
新京报:过热超前的交通建设的同时,民生性交通设施建设情况如何?
 
陆大道:目前,全国还有近100个乡镇、4万个建制村不通公路,2009年全国未铺装路面公路、简易铺装路面乡路占全国公路的55.4%。危桥95742座,总长276.2万米,“通畅”问题急需解决。
 
新京报:交通的高速发展带来的问题已是如此,您有什么建议呢?
 
陆大道:交通规划编制与调整须谨慎且科学论证。建议“十二五”及以后将交通投资规模占GDP的比重控制在3%-4%的水平。要重点推动民生性交通建设和运输组织。
 
协调高速铁路与航空的“天地”矛盾,高速公路与城际轨道等的客运市场竞争。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量子纳米金刚石有助更早检测疾病 火星赤道 曾遇洪水
激光核聚变反应堆里程碑:燃烧等离子体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