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2-11-29 10:51:41
选择字号:
中青报:大学生猝死马拉松别导致“因噎废食”

CFP供图

21岁的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学生陈杰11月18日参加广州马拉松比赛时猝死,其家属向组委会索赔100万元。这不是纯粹的体育新闻。
 
它给全国的大学校长指出了一个两难的选择:鼓励学生运动不是没有风险的,但是如果不鼓励学生参加运动,学生身体素质下降,又是教育的不完整。
 
很多大学校长已经在面临这样的难题:近日,华中科技大学的学校运动会已经取消了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项目。实际上,很多高校都悄悄地取消3000米长跑这类会导致体力消耗很大的项目。
 
华中科技大学校方则表示,取消是为了避免参赛学生“受伤”。在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玉凤看来:很多学校不敢搞体育这类具有危险性的活动,生怕“出事说不清楚”。
 
冬季高校球场的栏杆上晾晒着被褥和衣服
 
从全国来看,大学生身体素质的下滑仍是一个严峻现实。2010年的第6次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相较2005年,中小学生身体素质下滑趋势得到遏制,大学生身体素质却“继续呈现缓慢下降”趋势。
 
此项调研通过立定跳远、坐位体前屈、握力和跑步成绩等考查学生的爆发力、柔韧性、力量、耐力等身体素质指标,发现19~22岁年龄组的学生除柔韧素质指标外,爆发力、力量、耐力素质水平进一步下降。如与2005年相比,19~22岁城市男生、乡村男生立定跳远成绩分别平均下降1.29、0.23厘米,1000米跑成绩分别平均下降3.37、3.09秒;城市女生、乡村女生立定跳远成绩分别平均下降2.72、0.92厘米,800米跑成绩分别平均下降3.17、1.87秒。
 
导致这一结果的因素很多,学生不爱锻炼是其中一个。一所高校的球场管理员说,“每天来球场打球的那几个学生我都知道他们叫什么”。冬季的运动场上,记者见到过这样的场景:球场的栏杆上晾晒着被褥和衣服。
 
据悉,很多高校的学生社团要收取会费,有的费用在80元~150元不等。王明(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是某高校乒乓球协会的会员。他记得,刚上大一时,乒乓球协会收了150元的会员费,组织过一次聚餐,再也没有组织过任何跟乒乓球相关的活动,“拍子上都是尘土!”
 
南开大学跑步协会会长、南开大学商学院硕士研究生一年级学生项文文说,大学生不爱运动,这个问题应该引起关注。
 
“为什么很多中国同学跑一次就不来了呢?”
 
对于大学生陈杰参加广州马拉松比赛猝死的不幸事件,项文文说,作为业余的跑步爱好者社团,南开大学跑协一直主张,参加比赛要对自己的身体有充分了解。只要站到马拉松赛场上就是胜利。如果跑到中途放弃,并不丢人。什么成绩跟生命比起来都是“浮云”,“我们绝不鼓励大家逞强”。
 
另一方面她认为,大学生跑不完马拉松很正常。但如果连3000米都跑不下来,就很成问题了。“平时坚持锻炼是有效防止意外事故的前提。”她说。
 
项文文所在的跑步协会里,师生坚持着一个传统:每周3次跑步锻炼。
 
跑协是南开大学体育类社团组织活动较多的社团之一,现有会员50余人,参加活动的人最多时可以达到200人。
 
这个社团最早的雏形是校园BBS“我爱南开站”的跑步版面。在那里,网友自发结伴跑步。后来,几个活跃的同学突发奇想,组成了跑步协会。
 
项文文说,加入跑协不需要任何手续,只要有时间、想跑步。目前最小的成员生于1992年,最年长的则是经济学院一位60多岁的博士生导师。他是被自己的博士生“发展”过来的。当他第一次参加活动时,同学们都没好意思问他的姓名。
 
项文文自豪地说,跑协的活动安排是有传统的。跑程的安排都是物理学院的前辈经过研究计算的,从几百米到十公里逐渐递加。每周二、四、六各一场,每次晚上21点开始。周二跑校内路线,周四跑南开大学和天津大学线路,周六跑校外线路。除此之外,还有“经典”“黄金”“白金”等精品路线。
 
有时,化学学院的博士做实验“郁闷”了,还会打电话让项文文临时组织活动。因为,“跑完步做实验,那才是真的爽”。
 
“跑步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让人心静!”这是跑协中一个得到大家公认的“定理”。
 
石易媛是跑协的忠实会员。2010年刚入学时,800米的体能测试是她最头疼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很自豪自己“已经可以跑到10公里了”。
 
坚持跑了3年的项文文经常想把朋友也带进跑步的队伍里。她说,很多人愿意加入,但是有的女生以为跑步会让双腿变粗,这是一个误解。有人坚持不下来,大家在一起相互鼓励。
 
她说:“如果在空闲的时间,你都呆在图书馆,或者在宿舍打游戏,你对身体应该会有一种负罪感吧?”
 
让项文文高兴的是,跑协已经“国际化”了。她的老挝、德国、荷兰、美国的同学也被她带过来了,而且坚持参加活动。来自德国的留学生保罗好奇地问过项文文:“为什么很多中国同学跑一次就不来了呢?”
 
这个问题让跑协会长很纠结。但是,由于跑协的开放性,她认为,每次活动都是社团吸纳新成员的机会,而不只是新生开学那一次。
 
与比赛时发生意外相比,大学生体质下降的问题更严峻
 
10月下旬,国务院同意了教育部、发改委、财政部、体育总局联合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学校体育工作的若干意见》。这份《意见》提出,要把学校体育和学生体质健康水平纳入工作考核指标体系,作为教育等有关部门和学校领导干部业绩考核的重要内容,加强学校体育工作绩效评估和行政问责。对学生体质健康水平持续三年下降的地区和学校,在教育工作评估中实行“一票否决”。
 
这份《意见》发出后,各校正在陆续出台举措。11月14日,南开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杨克欣专门与全校学生体育类社团、校学生会、研究生会、社团联的学生代表座谈交流,听取同学们的意见和建议。她表示要听听同学们的“高见”。
 
据南开大学团委统计,该校现有学生体育类社团18个,覆盖学生3200多人次。
 
杨克欣说,学校将认真考虑同学们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支持体育社团的发展,希望这些社团通过活动、训练、竞赛等形式带动更多同学参与体育运动。
 
据悉,该校还将召开体育工作会议。
 
著名医学家、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一直在校内提倡体育锻炼。他发起的学生社团“勇搏励志班”,一个硬性规定是每天6点30分参加晨练和晨读,只要一次无故缺席就将退出。
 
该校2010级中药学院学生李慧说,自己没参加这个社团。不爱锻炼的她当初听说勇博班要求每天跑步,不愿报名。但她体育课考试不及格,一个人去跑步觉得“有点孤独”。后来,她选择跟着勇搏班蹭跑,800米测验终于及格。
 
勇搏班很多成员的父母注意到,孩子的身体变好了,体育测试轻松了。
 
勇搏班设立时的定位是一个励志的社团。张伯礼坚持要求晨练这个项目,而且,只要一次不参加就必须退出社团。很多同学开始并不理解这项规定,但是坚持下来的同学都从中受益。
 
在项文文这个跑步爱好者看来,不要因为一次事件就因噎废食,吓得高校纷纷取消长跑项目。这个年轻人认为,与比赛时发生意外相比,大学生体质下降的问题更可怕。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捷龙一号火箭首飞送最大民营卫星入轨 SKA望远镜区域数据中心建设
中科院昆明植物所培育3个报春花新品种 小柯机器人:最新《自然》《科学》精选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