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晓东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2-2-23 10:07:10
选择字号:
中青报:熊胆纷争能否迎来理性讨论
 
“一个巨大的药企,几十种产品,只有两种有批号的药品,为什么需要这么大量的熊胆?现有还不够,还要在股市上圈钱再扩大规模?如果只有两种有批号,那几十种产品是什么?是茶吗?是酒吗?还是面膜?”2月19日,在北京举行的“人工熊胆,路在何方?”它基金主题研讨会上,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简称“它基金”)理事、发起人,央视主持人张越发问。
 
吁请信、沟通函、官网声明、微博对骂,最近由归真堂上市引发的活熊取胆问题的讨论在社会上沸沸扬扬,公众表示出极大的愤怒和对被虐待动物的同情。张越管这叫“民意滔滔”,“我觉得在当代中国已经很少有一个事件能让全国各族人民、各界人,各种背景、各种教育程度、各种立场所有的人不假思索地站在一边,超过90%的公众激烈反对活熊取胆。”
 
《本草纲目》载:熊胆的功效是退热、清心、平肝、明目。近来,围绕着熊胆发生的口水战却是高烧不退、剑拔弩张、骂字当家。
 
这是理念之争还是利益博弈?归真堂究竟有无虐待黑熊?传统中医与现代社会文明是否发生冲突?在这场有关道德、法律、医学的辩论中,相比真正的利益相关方——归真堂的回击无力,作为行业管理方的中国中药协会一直站在辩论前沿。他们称,中国人工养熊业早已进步,残忍的活熊取胆已是过去时。以它基金、亚洲动物基金为代表的动物保护组织却以道德和法律为尺度来衡量归真堂的上市资格,呼吁停止虐待、企业转型。
 
不过,在这次研讨会上,在座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医药专家、法律专家以及媒体记者却明显克制着各自的情绪,“我们觉得在这样一个情绪之后,还应该能够对很多非常重要的问题进行一次非常理智的冷静的讨论,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式。”
 
“如果不让用活熊取胆了,那么中药里真的需要熊胆制品怎么办呢?用什么替代?中国有没有替代品的研究?它的疗效怎么样?我们怎样保证公众的权利,同时能够保证动物不被虐待,我们国家的形象、中医药的形象不被伤害,公众的情感、伦理道德的底线不被践踏?”几番道德和情感博弈之后,很多像张越一样的动物保护人士都意识到,拒绝义愤填膺的情绪化宣泄,研究出代用品,让这个血腥产业从中国消失,才是拯救黑熊的途径。
 
当“活熊取胆”遭到社会舆论质疑之际,一个经历30年的人工熊胆研究项目重新进入公众视线。在它基金举办的研讨会上,沈阳药科大学原副校长、国家人工熊胆课题研究负责人姜琦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利用仿生学原理研制的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胆的人工熊胆,早在2006年就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专利证书上写道:该发明配方科学独特,原料易得,工艺简单,成本低廉,是天然熊胆理想的替代品。据介绍,和人工熊胆一起陆续进入研究的人工麝香、人工牛黄、人工虎骨,上世纪90年代末都已纷纷投产,但由于种种原因,人工熊胆研究在新药批准环节被一拖再拖,已经成为医药审批部门的一个“悬案”。
 
首都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教授高益民指出,我们有科学的根据来证明人工制备的稀缺濒危动物和名贵动物的动物药,在入药上完全可以取代天然动物药,不应允许任何人或单位过多夸大熊胆的疗效。
 
这些说法和中药协会宣称的“我国人工合成熊胆研究尚在进行之中,初步的研究结果验证,疗效和天然的熊胆有差异”大相径庭。
 
除了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甚至还很舒服”的雷人表述,很多时候,不了解真相是公众的愤怒一触即发的主要原因,而发掘真相的前提一定是有冷静理性的头脑。所幸,这些天来我们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理性的声音:
 
“我们不是针对归真堂这个企业,更不是要阻止它上市,我们是针对这个行业。”亚洲动物基金表示。
 
“如果有企业能够生产出有良好疗效的熊胆替代的药品,那个企业还拿药品赚了大把大把的干净钱,后来他们拿着这些干净钱上了市,我们热烈欢迎,大声叫好。其实,我们本心最期待的是归真堂来做这件事。”它基金声明。
 
尽管对归真堂准备开放养熊基地的态度表示肯定,但归真堂对环保人士参观养熊场的公开邀请并没有得到它基金的响应。“作为职业记者,我们都知道一次精心安排的参观背后意味着什么。”张越代表它基金表示,我们相信归真堂会以诚实的态度保障公众得知真相的权力。为此,我们希望看到归真堂方面提供非限定区域、非限定时间、非限定人群的开放,并接受媒体、公众、兽医、动物学家的实地调查。
 
事实上,归真堂上市遭遇的已经不仅仅是一场“道德阻击战”,用充满暴力的舆论口水淹死一家熊胆企业,也不会让活熊取胆就此成为历史。归真堂的经营行为是否真的值得“千夫所指”?动物保护组织和部分公众的批评态度是否过于不依不饶?归真堂的“熊场开放”是不是一台“样板戏”?环保人士的呼吁抵制又算不算一个阴谋一次歪曲炒作?在价值观多元化的社会,不同观点的相互碰撞不一定就是坏事,而倡导理性精神,一定可以促使这场火药味儿十足的公共争论早一天达成共识。
 
“归真堂是否能够上市,不仅仅是一个关乎熊的感受和人的感受的社会道德问题,而且是确确实实的法律问题。”公益律师安翔表示,从没有规范,到禁止捕捉野生熊取胆和杀熊取胆,到之后规范引流取胆,再禁止熊胆粉进入保健品,只允许进入药品,到最后指定少量医院使用熊胆粉,大部分医院被禁止,国家对于活熊取胆的法律界定的走向,可以看出国家在这个问题上产业政策的变化和整个社会文明意识的增强。
 
“其实活熊取胆是一道黑幕,它现在被拉开一道缝,有可能照进一缕阳光。但危机公关之后,这条缝可能又被拉上,我们的工作还是任重道远。”张越表示,它基金实质上要推动的是动物保护法和反对虐待动物法的出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都有这样的法律,怎么中国没有呢?所以,这是我们努力的终极目标。”张越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自家阳台能种“黄玫瑰”白菜了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