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渝生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2-24 8:14:24
选择字号:
王渝生:谢家麟的人文情怀


谢家麟送给王渝生父辈的书
 
■王渝生
 
201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谢家麟的父亲同我的祖父是世交,上世纪20年代,他们在哈尔滨是邻居。谢家麟的父亲谢绍贤(良佐,1892~1970)是律师,当时十分著名,大家都尊称他谢大律师。他在天津法政专门学校求学时,与李大钊是同学。李大钊牺牲后,青年谢绍贤有悼诗《挽李守常》:
 
奇才已绝汉三辅,闳识徒有禹九州。
 
吾道故应付刍狗,世人谁解重骅骝。
 
孤松拔地风千尺,五岳填胸土一抔。
 
我有倾河注海泪,夕阳无语送新秋。
 
新中国成立后,老年谢绍贤又有一首《满江红·题万里长征图》:
 
写入丹青,人争说荆关妙笔。传神到绳行沙度,穷荒绝域。四壁丛山天一线,连边枯海泥千尺,照旌旗孤月吐寒芒,猩红色。
 
前事在,堪追忆;图画里,惊魂魄。掷头颅几许,换来今日。剑戟已销兵后火,髑髅早灭沟中迹。对春风幸作太平人,须珍惜。
 
谢绍贤的诗作体现了他的进步思想和人文情怀,对谢家麟深有影响。
 
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后,我们两家都先后迁往北京,过从甚密。谢家麟14岁时入北京汇文中学,对文学特别是诗词有强烈兴趣,当时便背诵了不少名著名篇。
 
教他物理的张佩瑚老师用英文讲课,条理分明,深入浅出,引发了谢家麟对物理学的兴趣,他的物理成绩也很好。1938年,18岁的谢家麟被保送进入了燕京大学物理系。
 
因为喜爱文艺,他在燕大选读了一门文学院的课程:“苏(东坡)、辛(弃疾)词”,由国学大师郑因伯授课。谢家麟的诗文得到郑因伯的赏识,并感叹可惜他不是中文系的学生。当时他经常为《北平晨报》副刊写稿,得了稿费,就到东安市场西点铺,买些糕点请弟妹和同学们共享。
 
谢家麟1943年从燕京大学毕业后,曾邀约同班同学于峨眉山一游,在小饭馆吃饭时与小贩轿夫共坐,不分贵贱,热闹之至,体现了他的人文情怀,有诗记趣:
 
偕游遇雨峨眉颠,路边酒舍旁飞泉。
 
贩夫走卒同进酒,身暖心热忘秋寒。
 
其时,23岁的谢家麟到桂林中央无线电器材总厂研究室,开始了他此后60多年的科学研究生涯。
 
翌年,谢家麟和同学范绪篯结婚。蜜月中,他还在为无线电厂烧制以滑石为原料的高压绝缘材料。而且以研究实验工作为乐:
 
一心烧炼人笑痴,满箱密件是顽石。
 
春风蜜月谁为伍,火炭风箱度乱时。
 
1947年,谢家麟通过留学考试,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理工学院就读。1948年,谢家麟获得硕士学位,转学斯坦福大学攻博。1951年,谢家麟获得博士学位,回国途中在檀香山被美国移民局所阻,只得重返美国。
 
谢家麟寄居异域,返国无期,心情悲愤,有诗言志:
 
峭壁夹江一怒流,小舟浮水似奔牛。
 
黄河横渡混相似,故国山河入梦游。
 
1955年谢家麟终得以回国,在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任研究员,实现了他报效祖国的夙愿。但好景不长,1966年开始了文化大革命。
 
“文革”期间,知识越多越反动。谢家麟的父亲谢绍贤已年逾古稀,无奈把书籍当做废品出卖,而心实哀痛,写了《沁园春》词:
 
故纸堆中,几费钻研,心力枉抛。叹冷淡生涯,风随世变;婆娑老态,日逐年凋。一秤芸编,三瓶腊酒,犹胜寻常炉火烧。从今后,要卖书买犊,休误儿曹。
 
经行晓市周遭,暗摸索丛残绳束腰。念易饼街头,当无宋椠,换鱼摊上,未必元钞。破落高门,零星旧户,估客肩抬筐又挑。堪怜处,指紫泥封识,尚说前朝。
 
那年月,谢家麟的夫人要去整夜开会学习,斗私批修。有次“千里野营拉练”,她被派做锅炉工,一天要运送几千斤的煤和煤渣,劳动量之大可想而知。谢家麟曾写《无题》,表现当时的情境:
 
飒飒秋风到古城,残花剩柳尽凋零。
 
漏迟夜长人不寐,依稀闻得晓鸡鸣。
 
1978年改革开放后,谢家麟任“八七工程”加速器总设计师,引领我国高能加速器建造工作。
 
1987年,谢家麟在兰州近代物理所参与重离子加速装置研究,闲暇有机会游览敦煌胜迹,看到了锦绣河山,体会到中华民族悠久的灿烂文化传统,不禁感慨系之:
 
老来藉会到凉州,千古烟霞眼底收。
 
绿被兰山左氏柳,雄关嘉峪古城头。
 
黄沙漠漠丝绸路,白雪凝凝川水流。
 
石室宝藏观止矣,跃登天马莫淹留。
 
1988年,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对撞成功。十年辛苦,成就伟业。谢家麟豪情万丈:
 
十年磨一剑,锋利不寻常。
 
虽非干莫比,足以抑猖狂。
 
1993年,谢家麟在美国拜耳实验室工作的二儿亚宏休假,邀父母到南美洲加勒比海与大西洋之间的“度假天堂”处女岛小住。时值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已经顺利建成,北京自由电子激光装置也通过鉴定,谢家麟很高兴乘机松弛一下,欣赏着美岛风景,感到心旷神怡,有诗记胜:
 
人间何处是桃源,处女明珠境可攀。
 
加勒比海清彻底,汤姆斯山绿无间。
 
华轮系港夸豪富,小艇徜徉自怡然。
 
最是凭栏听浪处,迎霞揽照任流连。
 
2000年,著名核科学家杨承宗90华诞之际,谢家麟写过贺词:
 
识君五十年,科院共学研,
 
育婴栽桃李,立功在铀源。
 
循循助人乐,精博复何言,
 
温厚长者意,纯真乐天年。
 
是年,谢家麟80岁了,他有一段诗一样的散文《八十感怀》: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人类进入了21世纪,自己也年近八旬了。缅怀当年在国事飘摇之中,燕园仍能弦歌不辍,湖光塔影,秋月春花,同学们满怀豪情,英姿风发,对前途有无限的憧憬,真是神仙岁月,思之不胜眷恋和惆怅。
 
这就是科学家的诗文,这就是科学家的人文情怀。
 
《中国科学报》 (2012-02-24 B4 文化)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寻找宇宙传来的嗡嗡声 光子如雪也能崩塌
20亿天体!请查收这张巨幅宇宙“天图” 嫦娥五号搭载牧草出苗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