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冬冬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12-11-16 8:03:20
选择字号:
柏林何以成为欧洲最火科学城市解读

 
柏林已经变成了一个时髦、前卫的城市。
 
图片来源:ISTOCKPHOTO.COM/ANDREA ZANCHI
 
柏林墙倒下23年后的今天,柏林的经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繁荣,却成为一个科学的摇篮……
 
■本报见习记者 张冬冬
 
柏林墙倒下23年后的今天,柏林的经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繁荣,却成为一个科学的摇篮,在生命科学和数学领域的成就尤其突出。
 
东西德刚刚统一时,原本一分为二的柏林在挣扎中重建。为了到新建的马克斯·德尔布吕克分子药学中心(MDC)工作,德尔特勒夫和妻子搬到了东柏林。然而那里的社区缺少超市、旅店和路灯,出租车司机甚至不知道MDC在哪里,夫妻两人感觉仿佛到达了荒凉的陌生国度。
 
20年后,这里经历了巨变。MDC不仅为当地人所熟知,也已成为享誉世界的科学机构。2010年的路透社排名中,MDC在分子生物和基因领域排名14——“比斯坦福还要靠前”, 德尔特勒夫骄傲地说。
 
柏林目前拥有3所知名大学和众多科研机构。今年5月,德国研究基金会调查显示,从2008年到2011年的数据中,柏林超越慕尼黑,成为德国受第三方科研资助最多的地区。一个月后,洪堡大学成为了柏林第二个获得德国卓越计划“精英大学”称号的大学。
 
“贫穷却性感。”柏林市长克劳斯·沃维雷特的这句话,已经成为柏林的非官方格言——今天,它应该可以被改为“贫穷却聪明”。
 
冷战带来断层期
 
柏林曾长期有耀眼的科学成就。在这里,罗伯特·科赫发现了细菌引起结核病和霍乱;艾尔伯特·爱因斯坦完成了广义相对论;马克斯·普朗克奠定了量子论的基础。然而纳粹主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掠夺了这个城市中很多伟大的思想。
 
詹特·斯道克是柏林-勃兰登堡科学和人文学院的院长,于1983年从海德尔堡搬到西柏林,作为生理学者为先灵药业公司工作。他回忆称“柏林并不吸引人”,到处都任人唯亲,“教授职位只会定期授予其他教授的助理”。东柏林的情况也并不乐观。科学文章的评判依据是作者的党派忠诚度而不是其内容。很多科学理论和设备都是落后的。夏里特医学院的院长卡尔-马克思·因赫于1993年来到这里,称每次回忆当时的情景都像是在看一部战后电影:“你不知道该去加点什么,也不知道该拿走点什么,无从下手。”
 
将近20年后的今天,柏林仍然在恢复期。统一时所期待的经济复兴并没有实现。柏林的失业率高达11.8%,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但柏林在科学方面却做得不错。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柏林在科学上的成就归功于柏林墙倒下后的大胆决策。当时东德很多的科研组织和机构都被关闭或者被西德接手,柏林的科学参议员曼弗雷德·埃尔哈特却坚持保留夏里特医学院、洪堡大学及一些其他东德科研机构的存在和独立。
 
将柏林作为新联邦政府首都增强了柏林的科学影响力。很多科学组织将行政办公室搬到柏林并且建立了新的实验室和机构。5个新的马克斯·普朗克机构在柏林地区建立,总数达到8个;同时新设置了13个莱布尼茨学院。很多新的政府机构也在此建立,包括2002年建立的联邦风险评估研究所。
 
更重要的是,科学家愿意来到柏林工作。真正有趣的科学家需要一个有趣的环境,尼古拉斯·雷杰思科说,柏林便拥有这样的环境。雷杰思科是一位德国的数学生物学家,她在2006年放弃了美国纽约大学的工作加入了MDC。雷杰思科说:“这个城市一直在变,取得了很多成就。”
 
竞争与合作
 
雷杰思科的父亲克劳斯同样是柏林科学界的杰出人物。2001年,在科隆大学做了40年的研究后,这位著名的免疫学者由于在65岁须强制退休,便前往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哈佛医学院。2010年,他又回到了德国,这时该制度已经改变,他可以在MDC签订有开放式的合同。“仅仅离开了10年,我就发现太多东西改变了。”他说。
 
克劳斯表示美国的资金投入越来越差。“老鼠基因研究很昂贵,现在很难获得资金支持。”他说,“在德国你还可以获得机构的帮助,美国的研究者是做梦也拿不到的。”确实,德国雄厚的财力支持也使得雷杰思科实现了梦想:建立一个致力于“从核染质到蛋白质”的研究基因调节的柏林医学生物研究中心。这个新生的机构是MDC的一部分,将获得4000万欧元的资金,目前正在市中心建设。雷杰思科已经聘用了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和哈佛大学的研究学者。
 
柏林同时在努力吸引生物科技和药学公司,化学家皮特·希贝格说。他原本在麻省理工学院和瑞士苏黎世理工学院做教授,于2009年来到柏林。“在波士顿,你可以去大学,然后跨界到企业工作。”希贝格说,“柏林也需要这样的形式来保持其在世界科学界的地位。”
 
重拾往日辉煌
 
不只是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发展突飞猛进,柏林在数学领域也成绩斐然。2002年,来自柏林3所大学和两所研究机构的数学家共同设立马斯恩研究中心,由德国研究基金支持进行应用程序驱动的研究。这使得柏林成为德国两个顶尖的数学城市之一,在马斯恩工作的科学家詹特·齐格勒说。(另一个城市是前首都波恩。)
 
更多的进步正在实现。合并MDC和夏里特医学院的谈判在进行中。这是很重要的议题,因为在法律上,德国的大学是由各州资助的,不能直接由联邦政府资助。像MDC这样的亥姆霍兹机构,90%以上的资金却来自于联邦政府。合并这两个机构可以使联邦政府划拨更多的资金给夏里特医学院的研究——内部人士透露,数目可能达每年5000万到8000万欧元。
 
对斯道克来说,这应该是柏林多年来作为科学都市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他一直所期待的。“柏林曾有光荣的过去。”他说,“爱因斯坦、普朗克、海森堡、科赫、欧立希、威尔肖等。这些名字对今天仍有意义。”现在,分裂的伤痛已然不复存在,柏林将重拾其在欧洲科学历史上的辉煌。
 
《中国科学报》 (2012-11-16 第3版 国际)
 
 打印  发E-mail给: 
    
 
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SSI ļʱ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图片新闻
一颗小“月亮”离地球而去  蓝环星云谜题破解
藻类DNA中潜伏巨型病毒基因组 从单细胞窥探生命奥秘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论坛推荐